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ska 2008 -1

一年又一年

偶像琪子发了个帖子,纪念绝色台北离开我们一年。 一年了么? 还记得北京,JURA开车送朋友们回各自的旅馆,台北和我挤在后座,很鲜活的生命。那是好几个一年前的事情了。 还记得广州,38做东,在我赶去机场前的最后个把小时找到了台北。我们狂饮米酒,一杯又一杯,大家都有些醺醺,紧紧拥抱,感受相互的呼吸,感受相互的心跳。分离,生离死别,又是几个一年前的事情呢? 一年又一年,真快。

脑残的美国人

四个美国自行车选手去北京参加奥运,下飞机戴着口罩出机场,引起一片愤怒。 上人家做客, 自带拖鞋饭碗筷子,嫌人家脏,这样的事有多少人能做出来呢? 脑残。。。 另外一个角度,我也能理解他们。 毕竟, 一生最大的理想能否实现就在这几天,换上我,会不会宁信其有? 上次SARS时候回国,我不也一样戴了口罩下飞机, 看到一片灿烂才慌张摘下么。 50步笑百步, 脑残的美国人。。U Stupid Americans, 也包括我自己。 画了张漫画,一并骂了。

山火

绿山,Green Mountain, 是家后面的一座山,是落基山脉东坡最前沿的山之一。 每年春天,积雪融化,山野草木茂盛,一片碧绿。 到了炎夏,缺水的科罗拉多高原处处焦黄。 因为离开家只有几步之遥,绿山是我最常散步的地方。 有几个小时的空闲,换上双登山靴,就能攀上山顶,天气好时,能一直看到上百公里之外。 中午下起雷雨,几个炸雷震得屋子嗡嗡作响。 开出小区时,两辆救火车拉着警笛对面飞速驶过。救火队管的事情多,不光救火,从车祸到发心脏病,他们都能插上一手,这样的场景见怪不怪。 吃完中饭,买了一车东西往回走,远远看见家的方向浓烟滚滚。开近了, 心一点点揪紧。那烟分明是从绿山的一处山坳里冒出。 回家,想了山里什么地方着火了。待一个小时后再次出门,忽然好奇,将车头往山的方向转去,顿时惊呆,刚才还一片草色的绿山,竟然成了一座冒着滚滚浓烟的黑山。 仅仅一个小时,山火竟然已经横扫了整个山头,将主峰的草木化为灰烬。 更恐怖的是, 草原的火正如一条横着缓缓滚动的火龙,慢慢向环山的住房区推进。到处是救火车,到处是惊慌失措的人。登上最近的小山包,浓烟扑面而来,眼睛都难睁开。站了一会儿,被蜂拥而来的警察赶下了山头,这里正是火场的下风口。看着笼罩着整片山区的烟雾,看着从烟雾中忽隐忽现的住房,看着熊熊的山火,2008年,这是怎么了。。 地面,救火车护着直接受火场威胁的住房;空中,救火飞机来回穿梭,撒下粉红色灭火份和水。到傍晚时分,大火终于得到了控制。在电视里看到航拍的灾后照片,黑漆漆的火场一直顶到了山边房子的墙根。空气里燃后的炭味浓厚,估计还剩下5个月的2008年都会充满了这气味。山色黝黑,土地该会很肥沃,明年的山花该很灿烂。

[…]

最近的日子

四川又地震了 我几乎忘记地震了 爸爸妈妈回来了 小罗的实验结果出来了 不想写。。。 什么都不想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