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心碎

北川再次遭难, 暴雨泥石流成灾。。。 在门户网站上, 这已经成了还不如黄片下载是否合法的花边新闻。。。

川西来信

你好,石头哥哥 我开学快一个月了,由于开学这段时间有点忙,所以一直没来的及写信给你,希望近来一切都好吧。我一切还算可以啦,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那就是今年我们灾区的学生不用交学费了,要交的住宿费我暑假打工也挣够了。还有我上学年成绩在班上前十,老师说有奖学金的,这个消息挺高兴的,我想你一定也替我高兴的吧。不知道你是否在中国,挺想你和毅玫姐姐的,有时她来中国出差我们有电话联系。我会好好的,好好的学习,好好的奋斗,所以你们放心的啦!今天就到这了。 小崔

广州日记

28) 今年毕业的学生X回来看我,带来一条烟。 他现在去中大读博了,能继续努力,总是件好事。 29) 小魏在同湘会的电扇吹拂下,依然汗流浃背。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瘦子如此出汗。 30) 这次看了3.5篇东东, 效率还不错。 31) 在碎石路上走。远方来一曲手风琴,旋律很美,极其熟悉。一定曾经在什么地方听过。追着声音走去,一栋小树屋, 一位老人头戴牛仔帽,拉着手风琴,侧身进了小门,门上垂着细花布门帘。循着乐声悠扬,在后面一间小屋里找到老人。他缓下手势,手风琴轻轻开合。 他说:你来啦?我说:嗯,你的手风琴真好听。他说:很高兴你能再来找我。我想不起来曾经来过这里,更不记得见过这位老人,但我应该是记得这旋律,舒缓里还有些忧伤。真很好听,可惜梦醒了,就再也想不起那是怎样的一段旋律。 32) 忙晕的日子,连做个好梦的夜晚都很少了。怎么才能回到同一个梦里,找到那老人,再听一曲他的手风琴 33) 华师校园里那些树真好看,千姿百态。每次走,总有些留恋。 也许天天看着也就熟视无睹了。 又快走了,又开始留恋,也知道,很快又会回来。 34) 哥们帮我解梦说, 那一位老人是你。 我问, 那我是谁呢? TA说: 一位老人。 35) RedRocks: 鸡蛋花开在树冠的外侧 says: 小木屋呢? RedRocks: 鸡蛋花开在树冠的外侧 says: 还有不记得的手风琴 鸡蛋花 says: 小木屋和手风琴是自然、舒适和美 鸡蛋花 says: 一个老人回到某处遇见另一个老人 鸡蛋花 says: 结果发现是同一个人 鸡蛋花 says: 会不会是你的前世嗫? 鸡蛋花 says: 可能只你最近累啦 RedRocks: 鸡蛋花开在树冠的外侧 says: 拉着手风琴消失在小木屋里 鸡蛋花 […]

广州日记

11) 天河的傍晚,想要等一辆出租车太难了。 12) 车流里,看着环绕着我们的无数辆车,我们的车是环绕别人无数量车中的一辆。 13) 如果抱一个排气管呼吸1小时,我们还能活么? 为什么我居然没有死。 14) 三八瘦了,兰兰苗条了,瓜瓜恢复人类的生活 15) 糖醋鱼,蒜苔,水煮虾,猪排, 米饭, 神仙一样的日子 16) 天河城BG147的尼康专卖店及其靠谱,报价, 成交干净利落, 生意做到这份,不想当回头客都难。 17) 远洋的28号技师不但是我的本家,更和俺老爸同一个排行,还好她爹和俺爷爷不同宗,要不我就得叫她黑阿姨,丢了辈份是小事,另外找一个喜欢的技师不容易。 18) 黑阿姨16岁初中没有毕业就辍学了,因为有5兄弟姊妹,女孩就全部都没能读完书。她说,刚出来工作, 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在读书,心里的那种感觉。。 19) 忽然想起了当年总体酒店的58,也有个类似的故事。 20) 校园里, 新生们在军训,一个个长得黑黑的,和黑妹一样,但生活的道路却太不一样了。 21) 我觉得自己更能尊重这些自己养活着自己,还支持着父母的大孩子们,他们远比我们这些受过所谓高等教育的人懂得什么是生活。 22) 前几天,黑妹告诉我们,她11月份要离开了, 更男朋友去湖南的一个小镇结婚。 她说, 她和他都是第一次拍拖,她们俩同年, 他170, 她154, 她会去镇上上班,然后做个小生意。。。她的话里充满了幸福。 我知道,一屋子的听着的人,都对面前这个小妹妹无比羡慕。 衷心祝福他们。 23) 从小桥走过, 鸡蛋花还没开, 但树丛里一股浓郁的香气。 24) 早晨的阳光金灿灿,空气污染很严重的城市,朝霞夕阳都很漂亮,事情总有两面。 25) 学生宿舍门口停着辆敞篷卡车,一对夫妻正吧无数个巨大的装满垃圾的口袋从里面搬出来。那妻子蓬头垢面,该有很久很久没有洗头了。这些学生娃子该和他们的孩子差不多大,我不知道他们的孩子是不是在读大学。 26) 到办公室,套上耳机写字,开始嫌57个RMB买的耳机效果远远不如300美元的BOSE。 27) 。。。。。。

