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这教官太牛了

下午三点半来接为为去学开车. 我以为他会把为为拉到什么练习场开始.. 我大错特错了. 只一分钟, 我那从来没有在马路上开过车, 前驾驶纪录只有15分钟停车场溜车的儿子, 开了车就直奔大路而去. 两小时后, 天已经完全黑了, 为为冷静无比地走进家门. 我激动地奔出去问教官,怎么样,你们去哪儿了? 教官说, 还好, 就是把大丹佛转了几圈, 走了下班高峰时候的高速公路, 还开车沿盘山公路到山顶去转了一圈!!! 我算服了这教官了, 我算服了我儿子了。。 。 这200元/6小时 的学费。。。 给我2000我也不当这教官!

靠谱的神汉

前天, 对马上要出门去上班的朋友说, 今天开心点, 有好事要发生. 朋友说哦. 晚上, 朋友说, 你真牛. 今天赢了个奖, 两个晚上的五星旅馆艾. 昨天阳光灿烂, 下午在REDROCKS散步,傍晚去车行取换好机油的车. 经理说, 要不要免费洗车. 我说算了, 我一洗车, 明天就下雪. 经理说哦. 但管送车的快乐小伙子看都没看单子,直接把车开进了洗车棚. … 早晨起来, 外面一片银白, 地上2-3寸雪. 明天,….. 股市…. 不关我事. 明天, 不管怎么的, 我会使开心的一天! 我的朋友们也个个开心!!

火鸡节, mao

Windows Live Spaces 感恩节, 火鸡节, 火鸡肯定不特别喜欢这个节日, 被杀得鸡头滚滚. 早晨起来, 门外一只狐狸, 圆鼓鼓的身体都是毛,拖着狐狸尾巴, 好像一条很温暖的围脖从雪地上滑过. 隔壁邻居的猫,我们叫TA BOB,其实BOB是个母猫, 真名也是TIGER。 BOB的爸爸妈妈和兄弟姐妹都被狐狸吃了, 现在她看到狐狸就扑过去,狐狸只有逃命的份。 BOB很想和我的TIGER玩,每每的跑到门口来撒娇,无奈TIGER是不懂风情的小太监,只会傻傻地张牙舞爪一番,像煞要保卫自己的领土。 在身经百战的BOB眼里, TIGER 这点把戏估计连好笑都算不上。 火鸡节后,圣诞购物正式开始。 通常我都以睡懒觉来回答商家的召唤, 今年被小石头们拥着,去买了XBOX360。 结果发现店里没多少人, 经济实在是烂, 人都没购物心。 最近片子拍得多, 影片装满了, 索性买了两个500G的。 算是为社会经济发展作贡献了。 一个六年前在深圳认识的朋友忽然冒了出来。 他这几年跑去澳大利亚工作了。 认识他的时候还认识了他那时候的女友。 然后他消失了,她一直保持着联系,一个背包女侠。这两年也结婚生子,尘埃落定,过上了安安静静的幸福生活。 没问朋友是否也有了自己的家。 时间真快。一晃,就是那么多年过去。

借个地方

刚来美国的前7年,生活学习在底特律城. 这里成了第二故乡. 离开这里的时候却没有特留恋,因为厌倦了这里的冬天, 更向往着一个新的开始. 走后的几年, 享受着科罗拉多的阳光, 忘记了这里. 然后,媳妇又回到这里当住院医生, 三年的光阴,我频繁回到底特律. 再后来, 媳妇回家了, 我又一次告别了底特律, 少再想起这个留下了太多愉快和痛苦的地方. 不知觉中, 竟然过去了6年光阴. 这次回来, 大部分的路都不记得. 直到昨晚雨急, 一夜敲打窗户. 早晨起来, 阴云密布, 天黑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又想起昨天的底特律. 明天, 就该回科罗拉多了.

最近几天 。。

(底特律傍晚, 从加拿大一侧拍摄, SUPER 宽幅 --> 1) 妈妈的手术很顺利, 已经拆线。 她说, 现在看东西,眼前不再雾蒙蒙一片了。谢谢关心的朋友们。 2) 和公寓楼下的看车场老头LEO成了朋友。他来自希腊, 当了半辈子水手, 开了半辈子酒吧, 然后离婚把所有的积蓄都给了前妻和孩子。 每天和他聊会儿天, 喝他一小盅威士忌。 今天给他点钱: 下瓶子的一半算我的。 (明天就要离开, 下瓶估计我喝不到了) 3) 在这里生活过许多年, 今天终于在河对岸看到了让我又恨又爱的底特律在夜里的美妙。 4) 对了, 走前终于收到了看着零蛋在9月份从维也纳发出的明信片。期间我转了地球大半圈, 见到了很多事情; 明信片走了2个月,不知道经历了什么,通体残破不堪,失魂落魄, 疲惫地躺在绿色的信箱里,到家了。 5) 戒烟似乎成功, 鼻涕不流了, 喷嚏不打了, 不咳嗽了, 只鼻子下一小块泡破的伤还没有结痂。 6) 发现独自喝酒会让我头很疼, 要裂开那样的疼。 如果还这样, 估计戒酒是下一步。 然后呢? 7) 得知一个很近的人走了, 事故, 一下就没了。 想写很多, 但不能写, 因为他的父母都还被瞒着。 希望还活着的人都好好的, 都开开心心地活着, 都相互爱着, 不需要任何不愉快, 更不需要仇恨。

[…]

