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纽约 SOHO

SOHO是去过很多次的,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喜欢这里的逃生用的铁梯,原本很实用的东西,日子久了,意义就不一样。 当然, 原本的实用功能依然存在,只是外人看不见而已。 为什么总是和自己过不去呢? 为什么总是和自己过不去呢? 为什么总是和自己过不去呢? 少说几句不会死人的,唐僧的唠叨也许在无意中救了他自己的命,但,我毕竟不是真正的唐僧。 2004 年的TOYOTA SIENNA, 跟了我4年,只用了15分钟就在车行把里面积年留下的东西都清理干净,签字,然后开了2008年的HONDA CRV离开。 告别昨天,其实不那么难,只要你舍得。 New York 2008-01 Voiglander 75/3.5 KODAK TMY 400 KODAK XTOL 1:1 BESELER45MCRX +Nikkor80 ILFORD RCIV LPD CANON1240U

TAI TMD CD le!

中新网2月15日电据法国《欧洲时报》报道,一对中国浙江新婚夫妇,利用中国春节假期,随单位旅游团来巴黎度蜜月,2月11日在巴黎老佛爷百货商场(Galeries Lafayette)购物时,因收银员工判断失误,将真币误认假币,商场便将其当罪犯对待,更被带到警察局被扣留5个多小时,遭受搜身、手铐、关闭、嘲笑和谩骂,严重受辱,后在中国驻法使馆领事部帮助下,向商场讨回公道。 据当事人向记者叙述,2月11日上午10点左右,旅行团一行24人被导游例行带到巴黎老佛爷百货商场进行2小时的购物。当事人在“浪琴”手表柜前选好一款手表后,到收银台付款。收银员在查看现金时对其中一张50欧元面值的钞票发生怀疑,认为是假币,转而认为所有的钱都是假的,他还招来一名同事辨认,也认为是假的,收银员立刻招来商场保安。两名保安立刻将二人强行带到地下保安部。二人因不懂法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要求和领队及导游联系,得到粗暴的拒绝。在惊恐中等待了半个多小时后,保安带来了一名翻译和一位商场称为的“验钞专家”来检验真伪。这位“专家”将钱币带进一间屋子,当事人要求当面验钞,也遭到拒绝。最后这位“专家”认定是假钞,随即保安报警。警察随即将二人带到当地警察局。 女当事人哭着告诉记者,在警察局他们遭受歧视性检查,并被冷嘲热讽,身心严重受辱。在真相没有查明之前,他们被像真正的罪犯一样对待。他们被要求交出身上的所有钱财,被拍照、按手印,脱光衣服检查,她的内衣被剪烂。他们被禁止走动,被手铐铐起来和真正的犯人关在一起。在折腾5个多小时后,翻译告诉他们,经过验钞专家小组的认定,这些钱都是真的,他们可以走了。他们噩梦一般被折磨后的结果,不过是一场误会,他们当真欲哭无泪。 当时他们要求警察陪他们到商场,澄清这件事,被拒绝。因为在巴黎人生地不熟,当事人要求警察从人道主义出发,把他们送回商场,也被拒绝。男当事人询问警察局叫来的亚裔翻译能不能将他们带到老佛爷商场,翻译说可以,不过要收“小费”。当事人说给小费是正常的,不知道需要多少。翻译要求把他们身上的钱的一半给他。他们一听气坏了,这不是敲诈吗?当事人无奈,只好出门自己叫出租车回到事发地。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五六点钟的样子。 回到商场,当事人又到同一柜台,拿着被警察局认定是真币的欧元要求付款。而收银员没有收钱,反而再一次叫来了商场保安,长达半小时,对当事人既不接受付款,也没有说明。当事人要求向商场投诉,保安告诉他们投诉柜台在商场4楼。但是在那里却没有任何人出来接待。直到晚上9点多,商场保安以要关门为由,将他们赶往底层中国部接待处。 旅游领队告诉记者,商场表现出来的行为“不可思议,令人发指”。他们旅行团24人在这里等待五六个小时,汤水未进,商场里没有任何人给一个说法,对他们进行冷处理。晚上,一位60多岁的老先生熬不住了,要在商场的凳子上坐一下,保安竟上来踢凳子,要将其拿走。领队说,我们表现出一个大国国民的风范,做得有理、有据、有节,没有任何的过激行为,只求商场给个说法。可是得到的是令人寒心的歧视。巴黎之旅给旅行团,尤其是新婚的当事人心理上留下的阴影,恐怕一辈子也难以抹去。这是把“蜜月之旅”变成了“地狱之旅”。他们坚持在商场抗议不走。后来在中国驻法使馆领事部官员斡旋下,商场高层领导答应第二天接待他们,他们才离开商场回到酒店,但是在巴黎的旅游计划无疑泡汤了。 2月12日,在中国驻法使馆领事部官员刘韦佟的陪同下,当事人及领队等旅游团代表前去和老佛爷有关领导交涉。记者闻讯前往,却以“本部门领导无权见记者,记者由专门新闻处接待”为由,将记者挡在门外,并表示,将由新闻处的人来和记者说清楚,但是记者左等右等,等来的是一个服务员将记者软磨硬泡带离现场,对记者没有任何说法。 事后,刘韦佟官员告诉记者,有三位集团高层接待了受害者,态度诚恳,对受害者的遭遇表示了歉意。领队说,他们向商场提出三点要求:一是要书面向当事人道歉,二是对当事人及旅行团的损失做出赔偿,三是协助中国驻法使馆向警察局交涉。商场方接受了受害者的条件,但对赔偿数额要在商量后决定。 2月13日记者向有关方面求证事情进展,商场方面告知,已将书面道歉信寄往旅游团下一站下榻的宾馆,赔偿数额还在商讨中。但至记者发稿时,还未见到道歉信的具体内容。 据了解,中国游客一直以来都是老佛爷百货的重要客源,每年都会举办和中国有关的活动,以吸引更多的中国顾客。鼠年春节,百货把中国顾客退税接待处附近的橱窗进行了改造,红红火火。但是没想到,就在中国大年初五,中国游客遭遇了不堪回首的一幕。(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作者:齐剑)