广州日记

1) 从蓝天白云气候舒适无比的北京又来到广州,湿热焖, 让人无比郁闷。 2) 宿舍里居然连干净床单都没铺,柜子里拿出来的存货有的长了霉点。 3) 半夜里小腿有些痒,起来开灯, 发现床单上一大摊血, 一只蚊子死在当场。看看位置,无论如何不该是被压死的。敢情这位饿极了狂吃滥喝,楞把自己吃爆炸了。 4) 校园里的新生军训,吆喝着步点口号,搞得在一边的老夫我也走开了正步。 5) 办公室里很干净,学生们给准备的很齐全,驱蚊油放在桌上。 6) 一罐王老吉, 一瓶果汁橙, 一碗馄饨, 神仙的日子。 7) 把我的速写本拉在北京了。。 郁闷。 8) 新来的两个学生,一个来自山东, 一个来自山西,两个小帅哥。革命的队伍在扩大。 9) 小魏被某人命名成大魏了,成功拿下国家科研基金,恭喜一个。 10) 俺裤子上的花纹真的不是绣上去的。。。 是。。。 才发现办公桌下面长毛了。

阿拉斯加笔记 4: 执着的意义

朋友说, ”死了,就不执着了“。从初生的婴儿执着地寻找母亲的乳头,到临终见死死盯着床头那根灯草,一生中的那一件事情不是执着呢。 昨天半夜1点,电话响了,因为中风几乎失语的师母含混不清地在话题中哭叫,陈,陈,FRED)@(#×¥(@#)×¥#@(。 我不知道他出了什么事情,努力让她安静下来,终于明白他被送进了医院。但在哪个医院,发生了什么, 师母的话我完全听不懂。 一家家医院打电话找他,最后想到了911报警电话,通过911找到了救护车中心,终于找到了导师。 等赶到急诊间,导师已经坐在病床边上。他在家里摔倒,碎了膝盖骨,拉断了肌腱。这在正常家庭实在算不了什么特别大的问题,但在身边没有任何亲人,妻子生活基本不能自理,他自己也依靠拐棍才能行走的这个家,这就是天大的灾难了。导师无论如何不肯呆在医院,坚持必须要回家。下了轮椅拄着双拐,一点点蹭进我的车,进门时身体一晃,差点失去平衡再次摔倒。 曾经体格健壮的他比我大17岁, 此刻近距离看着他,蓬乱的头发已全都银白。他这些年经历了太多的坎坷,苦苦撑着。看着他 一点点往前移动,额上都是汗水,手里紧紧攥着那根拐棍,这又是如何的一种执着。 生命的底线似乎就是抓紧某根救命稻草,拐棍,抑或是悬挂在悬崖上的那根即将磨断的绳索,一旦放弃,一切就都过去了。 撒手西归,原来就是不再执着的真意。

