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西的日子:侠之大者

在驻扎在都江堰的医疗队里认识了段医生,一个长得黑瘦的大孩子。 因为他比我小许多,我就叫他小段。医疗队的其他成员都没有自己的野营装备,好在有组织的统一安排,大家都睡在一个大帐篷里。小段从湖南赶来,自己带了有帐篷,晚上地方小人太挤,他就睡在外面。也许是因为和大家都不熟悉,小段话很少。医疗队的工作是在乡下巡回医疗,发送常见病的预防药,和宣传防疫,安全用水等。 每到一个村,大家分工,有人发药, 有人下村里巡回。段医生和队友们的话不多,每次回头看到他,不是在给别人量血压看病, 就是蹲下身为伤号处理伤口。
中灾区的壮年人大部分都出去打工了,留在家的老弱病残很多。常见病如气喘,季节病如皮疹和蚊虫叮咬,在地震后基本没人管,医疗队也很少带这方面的药。偏瘫的病人在震前尚有房间和床,灾后只能躺在田边的草棚内听天由命。医疗队的成员们看着,却没有办法做任何现场处理,职业医疗工作者束手无策,比一般的志愿者的无计可施更让人难受。看多了,似乎也渐渐习惯,好像这就是命运的一个部分。
回来后的几天和小段失去了联络,直到同队的另外一个志愿者C告诉我,小段又回到一线村庄里,自己做巡回医疗。打电话去一问,他果然在村里,而且定点为老人和孩子们服务。他说,还准备在四川呆一段日子。后来才知道,他的一段日子竟然是无限期,因为他已经把在湖南的工作辞去。
在电话里,我问小段需要什么帮助,他发来一张长长的药单,用手机一项项输入,包括药名和数量。我说,这些能直接买么? 小段说:能,但我不要接现金,给我药就行。我明白他的想法,但如果对他无法信任,救灾人员里,我想我无法再信任任何人了。
小段依然在川西走乡串村,踏实地做着义务巡回医疗。今天打电话时,他驻扎在安县黄土镇的人民村。他的志愿者医疗队已经扩大到了五个人,是这里唯一 医疗队。他们都睡自己带的帐篷,还有了一个行军灶,大伙轮流做饭,不给村民们添麻烦。我说, 要不要帮你找个志愿者来做饭,你们一天幸苦,应该好好休息。他说,那怎么成, 那我们还叫什么志愿者了。
每次和他通电话,他都在忙得不可开交。不敢多说,问个好,大概了解一下情况,让他一定保重自己,就赶紧挂电话,因为病人们在排队等着他。因为熟了,我知道小段有两个名字,一个是身份证上的段良清,一个是他自己起的段洛山。在电话里,我叫他小段,他叫我老石。嘴里叫得江湖,但心里,他一直是我敬重的志愿者段医生。

No comments yet to 川西的日子:侠之大者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