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么


周末又过完了,除了一堆对自己毫无意义的文字外,还干了些什么呢?
带孩子开车了,吃了顿狠美味的中东烤肉。室内布置很当地,食物味道让我想起JERUSALEM 的小巷。
见到一个法国厨子,承包了一档全国联播的旅游节目,到处找赞助。 他的搭档是个加拿大出生的印度帅哥,医学院刚刚毕业,已经旅行了110个国家。帅哥带来一个律师朋友,在国家公园工作,业余开影楼拍婚纱。一桌四个人,整个一个社会角色大反串。
周末把客厅和餐厅从天到地重新漆了一遍, 每次旅行之间的家庭维修工程, 还有10天不到又要上路,加油。还剩一遍清漆,这轮的油漆工程就可以告一段落, 手,这个酸阿。油漆工和画师比,除了不需要动脑子,体力要求似乎很类似。 想想当年那些大师们仰面朝天躺在高高的脚手架顶,在教堂天花板上一刷刷画画,他们太辛苦了。
看那些画,还是很好看的;看刚漆完的屋子,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不写了,行么?
不改了,行么?
不审了,行么?
不画了,行么?
不拍了,行么?
下雨天,就在雨里慢慢走,湿了就湿了,行么?
什么都不说了,不再抠着河底去反抗水流,放手了,行么?
(小布什的高招,把夏令时提起2周,据说能节约能量。拔着自己的头发,能飞上天么?)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