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AH_2008_3520

UTAH_2008_3520, originally uploaded by RedRocks/红石.

UTAH_2008_3268

UTAH_2008_3268, originally uploaded by RedRocks/红石.

UTAH_2008_3512

UTAH_2008_3512, originally uploaded by RedRocks/红石.

石拱国家公园

七趾

GDC_2159_cr_cr, originally uploaded by RedRocks/红石.

换了台洗衣机, 来送货的是个塔吉克斯坦的小伙子, 叫阿里。

阿里送我去火车站,一路走一路聊天,到站台是还剩下1分钟,却发现火车还没来。 工作人员说, 你去服务处问一下。 两个肥硕的女士在柜台后聊天,什么都不知道。一眨眼,她们不见了。火车却出现在月台。

我的票在6车厢,标志着6的位置却停着35. 上车, 却依然是6. 手中的车票上印了3个座位号码, 每个座位也有三个不同的号码。服务员说, 你感紧去吃饭吧,餐车在隔壁。

所以的东西是几片大白菜和一块鱼,装进 一个巨大的盘子, 我是最要后一个来吃饭的。

光着脚丫,坐那儿吃, 忽然觉得自己脚趾头很多,仔细数了一遍,竟然有六个。 也不吃惊,回来告诉媳妇说, 你知道么,我有六个脚趾,她回答,你数错了,明明是七个。

醒了,很认真地把脚丫扳过来,数了一遍脚趾, 每只脚五个,一个不多, 一个不少。

[…]

盲流

小石头们在练拳,我在车里看一张老得掉渣的DVD,流浪北京。 片子讲的是一帮漂在北京的自由艺术家,日常生活, 梦想, 事业,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 能想象出在那样的环境中,生活成了一种需要,创造成了一种饥饿。。然后。。。 我就疯了。

片中的主角之一,自由摄影家高波,我的同龄人, 忽然蹦出来这么几句: “我就是个盲流,没什么光荣的,但感觉也很好。我英文不怎么样,但这话我还是会说的, 盲流么, FREELANCER!”

哇靠, 搞了半天, 才明白原来我也是传说中的盲流!

头盔,龙虾, 鹿, 落叶

GDC_2121S, originally uploaded by RedRocks/红石.

后脑勺的骨头少了一大块,用鬼子话叫 CRANIOTOMY。 却还不愿意停手,继续用骨钻打眼,想把窟窿扩大些。 不知道谁递过来一个头盔说,戴上吧,万一摔跤, 就把脑子摔坏了。 我把头盔套上,头盔的前面很窄,压着脑门。

晚上去吃中餐,龙虾瘦得只剩下了壳子。 熟悉的服务员苦笑,经济不好, 吃饭的人也没了, 也不进货了, 剩下几只就饿成这样了。。真的假的啊。

院子里来了一对小公鹿。快入冬了, 拼命吃草, 身体肥滚滚。 这院长真好像一个小型野生动物园了,兔子,浣熊, 松鼠, 土狼,狐狸, 鹿。。。曾经还有邻居的猫,终于都被狐狸和浣熊给清理干净了。

落叶遍地,早晨起来喜欢用一个小扫帚收拾一地枯黄。一下一下,好像老和尚洒扫庭除。 扫叶子是件很精心的事情,修身养性,让自己别那么焦躁。。 力气大了, 叶子就飞得到处都是等于没扫。

[…]

DANUBE137

DANUBE137, originally uploaded by RedRocks/红石.

整理多瑙河的图片, 偶然发现一个装着扫描反转片的文件夹。反转片, 久违的概念了。 很难想象当年自己是怎么端着那台F5,抗着三脚架走南闯北的,更不用说ASA100和50的感光速度,又需要多少的耐心和琢磨才能完成一张基本清晰的图片。数码的年代,ASA1600,3200, 三脚架没必要了, 半夜里都能手持着用三十分之一秒拍出清晰的照片,摄影的可能性无限放大,过程的追求却大幅度减少。

站在暗房门口,我问自己:我们还能回到昨天么? 我们需要回到昨天么?

GLACIER_2008__3723

GLACIER_2008__3723, originally uploaded by RedRocks/红石.

大冰川国家公园北北面一个偏僻角落里,有一个小酒吧。这里一切都好像停留在50年之前。

TEST

GDC_2002S, originally uploaded by RedRocks/红石.

TEST1111

时光宝瓶

小石头们打拳,我在车后面睡觉。 一觉醒来, 夕阳不见了, 地平线上爬出来一个巨大的桔红月亮。抓起相机就拍,一个广角,一个长焦, 然后很恶俗地叠在一起。。。 下期周末画报的稿件和图片都完成了, 用东东的话, 光荣完成任务。 笔记本的问题暂时得到解决, 一个半残废的万用笔记本电源 (时通时不通)可以在关机的时候给电池充电, 然后用电池工作。 DELL的7小时电池此刻发挥了真正的作用! 很好,很强大。 刚说了自己在这里身价过万了, 两天里就被倒卖了次。不是都经济萧条了么, 怎么有钱人还这么多, 而且倍儿坏, 全让爷爷我去挑大粪。数数自己兜里的现金, 赎身是无望乐。。。。而且买一个奴隶来陪俺的恶毒念头也无法实现。。 什么世道啊, 怎么奴隶都那么贵了 (照照镜子) ——————– 没法活了。。。 2008-10-17 10:31发表 编辑 ┊ 删除 早晨把导师从医院搬运回家,路上陪他去买了条超大的裤子能把绷带等等都套进去。 回到办公室不久, 电话响, 他说, 师母又进了急诊, 血压60/40。 我快崩溃了, 这两口子,该怎么继续啊。 此刻我帮不上什么, 明天了。。。。 看报道,毒奶粉, 毒黄鳝, 毒乌龟, 毒螃蟹。。。 想了, 只有吃素了,接着往下看, 还有毒葡萄,毒西红柿。。。。 一股冷气从脚底直升天灵盖。。。绝望的感觉,不过如此 朋友A说, 现在把新生命带来这个世界,简直就是犯罪。 朋友B说,我们以毒攻毒,连我们自己都是毒的了,还怕什么 朋友C说, 这个世界有我们的一份,谁敢说自己没有主动的说谎、造假、占别的人便宜。能做的,就是尽量的做一个好人。别人做得不好,看看自己,就没什么好 怨的了。做得好,就向他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