七秒钟的鱼

———————————————– 七秒钟的鱼 <>2008-02 RedRocks/红石 旧金山的水族馆有80多年的历史了,收集了众多珍奇鱼类,有些在自然界已然灭绝。馆里很安静,两边墙上嵌着的水箱中渗出些许灯光,昏暗地照着走道。游人们说话轻轻,脚步轻轻,好像怕打扰了箱中自在游动地鱼们。前几年常去旧金山,有空就去水族馆里安静呆上半天,在这个灯红酒绿物欲横流的城市里,这里有喧闹中罕见的一汪静水。 印象最深的是条大鳗鱼,总是缩在人工岩礁的洞穴中,难得露一下头。只有一次,很难得地见它出来游动。鳗鱼长得很难看,说是鱼,它却更像一条在水中静静滑动的蛇。莫名地被打动,我在水箱边愣愣地看它从水箱的一端游到另一端,扭一下身体,掉头继续前进,无终止般地来回,来回。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多了位老人。见我对着鳗鱼发楞,就告诉我,这条鳗鱼是水族馆中生活得最久的成员,开馆不久就来到这里。水族馆的管理人员换了一代又一代,老鳗鱼一直在这个水箱里不紧不慢地游着。那水箱实在是不大的,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这鳗鱼很像一个囚犯,终年促狭在这小小的牢狱中徘徊,几十年的光阴,它是不是早已绝望?老人笑了:“别担心,大多数鱼的记忆很短。有人研究过这条鳗鱼,它的记忆最长也就是七秒钟。从水箱里游过,到对面一回头,眼前已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它比我们谁都开心。”七秒钟,鱼的记忆太神奇了。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我们长大,我们忘却了欢乐的童年走进社会,每天上班下班,走同样的路,坐同样的车,做同样的事,见同样的人。 也许生活并不真那么枯燥,我们却总会埋怨着日复一日的重复。如果我们是条鳗鱼,回头,就能忘却曾经的一切烦恼,就能继续开开心心地往前游。或许前面的路没有多远就是尽头,不需要担心,如果我们也可以回头。 秋天的时去了一次阿拉斯加,才知道鱼的记忆还有另一个极端。正是大马哈鱼洄游的季节。大马哈鱼也就是现在餐桌上时髦的三文鱼,做成刺生。切得整齐,粉红的肉纹在盘中排成美丽图案。三文鱼卵在内陆山溪中孵化成小鱼,其后两年里慢慢顺流而下进入大海。成年鱼在海中自由自在几年,某个秋天到来的时候,它们忽然想起该是回家的时候了,于是一年一度的洄游拉开序幕。它们游过漫漫大海,找回当年入海的河口,从这里开始,它们不再进食,只奋力逆流而上,游过一个又一个河流分岔,跃过一道又一道龙门湍流。那些能幸运来到产卵地的三文鱼,竟然有99%是从这里孵化,开始它们的一生。没人明白它们在万水千山中记住自己的出生地,也不明白它们为什么要顶着自天而降的雄鹰钢爪,地上棕熊的血盆大口和沿途渔民的天罗地网,筋疲力尽地回到出生地,只为了完成传种接代的使命后旋即死去。 在食物链里,我们远高于三文鱼,它们注定只是我们的盘中餐。那天,看着水中不屈不挠游动着的三文鱼群又一次发楞:人类不仅不能如鳗鱼在瞬间忘记过去,似乎也远远不如三文鱼,太多的我们不仅忘记了家在何方;或许在生活的奔忙中,连自己是谁也早已忘记。

