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蒙特利尔

过去20年,从这里路过很多次,终于有机会停步看看这城市,很多惊喜。这里的冬天很冷,冷到这个城市的居民多转入“地下”活动。中等大小的蒙特利尔,竟然有30多公里的地下世界。 不需要离开暖气,就能解决从政府机构,通讯交通,公司单位,单元民居,车行,超市的所有一切所需。 但我更喜欢的还是蒙特利尔的街头, 哪怕那儿很个冷,呵气成霜。 直通二楼的高扶梯是蒙特利尔民居一大特点。原以为这是地理位置偏北,冬季大雪封城的缘故,后来才得知这里曾经宗教势力巨大, 清规戒律繁多,人总有人性的一面,生活中多少有些不需要别人知道的事情,能有自己的独门独户就少了不少八卦王的窥测,久而久之大家都喜欢这种独立,演变成了一种建筑风格。 冬日的街头寒风凛凛,需要从头到脚包裹着,才有勇气在冰天雪地的街道上行走。 到了入夜,人们或者已经回家,或者在地下商场活动,老城除了商业区还有些行人来往,街道上非常安静。

老挝,北宾,2007-02乘慢船去朗邦的途中, 在这个叫北宾的小镇上住了一天. 除了每天路过这里的一条慢船带来几十个从泰国去朗布拉邦的外国游客, 这里几乎与世隔绝.

ROLLEIFLEX28EKODAK TMY400 D76ILFORD RCIVCANON1240U

GHOST Nov 2002 -Jan 03, 2008

Goodbye, Ghost. This time you didn’t make it. We shall miss you. 大白鱼

继续西雅图

Seattle 2008NIKON200 18-200 每次来西雅图都会吃顿CRABPOT,以至于每次写西雅图吃喝都绕不开这个题目。 要说那地方有多好吃,我还真不敢拍胸脯保证, 更多的该是一种习惯。 走进那店门, 不需要看菜单就大概知道自己想吃什么,也知道端上来的东西会是什么滋味。 少了新奇,却多了安全。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是这个原因么? 水族馆里有几只海獭。 前几天的旧金山动物园事件再次引发是不是该把野生动物关在动物园里供人玩赏的争议,对这个问题我总有很矛盾的想法,反对动物园的做法很好理解,但听到解说员说,这里的两只海獭, 一是十多年前EXXON泄油事件中被救下,二是在机场跑道上发现的孤儿, 动物园的存在又很有必要了。 在海湾里看到一群自由游动的海狮,那种自由, 也许是动物园里晒太阳挠痒的海狮们再也无法体会的了。 海狮和海豹的同属鳍足目哺乳动物, 源于陆生,重新回到海洋生活。 它们有着着像鳍一样的脚 (名字的由来), 身体成纺锤形, 高度适应水中生活。 海狮,海象,海豹是这些动物的的代表。 海象有对“象牙”,比较容易区分。 区分海狮和海豹最简单的办法是看它们有没有耳朵。 海狮有耳, 海豹的耳朵已经进化到头部的两个孔。

[…]

满天飞来飞去的生蚝

LaConner/Hawaill/LaConner/AllovertheWorld

LaConner 的毛衣和真假鹅

树上穿了个毛衣,百思不得其解。 很难想象某人绕着这棵树一针针钩织出这件毛衣,那唯一的可能就是这树还是棵幼苗的时候就穿上了这件毛衣。 La Conner 附近多是收割后的稻田。 去JERRY家的路上,在田中看见一大群白色的鹅,鹅群中赫然坐了两个白衣人。 JERRY听说后大笑, 那些鹅是假的,白衣人手里拿了猎枪,等上当的真鹅降落附近,就该挨枪子儿了。 离开La Conner的路上, 远远看到天里又是一大片白鹅,想了这次打猎的人真有毅力,居然放下这么多假鹅,却听见远远一声犬吠,满地白鹅冲天而起,如一片白云盘旋。 整个看傻了,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鹅同时飞翔。。。 等停下车,端着相机跑到路边, 鹅们已经安然降落,继续吃田里剩下的麦粒。 任我双肩臂狂挥,双脚乱跳,公然置之不理。 ~ La Conner 附近多是收割后的稻田。 去JERRY家的路上,在田中看见一大群白色的鹅,鹅群中赫然坐了两个白衣人。 JERRY听说后大笑, 那些鹅是假的,白衣人手里拿了猎枪,等上当的真鹅降落附近,就该挨枪子儿了。 离开La Conner的路上, 远远看到天里又是一大片白鹅,想了这次打猎的人真有毅力,居然放下这么多假鹅,却听见远远一声犬吠,满地白鹅冲天而起,如一片白云盘旋。 整个看傻了,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鹅同时飞翔。。。 等停下车,端着相机跑到路边, 鹅们已经安然降落,继续吃田里剩下的麦粒。 任我双肩臂狂挥,双脚乱跳,公然置之不理。 ~ 树上穿了个毛衣,百思不得其解。 很难想象某人绕着这棵树一针针钩织出这件毛衣,那唯一的可能就是这树还是棵幼苗的时候就穿上了这件毛衣。

老飞机

JERRY 家附近有个军用机场, 不时会有飞机从屋顶飞过. Jerry给我解释各种飞机的功能,其中最多的是海军的反潜飞机,四发动机,直翼,低空海面飞行,下面拖一个大家伙扫描海面. Jerry 说这飞机是60年前的东西, 现在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海军坚持使用这飞机的唯一原因是能从国会多拿些预算. 还有什么别的事情是类似运作的呢? 大家,小家..

LA CONNER

LA CONNER 是西雅图北面百公里左右第一个小岛,和大陆有桥梁连接. 岛外围是大片农田, 感觉这里几百年没有变过什么样子. 猜测LA CONNER是一个法国名字,但后来发现这小岛的命名很幽默, 是一个叫 L.A. Conner 的人的名字而已, 和法国没有任何关系. JERRY是我在黄石公园采访时候认识的一个白胡子老爷爷, 聊得投机, 过年就邀了我来他家玩了. 两天时间, 从早聊到玩, 生活,工作,家庭, 什么都说. JERRY当兵在越南挨过两枪, 回来当教授又因为太极端思维被学校开了, 然后从零开始做起,现在是旧金山时报的专栏作家,以野兽动物为主题. 去看大马哈鱼, 过了季节,连死鱼都被熊和老鹰吃完了. 河边的树枝上栖息着许多秃头鹰. JERRY 进入写作的最初动力是因为海明威。 热爱海明威的原因是因为他是最强的讲故事的人。KING OF THE HILLS. 明天去波音飞机公司看怎么做747客机的。

2007-2008

A) 2007 就这么过去了 (废话) B) 2008 就这么开始了 (还是废话) C) 2007-2008, 会有什么变化呢 (不想知道,留点期望) D) 修养了一个月,明天开始,继续旅途 (老样子, 有点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