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中秋的月亮

门铃声。 开门,迎面一个笑容可掬的小伙子,腋下夹着整齐的一个公文包。 小伙子热切地说:“对不起打扰您了,我们公司最近在推广新的窗户,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 我指了指家里刚换完的窗户:“您看,都是新的,不需要了”。 小伙子很有礼貌地说:“那,谢谢”。然后就夹了他整齐的皮包坚定地往下一家走去。 关上门, 摇头, 这人怎么这么笨呢。 明明能看到窗户就可以判断结果,还要认个死理捧一鼻子灰。 嘟哝着,回到自己的座位。 然后笑了,那小伙子早就忘记他碰壁的事情了,我还在唠叨,我们俩,究竟是谁更笨呢? 自以为的聪明,也许比笨还笨(比如此刻我还在耿耿于怀地写这事情,小伙子大概已经在美美地吃他的晚餐了)。 PS 今天MSN名字, 和我帽子一样圆的月亮

路灯

早晨六点半, 准时和小小石头出门. 在家的日子, 很享受和他一起走去校车站. 沿着山坡路慢慢走下去, 秋天的晨风很安静地吹在脸上. 现在天亮得越来越晚了, 抬头还能看见云缝里有几颗星星. 独自往回走, 总能遇到沿着大路爬上来的黄校车, 和司机照例挥手, 每天的标准行为之一. 再过两周, 大概来回都会在黎明前的暗夜中走过. 家门口有路灯, 前几天才注意到灯柱上贴有号码, 7031. 在这里住了十多年, 居然从来没有发现. 于是很新鲜了一阵, 来回的路上, 都会多看一眼那灯. 此刻天蒙蒙亮, 远远看着路灯还亮着, 再一眨眼, 灭了. 不自觉地微笑. 想起在维也纳的一个早晨, 天已经很亮了, 那里用横七竖八的电线拉在空中的日光路灯还亮着, 刚唠叨一句,怎么这么浪费电, 灯就灭了. 相隔八千公里的两个世界, 生活场景重叠了一下. 走近家的时候, 那灯闪了闪, 又亮了, 好像要给我照亮回去的路. 太阳还没起来, 云移动飞快, 天忽暗忽明. 进屋, 打开MSN, 朋友劈头就问, 吃饼了么? 今天是中秋. 我, 全忘了.

[…]

时间

醒来的时候, 床头数字钟显示着4:33. 脑子清醒, 也不再有赖床的习惯, 下楼. 丹佛时间早晨4点33, 北京时间的傍晚6点33,维也纳时间的中午12点33. 此刻的我,在那一个时段呢? 据说美国印第安土著HOPI语言非常特别, 没有时态. 换句话, HOPI人没有过去和未来, 一切都是现在. 这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概念!

红石先生

周汝昌先生的新著《芳园筑向帝城西》出版了。很有幸地为这本论著翻拍了一些插图,因此得到了周先生亲笔题款的一本精装集。 周先生90了,字依然遒劲有力,写的简单: 红石先生/周汝昌。 先是奇怪 , 周先生的年龄,足以当我爷爷了,怎么还写红石先生。 再细细一想, 大笑: 这哪里是给我题款呢,分明是周先生自己的感叹。 红楼梦,红楼里的石头记, 自然得红石先生,才能有了周先生的大作。 先生果然妙不可言。

洗牌

问题: 怎么理解所谓的美国精神(How do you understand American Spirit)? 我: 自由的灵魂 (Free spirit) JUDY: 自由 (Freedom) Daniel: Independency (独立) 为为想了一下才回答: One can start all over again (可以洗牌重来)

手术室-图片

手术室

内容大部分拍摄于北京,河南, 河北. 所有内容均为现场记录, 人命关天, 不敢有任何摆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