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人笔记 3 (北京-米兰)


2008-3-21
北京早上下雨,堵车严重,据说迟到是应该的。
10点在京广大厦ICE开会,意方来了一个St Pellegrino 的驻华代理, 很热情地介绍了那一地区的情况,尤其是St Perlegro的起泡水。 她反复强调这水来自700米深的地下,在灌装过程中极其严密的卫生保证,在当前中国食品卫生成为社会焦点的情况下,她们的产品绝对保证质量云云。 我对 St Pellegrino 的质量没有任何怀疑,也非常喜欢他们中低度起泡水的口感。 但听了她的推广词,心里相当不是味道。无法说别人,因为他们确实强, 那只有恨自己所在乎的那块铁不成钢。
著名的五棵松摄影城,50个TMY和一堆乱七八糟的辅助器材。蹦蹦车司机说, 他是合法营运,有残疾人证明和公安局的证明, 但城管从来不管这些,想罚款就罚款。乘地铁去王府井,北京真大,恍惚里,坐在纽约去LEHMAN中心的地铁上。
民航杂志的A,,我的潮汕老乡,认识很久了,最近才开始合作稿件,工作极其认真的一个人,我们为了稿件的编辑打过很多架,但我喜欢认真。老阿的酒吧今天生意特别好,他带了一大堆西藏朋友来,其中似乎还有个VIP。让座,走了。
西藏, 忽然想了了岗仁布齐。岗仁布齐,佛教,印度教,和本教中都有这座山是须弥崩塌后坠落在这里的顶峰说法,世界中心。据说转山一周,能尽洗罪孽。 拒绝这样做,是为了罪孽也是此生缘,即有因,自有果,好不容易打破自我犯下的罪孽,又何必匆匆洗去。
2008-03-22
真到要走的时候,才发现有那么多的未了事情,直到最后一分钟还在疯狂地收拾。有意思的是,我坚信没有什么是无法逾越的。来时带的箱子比较大,再加上在北京增加的行李和设备,铺开摆满了一床。再多的行李,最后还是都塞进了几个大大小小的箱子。 黑色的RIMOWA几乎被撑爆了,提手也让人感觉有些不踏实。 RIMOWA是旅行箱极品中的极品,照理我可以200%信任其可靠, 但第一次段航程, 决定还是保险些为妙, 电影YY, 请TA带了根箱包带。
首都机场的VIP 俱乐部人满为患,除了有些免费食物外,我感觉不到那地方有任何优势。
过安检的时候,YY忽然说,ZZ瘦些的时候,怎么能那么好看呢。。。

LH723 航班,39A, 北京-慕尼黑。 有些奇怪,怎么这几年和慕尼黑耗上了, 从DENVER去欧洲,慕尼黑是大门; 翻个儿到了地球对面,飞到空中,怎么还是奔那地方去了。
记得第一次乘空中客车时, 死活找不到洗手间,最后发现它在机尾楼下!从此留下了汉莎航班去洗手间得下楼的印象。从美国去欧洲的汉莎大部分是A-320机型,这条经验屡试不爽。当YY问,怎么这飞机后面没洗手间时,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在楼下! TA再去琢磨的时候,我发现,这次是A-340空中客车,洗手间在机身中段,而且是在客舱层! 经验主义害死人。于是开始说乘飞机的经历。ZZ忽然仰面向天闭上眼,悠悠说,我第一次坐飞机,是在1987年。。。。
QQ年轻好学的优秀品质开始初显,捧着一本书不停发问。关于静物拍摄的灯光问题:是不是摄影能把不好看的东西拍得更好看。我说,那是不能的。
(#唐僧语录:一个烂摄影师可能把原本很好看到的东西拍得平平,但如果一个好摄影师用灯光把一个平时看起来平平的东西拍得很有趣,有趣一定是那东西原本所有。外界环境只能改变一个事物的外在显示,但这显示,终于只能是由这事物的内在所决定#)。SS一登机就开始过敏,一个喷嚏接着一个喷嚏。
慕尼黑机场: 也许是肩扛手提的东西太多,在机场一再受到特殊照顾。海关把包全部检查了一遍,到了转机安检,又一次让我把相机全部掏了出来。慕尼黑机场安检对摄影师相当配合,同意手检全部胶卷(100卷, 其中50卷120和20个135完全没有拆封,另外30个135拆开封盒,但胶卷塑料盒没有打开。) 到现在为止,胶卷安全无X光经过3次安检。
慕尼黑机场候机厅内有吸烟室,一个小小的方块盒子,里面沙丁鱼一样塞满了烟客。 和一对葡萄牙吸烟者借火聊天,大家都对烟客所受到不平等待遇愤愤不平。花钱合法买的东西,却无法自由消费,天理何在。聊天里,他们用上了SEGREGATION (种族隔离)这样一个相当沉重的词汇。 仔细想想,果然如此。

No comments yet to 鸟人笔记 3 (北京-米兰)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