HUSKY III

那只黑白花的小哈太逗乐,每次见到他都是皱眉头闷闷不乐的样子。仔细去看,其实他的面部表情和那两只貌似无辜的小白一样。外形,还真是能严重影响别人对你的感受。朋友说,你仔细看他脑门上,分明一个小字。一辈子只能做小,它能不郁闷么! 朋友的朋友说,最近琢磨着,该给世界留下些什么。 我琢磨了一下,觉得, 这世界上值得留下的东西,很少有为了留下的目的琢磨出来的。 好照片怎么来的? 我觉得,满处去找好照片的心态,不如把这过程当练手。好照片只是在正确的场景时间,摄影师正好出现,用正确的技术,按了一下快门。 这几个正确的正确组合,也许拿起相机第一天就出现,也许需要几十年的时光。拍着就是,使劲想得到的,未必有。

SETON ROCHWITE

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买到一堆旧摄影器材, 其中有个长着一对怪样镜头的相机。 经过一番捉摸,我发现这相机竟然是发明著名的立体相机REALIST 的设计师SETON ROCHWITE的私家作坊里制作出来的手工产品HYPONAR,总共只有75台。 更有意思的,是这位大师居然住在离开我很近的地方。 试探着给大师写了封信,告诉他我这里有一台当年他的杰作,问他能不能去拜访他。大师很快回信,于是在晚秋的一个下午,我带着摄像机和相机去了大师家。 大师是一个老爷爷,白发苍苍,却神采奕奕,双目炯炯有神,给我仔细说了那相机的历史 。 怕老爷爷太累,给他拍了几张照片,请他在几十年前的说明书上签名,就告辞了。 那相机很老了,且有珍贵的收藏价值,除了每隔开几个月,会拿出来按几下快门外,一个胶卷都没有拍过。然后,就放到了楼下的相机柜子里。 难得还会想起老爷爷,但那念头总是一闪而过,没有停顿。 前几天,收拾东西时,又看到了那相机。楞了一下,想想,老爷爷如果还在,该有100多岁了吧。上网检索,却发现当年自己写的一篇小文章被一个立体相机的网站收着为那相机的脚注。 相机下标记着,已过世的SETON ROCHWITE手工制作。原来,老爷爷已经走了。 早晨上网,继续检索关于大师的资料,发现一篇很长的纪念大师的文章,对他的一生有了更翔实的了解。 大师生于1904年11月22日,2000年7月18日走的。 我翻看一下自己在江湖色里贴过的大师的照片,日期是1999年11月4日。也就是说,我拜访大师的那年,他95岁。 装那台相机的皮箱里,还保存了封当年老爷爷给我的信。小心拿出来, 轻轻铺开在桌上,好像怕太剧烈的动作会吵醒了他的休息。才注意到,信的内容,信封上的地址,都是用老式打字机打出。一个个字母干干净净,没有任何修改。 信尾用墨水钢笔签出全名,同样的一丝不苟。老爷爷写这封信的时候,离开他去世,只有八个月。 把信小心翼翼地收回箱子里,脑海里挥不去的,是老花眼镜后炯炯有神的那双眼睛。今天,很想念这位认认真真用打字机写信的老爷爷。

