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台北


她走过的路,该是很充实的. 告别完美的一生离去, 是对生命的庆祝, 不需要悲伤和眼泪.
生离死别, 前者是自然规律, 无法抗拒. 后者是我们自己选择, 或许更多些痛苦. 不需要太多感慨, 活着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又, 有些没心没肺地想, 我想她该是很快乐地走的. 有这么多朋友送她怀念她. 我们这些活着的才是可悲的, 一次次送人, 一次次为谢幕人掬泪, 心疼到麻木. 活得最久的, 把大家都送走了, 自己一个人看着空空的屋子, 很爽吗?
我问38大盖, 台北走了, 你没写点什么纪念她? 38说, 不写, 我欠她一顿螃蟹. 最后一次见台北, 该就是和38一起, 在广州的流金岁月. 那天我们喝了N坛黄酒, 都有些醉了.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