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梦

Chena Hotspring, 奇纳热泉,冰宫,阿拉斯加 科罗拉多的夜。 树下, 听周围昆虫唱歌。 宝石蓝的夜空被树枝分割成几片。 夏天树叶茂密,填满空间。 撑开胳膊, 将头努力往后仰。 科罗拉多的夜很安静, 这让我想起阿拉斯加的夜。 那夜, 更静, 至静如梦。 此刻是梦醒了?还是从一个梦境跃迁到另外一个梦境?

阿拉斯加散记 5

安卡雷奇 (Anchorage)的泰德国际机场吓了我一跳. 在阿拉斯加这几天, 一路塞斯纳小飞机, 2个乘客一个飞行员, 不需要任何安检. 拎着箱子, 从铁丝网栏杆的小门进去, 直接上飞机就走. 这里洁净的登机门, 宽敞明亮的大厅, 让我觉得很不阿拉斯加. 和地陪Jeanette 接上头, 住进了本来昨天就该入住的库克船长大酒店(Hotel Captain Cook). 安卡雷奇和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库克船长挂在一起, 酒店的电梯间用船甲板的油木板铺地, 很有些性格。 安卡雷奇市场 走去安卡雷其的市场, 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一个集市该有的东西这里基本都有, 细节观察,这里的工艺品很少有出自美国本土生产, 但和下48州不同的是, 居然没发现中国制造的东西. 我们几个人各自散开, 我东张西望拍照片和找人采访(聊天). 过了一会儿, 遇到兴冲冲的LM, 说有个东西很合适我. 去到那个摊位一看, 哈哈大笑. 一件灰白色T衫,胸口印了一个巨大的蚊子, 恶狠狠的眼, 血红的刺管. 下面赫然几个大字, BITE ME. 还不够我受啊, 居然还要公开挑战阿拉斯加蚊子. 不由分说买下了这件衣服. 看样子以后当吸蚊器的命运注定. 洄游的大马哈鱼 市场在一片高地上, 坡下是条蜿蜒的河. 高速公路桥从坡顶凌空而出。 大桥越过小河. 河上原有的桥缩在大桥的阴影里. 从任何一个角度看, 那老桥都不再有存在的意义, 却有个有心人把它租赁下来, 改建成了一座横跨小河两岸的独特餐馆. […]

阿拉斯加散记 4

Haines 码头 出发时间太早,早到旅馆的门房都没有上班. 老板很大方,昨晚就把旅馆接送客人的面包车钥匙给了我, 早晨起来,把行李塞进车厢, 不需要踩油门, 车就沿着这两天傍晚散步的小路滑下去. 散步需要半小时的路, 开车只几分钟就到了. 码头上很少几个人. 两个骑单车的汉子, 很小的背囊, 不知道从多远的地方来,又要去到多远的地方. 去SKAGWAY的水翼船似曾相识, 完全是几年前乘坐过从中港开出的翻版. 据说现在中港码头已经完全拆了, 很久不再走那里, 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子. 记忆里, 两条水泥走道伸进海湾, 停泊的水翼船有很大的柴油味. 水花飞溅从青马大桥下飞逝而过. 阿拉斯加水翼船很干净, 路过大瀑布时还稍作停留, 冒充旅游游艇, 只停几分钟, 却多了很多人情味. SKAGWAY的地陪导游叫BUCKWHEAT, 一个憨态可掬的胖大哥哥. BUCKWHEAT的名字是他儿时朋友们给他的绰号, 有嘲笑他没能耐的意思. 绰号听多了就习惯, 到后来连妈妈都那么叫他, 等成年了,索性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这个绰号. 长大后的BUCKWHEAT不再是无能之辈. 去年为了给小镇医院买设备, 他活活从南走到北, 用10个月时间从弗罗里达步行回到阿拉斯加, 然后划了皮艇从阿拉斯加湾到达五大连湖,成功募捐25万美元. 看了面前的这个胖大汉,很难想象他如果完成如此壮举. (我们都不停地有着远大的理想, 又有几个人能真愿意迈出步伐去一步步走出本该属于我们的旅程呢? 其实每个人终其一生都在不停地走, 只有那些认定一个方向走着的才能走得更远吧). 牛人 Buckwheat SKAGWAY对我不是个陌生地方. 满街乱走着从豪华邮轮上下来的游客, 仔细找, 或许能找到几年前自己的身影. BUCKWHEAT的办公室在小镇上最有特点的房子里. 房子的正面全部用海湾里飘来的浮木拼成. 从这里走过的人无法不注意到这栋房子, 几年前的我自然也不例外, […]