阿拉斯加笔记3: 极地快车,幸灾乐祸,执着, 轻松

AURORA EXPRESS 是FAIRBANK附近的一个家庭经营的小旅舍,由一对退休的阿拉斯加输油管工人经营着。 小旅舍的客房用报废的火车车厢改造而成,每间客房都各具特色,从宗教到色情不等。我在那里住了两个晚上, 连拍带涂鸦,都堆在这里。 ——————- 和一个朋友的一段对话: 我们谁也不是圣人, 都会有脑子进水,荒唐,和不可理喻的时候。 多些宽容,多些理解,大家都会愉快得多。 快乐和爽未必需要幸灾乐祸和把别人踩在脚下,如果生活真那么苦那么悲惨,喝杯糖水,未必不是解药。 还有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如果放下就能轻松,为什么大家依然这样执着?

阿拉斯加 2008 笔记2 Dalton Highway

戴顿公路 (DALTON HIGHWAY)

南端起点于阿拉斯加FAIRBANK城北, 北端终止于北冰洋, 全长666公里,是当年阿拉斯加输油管线的建筑公路,全程没有一个城镇,号称美国最偏远的公路。公路的大部分为土路,路况恶劣,行驶的车辆多为驾驶疯狂的18轮大卡车,通常轿车无法承受数百公里的连续颠簸。

最近有幸,乘小飞机到北极圈内的冷脚丫镇 (COLDFOOT),然后开车南下,沿着输油管线,穿过极地黑松林区,返回FAIRBANK。 极北的阿拉斯加不曾为最后一次冰川覆盖,丘陵地貌更多来自大陆板块挤压翻转和之后的风化。 长在永久冻土层上的黑松, 根部遇到数尺之下的冰层就停止生长,根基不稳,很容易东倒西歪,形成醉林 (DRUNK FOREST).阿拉斯加地域辽阔,对野火不加控制,让大自然走过它自己的行程。 路遇一队游客,像模像样举行越过北极圈的活动。 严肃的仪式里加了点幽默。。。 那象征北纬###度线的, 竟然是一卷就地滚开的草纸。 发源于加拿大,横越阿拉斯加的YUKON 河在世界河流流量排名第六。 夏秋季节,大马哈鱼逆流而上,然后进入沿途的山溪回到出生地繁衍后代。 当年在阿拉斯加输油管线中的推土机手现在开一个小家庭旅馆,每天早晨自己动手为客人做早餐 也曾为阿拉斯加输油管线工程开车的苏珊讲述她遭遇熊攻击的经历 阿拉斯加输油管线局部。 支柱中有自然循环的冷冻液,保持柱子基础的永远性冻土层不会融化。 极北的狐狸尾巴草, 有些像蒲公英。 摘了一株放在摄影包里, 到家后发现那草散了一包,和蒲公英种子一样,想来是会随风飘泊。 平行着阿拉斯加输油管线的DALTON 公路的尽头, 一辆孤独的卡车扬起一路尘土 ——————–

[…]

阿拉斯加笔记 1

此生的理想之一,是放下相机, 只一个很小的行囊,一本质量很好的本子,一支很顺手的笔, 一路随意走去, 一路随意涂鸦。 回来, 和几个好友分享一下旅途里的见闻, 不需要修改错字,不需要调整病句,写什么样就什么样, 涂什么样就什么样,很够了。 阿拉斯加笔记是五台相机杂耍中的忙里偷闲,也算是练兵,相信会有机会完全放下相机的。

阿拉斯加 2008-2

阿拉斯加 2008夏 六神无主地在阿拉斯加走了10天,从科迪亚岛开始一路北上,经过安卡雷奇(ANCHORAGE), 地纳里 (DENALI), 菲班 (FAREBANK),最后沿着和阿拉斯加输油管线并行的DALTON 公路进入北极圈。 错过了奥运闭幕式, 错过了DNC, 安静又烦躁的旅途。 独自沿着多少有些熟悉的走着,愈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能负责的人, 断线的风筝。 回到丹佛, 第一件事就是发现L的文章被拒。 在20多年的科研里, 这实在是太正常的事情,但这次我却非常沮丧,一些根本的观念在动摇。 以现在的心态,这么坚持下去,也许只会误人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