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西的日子: 关于阿唐

最近的手机账单上, 阿唐的电话是出现率最高的一个,但我从来没见过她。 第一次的联系是因为送玉米种子的事情,心连心的医生RAY把阿唐的电话给了我。结果她在这件事情上一路跟踪到底,最后自己亲自去了卧龙十组,这件事让我对她办事的靠谱性认识暴涨。之后,但凡有什么需要请心连心出面帮忙的事情,拨她的号码也就成了天经地义的事情。
阿唐来自深圳,在四川当抗震救灾的志愿者。和大部分来去匆匆的志愿者不同,阿唐从三月份就开始当志愿者,为四川的学校做贡献。用她的话,没预测到四川要地震。大地疯狂的时候,她正在西藏,RAY的电话把她招回了成都,一志愿就到了现在,估计还得呆上个吧月。也许是痛恨自己的无法坚持,也就对阿唐的这份执著佩服得五体投地。
缘分这东西很奇怪,有时候对面不相识,有时候万水千山,却终于能够相遇。信任是一个更奇怪的概念,有时候相识一生,却终于无法真正的信任; 有时候只为了几件貌似微不足道的小事,却让我明白谁能让托付以绝对的信任。为了一车也许和我们都无关的玉米种子,我庆幸我认识了来自深圳的阿唐。
有点搞笑的是,很偶然的一个机会,还发现阿唐和我都认识某个一头长发的广州媒体男。朋友的朋友或许也是朋友,更不用说地震震出的友谊,比酒席饭局里的交换名片不可同日而语。但地震,终于不是我们希望相识的理由,等最近这些事忙完,也许可以找机会回到酒席饭局里,补上正常生活里相逢的第一个场面。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