时光宝瓶


小石头们打拳,我在车后面睡觉。 一觉醒来, 夕阳不见了, 地平线上爬出来一个巨大的桔红月亮。抓起相机就拍,一个广角,一个长焦, 然后很恶俗地叠在一起。。。
下期周末画报的稿件和图片都完成了, 用东东的话, 光荣完成任务。 笔记本的问题暂时得到解决, 一个半残废的万用笔记本电源 (时通时不通)可以在关机的时候给电池充电, 然后用电池工作。 DELL的7小时电池此刻发挥了真正的作用! 很好,很强大。
刚说了自己在这里身价过万了, 两天里就被倒卖了次。不是都经济萧条了么, 怎么有钱人还这么多, 而且倍儿坏, 全让爷爷我去挑大粪。数数自己兜里的现金, 赎身是无望乐。。。。而且买一个奴隶来陪俺的恶毒念头也无法实现。。 什么世道啊, 怎么奴隶都那么贵了 (照照镜子)
——————–

没法活了。。。
2008-10-17 10:31发表 编辑 ┊ 删除
早晨把导师从医院搬运回家,路上陪他去买了条超大的裤子能把绷带等等都套进去。 回到办公室不久, 电话响, 他说, 师母又进了急诊, 血压60/40。 我快崩溃了, 这两口子,该怎么继续啊。 此刻我帮不上什么, 明天了。。。。
看报道,毒奶粉, 毒黄鳝, 毒乌龟, 毒螃蟹。。。 想了, 只有吃素了,接着往下看, 还有毒葡萄,毒西红柿。。。。
一股冷气从脚底直升天灵盖。。。绝望的感觉,不过如此
朋友A说, 现在把新生命带来这个世界,简直就是犯罪。
朋友B说,我们以毒攻毒,连我们自己都是毒的了,还怕什么
朋友C说, 这个世界有我们的一份,谁敢说自己没有主动的说谎、造假、占别的人便宜。能做的,就是尽量的做一个好人。别人做得不好,看看自己,就没什么好 怨的了。做得好,就向他学。
朋友D说, 如果世界发生大灾难,最后站着(或者趴着)的, 是中国人和小强!
————————-

江湖色的波版开始新一轮的胶片参数讨论,治学严谨。忍不住也跟了两个帖子,却是唠叨胶片在技术参数上已经没有很多能和数码竞争的空间了, 除了中大幅的底片在价格上比数码有显著优势,而我还不能确定这优势还能维持多久。
但胶片依然会存在,我自己就是一个胶片死党。 最浅显的道理是我享受胶片拍摄和制作的制作过程。那种按部就班,一点不能着急,和女人十月怀胎产子的过程一样。如果作品是自己的孩子, 那就还不止这10月怀胎的过程,还有孩子长大的过程。。 那就延续得更长。
其实,让我享受胶片还有更深一层原因,一直想说,却说不明白。今天和蕾西在MSN上的一段对话让我恍然大悟。胶片是可以封存记忆的!
那冲洗完的胶片,在演变成挂在墙上的图像前,还可以在抽屉里安静睡上几年甚至几十年。 此刻的瞬间,并不一定要在明天就被还原,那些被凝固的细节,都不需要立刻重现。 只不停地拍去, 等老了,再慢慢去暗房里把这些回忆一点点在药水里显现出来,好像打开一个个时光宝瓶。
生命的一个瞬间凝固了,然后再几十年后重新启动。这是一个连续的过程,时空非线性连续,这乐趣,又如何是数码的0011和立刻呈现所能替代呢?
(当然,你可以拍完数码,刻盘,绝不回放。。 几十年后,把你的计算机调整到最慢的速度, 让画面一个个像素慢慢呈现出来。。。 这也是一种时光宝瓶的封存方法,并且,我坚定认为,你我有比传说中的代沟更深的一道什么沟)。
——————

家后小山顶有一排电线杆,最顶上那根歪着,从15年前搬家来这里就一直如此。今天去山里散步,发现那儿多了一排新的电线杆,那根小石头们孩提时代在下面扔石头玩的电线杆估计就快消失了。

绿山山火已经过去两个月了, 说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其实不需要等春风,只夏天的几场雨,那山就已然碧绿接天,倒是那没有被烧过的地方依然和往年一样一片枯黄。生命的顽强和自我恢复不可思议,不记得我曾经见过比我拳头还大的蒲公英,在夕阳里站着,竟有几分的威严。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