紧急出行

妈妈长了白内障, 安排在11月下旬手术. 其实很普通的手术, 但老人总希望孩子能在身边陪伴, 况且, 我又有3个多月没见到他们了. 定好了机票去陪她,然后一起回DENVER. 今天早晨才得到通知, 她的手术日期被换到了后天, 而手术前一天还有准备治疗. 一天抓狂, 终于搞定连夜的机票, 安排好这头的事情, 就直奔机场而去. 走在机场大厅里, 痛恨机场. 走在机场大厅里, 清醒人类发明了飞机… 这段路, 我开车走过N次, 每次单程至少2天. 关在机舱里, 不需要烟, 就能专心工作. 李云龙的文章在纸上改得差不多了, 这两条就腾到文件里去 *喂,那谁,看到了别说我没工作啊* 下飞机时已经是当地时间子夜了, 租车, 然后很自信地上路. 我以为我毫不费力就能找到目的地, 但我错了. 五年没有来这里, 我已经记不清当年回家的路. 走了走了,我就走丢了. 妈妈几乎是扑过来抱住我. 三个月没见,她头发更白了, 如霜雪. 我觉得她就要哭出来了. 赶紧哄她上楼休息, 后天要手术,这会儿不是哭的时候. ZMHB的编辑从网络上扑上来, 今天必须输出了, 大图还没有. 看样子,又是一个不眠夜. 天快亮了, MUMUMUMUMUMUMU

牛仔比利……

跟踪拍摄牛仔比利已经有五年多了,认识他家里的每个成员,看着他的两个孩子长大结婚。每次旅行回来,如果没时间去牧场看他们,就会通个电话,唠唠最近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最近两个月,比利的电话却总是铃响却没人接,直到今天早晨,他终于抓起了听筒。

早晨7点多,比利的声音就有些疲倦,我们聊了会最近牧场有些什么新鲜事儿,今年的牛长得不错。然后我问,黛比怎么样? 黛比是比利的媳妇,从城里嫁到牧场30年, 在我的文章中多次写到过两个人的爱情。 比利顿了一下,然后说:“哥们,我和黛比分手了,两个月前的事情。我们都搬出小屋了。” 那小屋,也在文章里提过,是他们俩刚结婚时,自己动手,一砖一瓦造起来的。

我一下愣住了,半晌没说出话来。 还是比利打破了沉寂:她一直不开心,牧场的生活太枯燥了。 我知道黛比是个护士,在牧场小镇的医院工作。 我也知道她对比利的牛仔生活总感觉压力很大,因为放牧,他几乎很少在家里住。但他们毕竟结婚30多年了,就这么分了手,就这么放弃了他们的小屋。 想着,心都痛。

比利说,她搬去镇上住了。 下个月把财产分了,然后我就搬回小屋, 你就又能来住了。 我没说话,我想不出, 30年后的分家,回到一个缺少了一半内容的小屋,比利会有什么感觉。

戒烟如你

最近几次从祖国回来, 每次到家后就开始咳嗽头疼流鼻涕. 总怪罪飞机上某人把感冒传给了我, 但次数多了, 就开始怀疑. 经过一番认真阅读和调研, 终于找到了这个感冒的根源. 其实, 这完全不是感冒, 只是戒烟后的综合反应. 每次在祖国, 一手二手烟吸到天昏地暗, 每次回到家, 看到孩子, 就立刻支烟不沾. 这样的反复, 没有越来越强烈的戒烟反应才见鬼. 而流鼻涕,咳嗽等类感冒症状正是戒烟综合反应中的典型. 我想, 该真的彻底戒烟了. 姜育恒的老歌, 戒烟如你, 你, 尚且能戒掉, 又何况烟呢? 戒烟如你 总是想 戒掉烟吧 就像戒掉你 这样的决定 不知道 什么时候 才会实行 多少个晚上 你靠在我的肩上 笑得像个孩子似的 而我却不得不相信 总有一天 你会离去 这样的心情 在我这样的年纪 其实早应该无所谓 伤不伤心 有过太多的曾经 有过太多的曾经 似乎也没有什么 不能舍弃 可是面对你 我竟然失去了 这些勇气 抽烟 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 爱你 彷佛也找不到什么理由 […]

无闹标准钟

昨晚/今晨2点半躺下, 忘了上闹钟. 醒来时候发现天色已亮, 朦胧一道光从窗缝投在桌面上, 黄黄的一道弧线反射在天花板上. 稀里糊涂自己在什么地方, 感觉好像某酒店, 却又不知道什么地方的酒店. 然后顿悟: 错过了和然然散步上学的点儿. 回头看钟.. 嗯!!!!!, 才6点正. 我这个靠谱的标准钟! 这才叫老了呢. 来的来, 去的去, 心态都一样平静. 也有不平静的时候: 朋友在北京做手术, 听了TA的手术过程, 气疯. 我知道这年头祖国医生的医德底线让人怀疑, 但每次听到医生被打, 多少还有点兔死狐悲的心态. 我想,如果我陪朋友去的医院, 那医生是会当场挨一个嘴巴子的.

媳妇摔跤了, 儿子开车了

和JERRY电话一半的时候, 听见身后一身惨叫然后一阵巨响. 回头,看到媳妇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摔下电话扑过去. 万幸, 只是点皮肉之苦, 没有出大事故. 2007是为为的里程碑年, 今年他成了家里最高的人, 今天, 他拿到了他的临时驾驶执照, 可以正式上路学开车了. 媳妇给他签了驾驶学校, 但从驾照管理所出来,我比他还兴奋地把车开到一个空停车场: 儿子的第一段驾驶, 老爸陪他开, 天经地义. 座位和反光镜几乎都不需要任何调整,因为他和我的个头基本一样. 启动, 一点油门, 车就窜出去; 一踩刹车,人就往前直飞. 前翻后仰很一阵, 为为慢慢找到些感觉, 说, 嗯,这个和我想得很不一样嘛. 艾,儿子, 长大了, 以后慢慢会发现, 想到的和发现的, 不一样的地方多去了. 慢慢习惯慢慢学, 习惯了学会了, 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