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倒了山谷底,无法再低了,只要站起来,任何方向走一步,都是上进。 生活枯燥到了极致,站在原野中四望,天地没有任何变化,微风也会给人带来一缕欣喜。 抛开那些大道理,那随意一步,那微风,极小的细节,或者就是关键。
密苏里州的汉尼堡市是马克吐温笔下汤姆索亚的家乡。从这附近往东越过密西西比河,进入伊利诺州。河东是一望无际的冲积平原。往北开,走了几十里路,眼前连续不断的只有收割后的麦田。终于开累了,又不想原路退回,于是折向西行:想法很简单,西面是河,等到了河边,只要继续北上,就一定能遇上过河的桥梁。我却无法接近大河。冲积平原上有很多的河汊支流,还有一道道巨大的堤坝,冲积平原因为泛大水而肥沃,人们得到了肥沃的农田,就不再希望大水继续泛滥。于是折向北,沿着堤坝开去。
路边有块不起眼的路牌,FERRY, 渡船的意思。 愣了一瞬,好熟悉的地名,但这里是密西西比河,有个叫FERRY的地方,太自然不过。沿着路牌指示的方向继续前进,果然,转了几个弯后,密西西比河出现在眼前。河边有一座谷仓,旁边有块再大些的牌子,这地方就叫FERRY了。 路从这里延伸进了大河,岸边的牌子上说,需要渡河,请闪亮车灯。 果然,河对岸慢慢开来一艘轮渡。 开车上了船,付了船资,船慢慢离开渡口,悠悠回到对岸的密苏里州。开车下船,这里比对岸的FERRY多些人烟,是个滨河公园,还有一快告示牌说明这个轮渡的历史,别小看,这儿是密西西比河上连续运作最久的轮渡。密西西比河的行程继续延伸,很快就忘记了这段行程。
回来后,一天无聊,翻开我挚爱的一本书,ILLUSIONS。 按照看那书的习惯,随意翻开一页,正说到主人公RICHARD首遇天使SHIMODA。主人公彼时正生活的百无聊赖,开一架老飞机到处流浪,随处寻找农庄降临了,带比他更无聊的农夫上天换个角度看看自己的小天地。 在,还能是什么地方呢? 就是不久前我穿过的冲积平原,那越过密西西比河的渡口,FERRY ILLIONOIS,他遇上了SHIMONDA。 对RICHARD,一切不复一样,生活变得如似幻觉,却又总回到现实生活中,一再反映。
FERRY。。。 这地方,原来真的存在。 RICHARD BACH,书的作者,肯定是到过那地方, 才能把这故事的关键放在这样一个极其平凡的场景中。 没看过那书的人,自然不会知道FERRY的意义,看过那书却没去过FERRY的人,也只会把这个细节当成作者随意捏造的一个场景顺手翻过。那一个瞬间我才明白,高手为人行事,未必需要大张旗鼓,微细之处,很简单的一句话,也许就隐含着他一生的经历,只是他未必想告诉我们而已。能体会到的,那,就才是一段缘份。

No comments yet to

  • 秋凡

    喜欢你的开头,其实读了发现和结尾有一样的感触。不过开头那段真的比大道理更能让人心里舒畅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