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四千岛一卷12张

一卷120胶卷可以拍12张6X6片子, 全部放大出来贴这儿, 当CONTACT SHEET看了..

相机 ROLLEIFLEX 28D胶卷 KODAK TMY400 D76 1:1 显影放大 ILFORD RCIV, LPD 1:8显影扫描 CANON1240U

[…]

晒围脖

老虎长成了一只硕大的肥猫, 一如既往地端坐在高处观察人来人往。今天给他拍了两张照片,忽然发现这家伙不仅胖,而且很气派地给自己围上了一条厚厚的自毛白围脖。 我都看傻了,这家伙不叫围脖太可惜了。 — 下了两天雪,外面白茫茫一片。 小区里那只狐狸比较悲惨,抓兔子的难度大多了。晚上从厨房窗户往外看,发现他在阳台上转悠。 过了一会儿绕墙角走了。 我回到书房,开玩笑说,狐狸别在前门口坐着呢,扭头一看窗口,他果然在前门口的圣诞树下坐着呢。

圣诞节2007

2007年的圣诞节, 近尺深的大雪. 孩子们堆了个巨大的雪人,却无法将脑袋抬上身子. 半夜,被阳台上的尖叫声惊醒, 浣熊将一个什么小动物逼到了墙角. 开灯, 两个家伙都越过栏杆上树跑了. 火鸡的味道很好, 晚饭后在落地灯下看书. 又一年过去了, 一年一年又一年, 人飞快老着, 心飞快老着.

OLYMPUS XA 35MM/2.8 光圈优先 1/4-1/8S LUCKY 400, XTOL 显影

LITH: BESELER 45MCRX, F/2.8, 8X10, 30 SEC STERLLIN LITH F KODAKLITH RT 显影,5分

扫描CANON 1240U

S21

大白鱼,你快些好起来吧

大白鱼也许是生病了,也许就是老了,她努力浮到水面,长长的尾巴无力地垂下来,不再有平时的飘逸。 大白鱼比我的猫咪老虎还大至少一岁. 六年前,小石头做个什么科学实验, 那实验内容我早就忘记了,需要带几条最便宜的鱼去学校. 宠物店里有卖那种给食肉的热带鱼当晚餐的小鱼, 一个美元10条. 大白鱼(那时候还只是条小白鱼)就是那10条小鱼中的一条. 实验做完了, 小白鱼活了下来。 好歹是条命,我们就把她带回到了家里。家里原来是有鱼缸的,因为小白鱼的到来, 我们把鱼缸重新洗刷干净开始养鱼。 白鱼游起来好像一个幽灵, 因此得名GHOST。短尾巴,笨笨的形象, 和那些后来相继来到的正种金鱼比,连个丑小鸭都算不上。 也奇怪,也许就是因为小白鱼出身低贱,生命力却特别的强。 那些千奇百怪的正宗观赏鱼通常1-2年就翻肚皮,被二世,三世们替代。小白鱼却坚韧不拔地一直活着,记忆里,他似乎连病都没有生过。 更有意思的是, 丑丑的小白鱼虽然一直是单尾, 尾巴却越长越长, 飘逸在流线型的身体后,好像一袭白色的长裙。她的 眼睛也渐渐变色,成了一红一黑,很是奇异。 给她拍了些照片,也许她就是累了,明天早晨,就一切都好了。

继续LITH

因为LITH 显影时候特长.. 动辄20-30分钟, 又不能走开不管… 最好的消遣方法,是另外搞个放大机, 另外配盆普通显影液… 等LITH的时候,顺便就放大点别的照片. (反着说也行?)

这两个就是在等LITH的时候放了玩的…拍摄地点, 暗房门口, 院子里, 距离暗房都不超过10米.

ROLLEIFLEX 28, ILFORD RCIV, DEKTOL 1:1 很久没有去医院了, 今天因为一台新仪器调试, 去了一次手术室. 换上一身绿, 来来往往的人, 眼花缭乱的设备.. 都那么熟悉, 都那么遥远. 长长的走道, 竟给我永无尽头的感觉, 深得可怕, 好像两侧的墙里都嗡嗡的有人说出话来. 电影里人死前的那种气氛. 无法想象自己在这样的环境里竟然工作了那么多年. 新设备是脑肿瘤切除手术中, 制导手术部位de荧光成像仪。 在多伦多的科研伙伴用了N 年的时间和N多的银子做的。 我自己越发觉得, 在这样一个资源有限的社会里, 这种研究实在是个劳民伤财的事。 另外一个角度看, 和市场上那些“纳米红外治疗仪”之类的科研成果, 面前的这个大家伙科技成分确实是 100%。 只是,我不再有兴趣。 来指导调试的专家是我博士时代的师弟, 一个德国人。 当年的帅小伙子现在成立满天灰发的中年人。事业很成功,全世界到处跑着讲学, 刚得到千金,前途一片辉煌。一起喝了杯啤酒,想起N多年前的事情, 有点感慨。 丹佛这两天大雪. 气温降到零下6-7度. […]

