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阴交


柬埔寨, 磅湛 (Kampong Cham)。 晚上赶夜路去吴哥,被司机扔在这里住了一宿的按摩院,早晨早早起来, 江边空气依然沉闷。 两个孩子坐在护栏上,不知道他们起得早,还是压根就没有回家的概念。
————-
大学毕业,随着我的毕业设计被分配到隶属某著名医学院的著名医院,一个很让同学们眼红的肥缺。 医院地处上海市中心,用当地人的话,上只角(尚者锅)。 很久后朋友告诉我,大学成绩不怎么样的我得到这份工作,颇让人有些非议,认定我走了什么后门。 天地良心,我大学时及其迂腐,到面临考试不及格,都不懂得在课桌上写几个公式混到60分的一傻孩子。
到了医院,才发现我不偏不斜,正好走进一场权力之争的中心。把我引进医院的导师略占下风, 于是把我拱手让给了院属的激光室。 八十年代初,生活条件和现在没法比,那工作环境简直就是天堂。 激光自然是很高级的仪器,所以在手术间只有风扇的情况下,我们的激光室配有空调,不可思议的奢侈。
我大学本科学的是激光物理,在激光室工作,自然专业对口。在医院工作,自然还得和病人打交道,只是我到大学毕业为止,从来没有学过一点生物,更不要说医学了。 穿上白大褂,戴上口罩, 像模像样。激光室的业务最多的是两项,激光针灸和处理局部炎症。。尤其是妇科的·!·#炎症。 那个,打死我也不肯干,我那时虽然已经有了女友,但也只限于每周一次拉拉手的层面。领导还算体贴,没强迫我进手术室面对*#¥·#,转派我管理我们的激光针灸机。
去我们那里激光针灸的病人的构成非常简单。 每天早晨开始,一群愁眉苦脸的女孩子在门口排队,然后进屋排排坐。 她们的病不大不小,也许算不上病都。但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女孩子会痛经,而且会痛得死去活来。 刚开始,尴尬无比,第一次和这些病人打交道,心里发毛就不用说了,关键是什么都不懂,而且。。。。好在有大口罩挡着,颤抖着声音一个一个说,把裤腿卷到膝盖儿!激光治疗痛经的“原理”和针灸一样,几个穴位配合着。具体的早忘记了,但卷裤腿才能够着的三阴交记忆深刻,似乎是个非常有效的穴位。以致之后的几十年里,人事渐通,朋友里有类似悲惨的,就会告诉告诉她使劲指压那穴位,多少能分散些注意力,少疼些。当个女人,不容易。
(三阴交的位置在小腿内侧,四指并拢,从足髁往上比划,大概2-3寸,指压会有酸胀感。。 这是个蒙古医生热爱的穴位,女孩管治痛经,男人管壮阳什么的。。)
工作了个把月,觉得这样不行,半点常识都没有,我才20出头,还有大半辈子要混呢,于是和领导提出自费去夜大学学医。。。 留待下次分解了。。

No comments yet to 三阴交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