阿拉斯加散记 3

刻图腾的小伙子让我想起成吉思汗 HAINES不算是个小镇了,走遍全镇,却没有一家中国餐馆. 昨晚酒吧男说, 阿拉斯加灵魂之一,就是和下48州不同. 也许没有中餐馆的镇子也算是一种不同.在一家BACKERY吃了个蛋糕当早餐 (羞愧阿, 拼写绝对不及格.. BAKERY). 阿拉斯加的蚊子多得可怕. 河边的小路上标记着观看秃鹰的指示, 鹰没有见到,我被远比老鹰凶狠的蚊子们咬得遍体鳞伤. 这儿的蚊子大概是真的饿急了,所有的驱蚊油对它们一律失效. 在手上厚厚涂了一层驱蚊霜, 随即就发现一只蚊子停在霜上, 恶狠狠准备咬我. 一掌挥去,蚊子应声落地. 蚊子们该是有选择的, 站在一起, 别人就不怎么惹蚊子.而我放在地上的摄影包上都停满了蚊子等我回来咬我. 一怒之下,对了包一脚踢去,又是两只蚊子应声落地. 此生第一次用脚踢死蚊子,这太让我郁闷了,我的人品真如此之差么!还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这里没有中国餐馆,蚊子们把我当成流动中餐了. TLINGET是北美印地安人的一个部落, 主要汇集在HAINES附近. 和其他印地安部落一样,他们也面临着严重的酗酒和吸毒问题. 抱怨政府对他们的不公,想办法让世界理解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曾经与自然的和谐,这些也没太多的新鲜了. 昨晚的酒吧男手上戴着的鹰鸦戒指来自这个部落的风俗. 图腾柱和其他的图腾装饰都放在室内免受风吹日晒. 两个TLINGET导游,半大孩子,一个戴着棒球帽,另外一个染着哈韩的黄毛,用很流利的英文努力地为我们解说民族文化。 说着说着,他们开始对图腾柱上的图案困惑,左边的这个究竟是什么,A叔叔说这个是X,B叔叔说这个是Y。。。据说传统文化必须是现实生活的一个部分才能真正延续. 这两个孩子的导游和讲解,让我觉得他们的昨天的文化和今日生活的断节, 同时, 也能感受他们也许正在曾经的传统上从新发现和定义的自己的新生活. 在部落文化村口雕刻图腾的三个人中,一个显然不一定是原汁原味的TLIGET 人. 这个雕刻手艺已经失传很久, 现在能做到的只能是根据传说故事来试图恢复一些”传统”, 据说他们更在乎对文化尊重. 雕刻工中的一位长得非常像亚洲北部游牧民族, 怎么看都好像是成吉思汗转世, 只是脸上总是很憨厚的笑. 一刀刀, 一丝不苟地刻着. TLINGET文化中, 以鹰和鸦为主要的部落区别标志, 然后各自再有第二层的细分,如狮鸦,蛙鹰等等, 成为十多个分支. 同支间禁止通婚. 如果年轻人爱上了外来人, 那外人必须被另一部落的TLINGET收留方可. 印地安人的传统中,舞者出场时,以披风背后的大图腾标记面对观众,然后转过身来自我介绍, 表演或演讲必须面对听众的,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据说除了爱斯基摩外, 绝大部分部落的印第安人传统不对外人示舞, 这个传统在试图保留传统的现代印第安人中,已经渐渐淡化. *** 职业笑容的斯蒂夫会让你觉得你是一个很好的拍照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