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槌

IMG_0253
在寺院里走,经常能见到师傅们做功课, 整整齐齐坐在大殿里,香烟缭绕,节奏分明的木鱼声伴随着朗朗的诵经,让人感觉顿离人间烦恼。 木鱼木鱼,顾其名,为木头所制,能敲出如此清脆的声音,木质要好是一,制作时鱼中含空腔增强音响效果是二。 而僧人诵经时有用腕力控制木槌,有节奏地敲击木鱼,一来可以利用节奏感控制诵经速度,在集体诵经时还起到一个统一音节的功能;更要紧的,尚有更一层深的意义, 取义于 “鱼昼夜未尝合目,亦欲修行者昼夜忘寐,以至于道”。学佛也需努力,如鱼不闭目,昼夜不息地用功,才有可能得到正果。 说到此,觉得诵经敲木鱼的缘由似乎已经很透彻,但细细想想,敲木鱼是修炼的一个程序步骤,却不是得道的完全保证。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是老话儿,到了今天,环境的诱惑就更大。 在这个佛寺往往和旅游紧密相连的世界里,人在佛堂,周围的花花世界围着转,想精心修佛果然不是件容易事情。念经修心需要专注,敲一个木鱼来帮着警示自己收敛心神,该是和我们平时需要专注时套一个耳机听音乐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吧。
日前在广州的一座著名寺院里见到一尊小小的和尚诵经瓷像。脑门点了九点香疤,两腮各有一个酒窝的小和尚慈眉善目,眼帘低垂,正一脸安详地盘腿打坐。和尚青瓷色的袈裟线条流畅舒展,大袖飘飘一直垂到地面的蒲团上。左手掌立胸前,右手执着一柄小小的木槌,双足相叠,露出的右足足心朝天。身前是一个染成褐色的木鱼,那柄悬在半空的木槌将落未落,即将击打出清脆的一声。我仔细端详了许久,说不出理由地觉得这尊瓷像和那将响未响的木鱼声与自己分外有缘。管事的师傅说, 请回去吧,保佑一家平安。 我说,前面的旅途还很远,瓷像,碎了反而不敬。 师傅说,我给你好好包上。于是我把敲木鱼的小和尚收进了行囊。
跨洋渡海,几千里的旅行终于结束。 回到家,打开行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小心翼翼地把包裹的严实的瓷和尚捧出来。一层层打开包装,外型摸着还完整,悬着的心一点点放下。 等把小和尚安放在桌上时,才注意到他手里的那柄木槌断了,槌头不知所终。断了的木鱼棰自然不能敲响木鱼。不知道这小和尚原本有无法名,我斗胆,给他命名为无缘。无缘一如既往,独自垂目安静地坐在客厅的桌子上,手执断了的木槌,不受香火之拜。 为他觉得遗憾,也许是为自己的冒失愧疚,每次从他面前走过,总会用手指代替失去的木槌去弹几下他面前的木鱼。直到有一天,手指已经到了木鱼上,脑子里忽然电光石火闪过一个问题,当和尚, 就一定要敲木鱼么?
无缘, 无缘,你若已悟大道,就该不需木槌,心槌就能敲响木鱼;
无缘, 无缘,你若已有心棰,又何必再敲木鱼,心就是佛,又哪里来许多困扰。
—————
这篇文字的来龙去脉还真有些神,很好奇,无缘究竟有没有心槌。 我的直觉,他找到了。

No comments yet to 心槌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