纽约的鸟

帝国大厦顶楼, 停着几只鸽子。 高处不胜寒,没有太阳的冬日, 冷飕飕的风不停地吹。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吃得园鼓鼓的鸽子们缩着脖子,瑟瑟,但坚定地迎风站在屋角上。 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飞这么高, 到这个冰冷的地方呆着。 难道鸟也讲究虚荣, 要让同伴们知道, 我在帝国大厦顶楼上班? 问题是, 他们如果愿意,可以飞得比帝国大厦高许多的啊。

几堵墙

这是老城建筑的特点之一,火墙. 墙面完全无窗,墙顶部比屋顶要高出许多,目的是在火灾时,能尽量将火势控制在两堵相邻的火墙之中. 依山而建的房子,百年前是破烂的工场作坊,现在成了魁北克城最时尚的旅馆区. 房子里没有电梯,只能顺了特窄的楼梯爬4-5楼的高度,客人却乐此不彼,原因只有一个... 味道足. 那墙,破了修修了破,多少次修补,用的石块砖瓦风格各异,仔细去看,多少能读出些这一带的历史.. 巴黎圣母院正门.中古教堂的墙,尤其是正墙,其厚无比. 在这样的墙上开出的门更好像一个山洞. 中古的建筑师们果然聪明,将门框设计成从大到小,层层叠叠的装饰,破解了墙身厚重带来的笨重感,同时更进一步美化了墙面. 设计很简单的一堵墙,一楼是餐馆,几乎是全封闭的结构.二楼是住家,很小的几扇窗.(老片子,冷饭) 平遥,双林寺后山墙,不同时期的修补留下的痕迹完全不同. 这堵墙该比魁北克的山墙老许多了.相隔万里,却有异曲同工之妙. 2002 2 ROLLEIFLEX 密西西比河流域, 密苏里州. 早期法国移民留下的木结构建筑中,墙面为竖立的木结构.发展到后期的美式木结构房子,墙面多为框架上的横木板结构. 2006 08 ROLLEIFLEX —————————————————————— A)一天,和LSM 的文稿奋斗。 有时还是会抱怨自己,我这是在干嘛呢。 最近这样的事情似乎不止一次地发生,也许该检讨一下自己。 少说点,少做点,会死啊。 B)电灯开关看似简单,但用久了,触点氧化或者进了灰尘,开关的时候很容易就打火花,灯丝电流也不稳,灯泡寿命变得很短。 这几天买了一堆开关,顺手就换上一个。今天晚上说话前后,换了三个开关。带电操作,其中之一火线地线碰了一下,一个大火花,一楼的灯灭了几个。。。于是知道变电箱中的某个保险块控制哪几个灯。。。任何事情都有光明的一面! C)本来想了2月份回一次广州的,此刻一点心情都没有了。回去,为什么呢? 拉倒吧。

[…]

古根汉,越南春节, 美国国歌。。。

VOIGLANDER 75/3.5 ,F/8 TMY400ILFORD RCIVCANON1240U

纽约, 2008-01

很遗憾,美术馆的外观正在大修,但从内部依然可以赞叹一把FRANK LLOYD WRIGHT的大手笔建筑。

不知道有多少人来这里是为了看展览的。 俺来得凑巧, 正好赶上两次展览中的换装置。 下一轮是当代中国美术代表人物之一的个人展, 能独占这个大师博物馆, 肯定超级牛。 问里面的一个工作人员, 你很期望看到这个展览开幕么? 他耸肩膀说, =实话? 很多东西我看不懂。 我爱这个建筑, 但这个展内容之一, 是从天井中悬挂一辆轿车, 我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明白。 看到WRIGHT的变形盒子, 我已经很满足了。 在这把大凳子上坐着, 发了半天呆。 离去时回头又看一眼, 发现椅子上留下了俺坐过的痕迹, 正在慢慢消失。 按张NIKON D200, 算是留念。

我错了。。。

BLOG 修好了, 问题出在我这里, 胡乱加代码, 影响了界面的格式。。。 我错了。

人品出问题了

BLOG 界面格式乱了, 左侧变得很宽 , 把正文都挤出屏幕。 计数器也被置零了。。。 哪位大佬帮了看看? 先谢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