继续 LITH

照片中的老兄20年前从哥伦比亚偷渡到欧洲, 黑了很多年, 终于等到大赦变成合法居民. 在联合国当了几年的保镖, 用他的话, 保卫过普金, 克林顿, 和你们中国的那谁谁. 我在日内瓦郊外的卡布什集市里遇到他和他媳妇, 聊得开心, 和他们一起回家继续聊. 他们家很简单, 保留了家乡习惯, 睡地铺,白天铺盖卷起来, 地方就大些. 他们两个很恩爱, 说话走路,总喜欢拉着手. 我们一起去逛附近的跳蚤市场, 路上, 他媳妇悄悄告诉我, 他上半年诊断, 脑肿瘤, 手术后一直在家,没有再回去上班. 你能看出他重病在身么? 我没看出来, 也不想看出来. 我觉得他比我们都健康. 继续我的LITH PRINTING.

昨天写错一个数据, LITH相纸是STERLING F, 不是FOTOSPEED. 向AMIGO抱歉.

今天除了STERLING外, 又试了ILFORD FB 的普通和暖调. 整体感觉, 同样曝光情况下,STERLING F的出像时间比ILFORD 的 才1/3 左右. 考虑ILFORD 在15-20 分钟, STERLING显然有着巨大的优势.. 而且.. 效果更强烈些.

ILFORD 冷暖调FB在LITH同样条件显影后色温差别并不大, 犯不着多花许多银子去买暖调纸. 但显影时间超长不特别好玩, […]

LITH PRINT

去年AMIGO 送了俺三包 LITH 的相纸, 终于找到时间下暗房做了几张照片. 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纸基LITH照片, 前几天在PS里玩的那些,简直就惨不忍睹了.

这照片实在不是给网络设计的,扫描后, LITH最好看的高光细节损失惨重. 相信我, 原片比扫描的效果好太多了.

疯狂爱上了LITH PRINT.

感谢在数码道路上狂奔的 AMIGO.

数据:底片: KODAK TMY400, D76 正常显影LITH DEVELOPER KODAK RT 1A+1B+6水 800ML, 第3-6 张810

正常定影水洗

CANON1240U平扫, 彩色模式, 照片色彩是原片的,没有后期校正。

今天六十了

早晨起来, 周老师发来一个通过瞬间记忆能力来测试脑年龄的程序。 第一轮,我57岁。 沮丧,但认为自己只是不熟悉规则和没有醒透。 再做, 60! 这打击非同小可。 我知道我自己记忆很差,人事过目, 烟消云散,至少似乎表面不留痕迹, 却没想到原来是脑子的问题。 让儿子们测试:然然34, 成熟,但已经开始退化, 和他弹钢琴记不住谱的现象吻合良好。 为为的战果最佳, 28, 果然是一个成熟的大人。 俺老了,记不住了。 朋友去远方旅行, 走了没几天,感觉却很久很久。 俺老了,记不住了。脑子里记着的, 和“心”里记住的,有什么区别么? — 我还不信这东西真这么准。。。 再测一次。。 哈哈,俺31了。 — 测试网站 http://blog.xaonline.com/Uploadfiles/2007-11/brainCN.swf

不长不短的衣袖

俺打小就残废, 长得个子高胳膊短, 买衣服特困难, 长袖的袖子口总在手指尖耷拉着, 慢慢就养成了撸袖子的习惯, 再好的衣服, 都得把袖子卷高高的过了肘弯. 西装那是肯定不能穿的, 不能撸袖子, 多别扭. 今天在OUTLET发现一家店,衣服特便宜,打狠折,还没人买。 我贪小便宜,穿上一试。。。。 哎哟,太合适了, 袖子居然不长不短正合适, 简直就是量体定做。 再仔细一想,我要穿了合适, 那别人就都成了中袖。。。 难怪打这么狠的折还没人买 。 残废,也有残废的优势阿。。。 这么多年。。 我容易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