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28) 今年毕业的学生X回来看我,带来一条烟。 他现在去中大读博了,能继续努力,总是件好事。
29) 小魏在同湘会的电扇吹拂下,依然汗流浃背。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瘦子如此出汗。
30) 这次看了3.5篇东东, 效率还不错。
31) 在碎石路上走。远方来一曲手风琴,旋律很美,极其熟悉。一定曾经在什么地方听过。追着声音走去,一栋小树屋, 一位老人头戴牛仔帽,拉着手风琴,侧身进了小门,门上垂着细花布门帘。循着乐声悠扬,在后面一间小屋里找到老人。他缓下手势,手风琴轻轻开合。 他说:你来啦?我说:嗯,你的手风琴真好听。他说:很高兴你能再来找我。我想不起来曾经来过这里,更不记得见过这位老人,但我应该是记得这旋律,舒缓里还有些忧伤。真很好听,可惜梦醒了,就再也想不起那是怎样的一段旋律。
32) 忙晕的日子,连做个好梦的夜晚都很少了。怎么才能回到同一个梦里,找到那老人,再听一曲他的手风琴
33) 华师校园里那些树真好看,千姿百态。每次走,总有些留恋。 也许天天看着也就熟视无睹了。 又快走了,又开始留恋,也知道,很快又会回来。
34) 哥们帮我解梦说, 那一位老人是你。 我问, 那我是谁呢? TA说: 一位老人。
35)
RedRocks: 鸡蛋花开在树冠的外侧 says:
小木屋呢?
RedRocks: 鸡蛋花开在树冠的外侧 says:
还有不记得的手风琴
鸡蛋花 says:
小木屋和手风琴是自然、舒适和美
鸡蛋花 says:
一个老人回到某处遇见另一个老人
鸡蛋花 says:
结果发现是同一个人
鸡蛋花 says:
会不会是你的前世嗫?
鸡蛋花 says:
可能只你最近累啦
RedRocks: 鸡蛋花开在树冠的外侧 says:
拉着手风琴消失在小木屋里
鸡蛋花 says:
手风琴是诱惑
RedRocks: 鸡蛋花开在树冠的外侧 says:
所以记不得了
鸡蛋花 says:
手风琴和老人诱惑你
RedRocks: 鸡蛋花开在树冠的外侧 says:
自己诱惑自己
鸡蛋花 says:
因为有路,有声音,一个老人从一间房走到另一间房
RedRocks: 鸡蛋花开在树冠的外侧 says:
让自己忘记自己
鸡蛋花 says:
是不
鸡蛋花 says:
是让自己不要忘记自己
鸡蛋花 says:
你以为你忘记啦
鸡蛋花 says:
其实没有
RedRocks: 鸡蛋花开在树冠的外侧 says:
可终于还是忘记了
鸡蛋花 says:
忘记是假的
鸡蛋花 says:
碎石路
RedRocks: 鸡蛋花开在树冠的外侧 says:
那是什么呢
RedRocks: 鸡蛋花开在树冠的外侧 says:
还有花布帘子
RedRocks: 鸡蛋花开在树冠的外侧 says:
这些细节
鸡蛋花 says:
应该是说,它不是大路,而是隐藏的,曲折的,不那么容易走的,是偏离主线的路
鸡蛋花 says:
花布门帘,你觉得有隔离,有障碍,但是这障碍并不是十分坚固,轻易就能打开,只是你自己想不想,有没有好奇心。
RedRocks: 鸡蛋花开在树冠的外侧 says:

鸡蛋花 says:
侧身也是一样的道理
鸡蛋花 says:
是掩护
RedRocks: 鸡蛋花开在树冠的外侧 says:
继续
鸡蛋花 says:
手风琴
鸡蛋花 says:
也是打开的意思
鸡蛋花 says:
双手开合,循环,再打开
鸡蛋花 says:
牛仔帽,是美国
鸡蛋花 says:
老人,早就知道你会来,等了你很久,他在等你的时候拉琴,也许有一点点忧伤,因为音乐是舒缓而忧伤的,但是他对你说“你来啦”,全然没有埋怨的意思。
鸡蛋花 says:
就是说,他原谅你
鸡蛋花 says:
也就是说,你自己原谅了自己
鸡蛋花 says:
你知道你疏忽了自己
鸡蛋花 says:
你在现实生活中想忘记的那一部分,其实你很清楚不该忘记,但是你生活在现实,忘记会容易过些。
鸡蛋花 says:
就是这样吧

No comments yet to 广州日记

  • duxiaodu

    你的梦好有意境,我最近不断地在做有关灾难的梦:龙卷风,暴雨台风,悬崖边……每一个梦都像一部完整的电影,剧本很精彩。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