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 2008 笔记2 Dalton Highway


戴顿公路 (DALTON HIGHWAY)

南端起点于阿拉斯加FAIRBANK城北, 北端终止于北冰洋, 全长666公里,是当年阿拉斯加输油管线的建筑公路,全程没有一个城镇,号称美国最偏远的公路。公路的大部分为土路,路况恶劣,行驶的车辆多为驾驶疯狂的18轮大卡车,通常轿车无法承受数百公里的连续颠簸。

最近有幸,乘小飞机到北极圈内的冷脚丫镇 (COLDFOOT),然后开车南下,沿着输油管线,穿过极地黑松林区,返回FAIRBANK。

极北的阿拉斯加不曾为最后一次冰川覆盖,丘陵地貌更多来自大陆板块挤压翻转和之后的风化。

长在永久冻土层上的黑松, 根部遇到数尺之下的冰层就停止生长,根基不稳,很容易东倒西歪,形成醉林 (DRUNK FOREST).阿拉斯加地域辽阔,对野火不加控制,让大自然走过它自己的行程。

路遇一队游客,像模像样举行越过北极圈的活动。 严肃的仪式里加了点幽默。。。 那象征北纬###度线的, 竟然是一卷就地滚开的草纸。
发源于加拿大,横越阿拉斯加的YUKON 河在世界河流流量排名第六。 夏秋季节,大马哈鱼逆流而上,然后进入沿途的山溪回到出生地繁衍后代。
当年在阿拉斯加输油管线中的推土机手现在开一个小家庭旅馆,每天早晨自己动手为客人做早餐
也曾为阿拉斯加输油管线工程开车的苏珊讲述她遭遇熊攻击的经历
阿拉斯加输油管线局部。 支柱中有自然循环的冷冻液,保持柱子基础的永远性冻土层不会融化。
极北的狐狸尾巴草, 有些像蒲公英。 摘了一株放在摄影包里, 到家后发现那草散了一包,和蒲公英种子一样,想来是会随风飘泊。
平行着阿拉斯加输油管线的DALTON 公路的尽头, 一辆孤独的卡车扬起一路尘土
——————–

No comments yet to 阿拉斯加 2008 笔记2 Dalton Highway

  • RR的片子总是与众不同,让我想起鼓励学生站在课桌上,用一个崭新的视角去观察周围的世界的John Keating船长….
    就等着看你那几张冰川什么时候摆上来…..

  • 我本想搜索北京郊区的麦田,却无意中来到了你的博客。
    你的文字,照片,恬静和淡泊,带着浓浓的生活气息。让我感受到了你的思考,和你正在经历的人生。
    看上去你似乎比我大很多,呵呵(甚至你可能我爸爸那个年纪的),不过我还是在你的身上找到了某种共鸣。甚至在某些文字里,你是理想化的,天真的。但是显然你比我有更多的责任感。
    呵呵,我要继续去准备托福考试了,计划是考完试去北京郊区的麦田里画画,拍照片,为人生留下些印记。
    我总是对于世界有种忧虑,也许是出自对未来的不确定吧。不知道到你这个年纪会不会好起来。
    PS:很喜欢你的那些笔记中的插画,有朝一日希望你能够送我一小幅哦,嘻嘻~~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