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


继续倒时差,恢复期一次比一次更长。早晨为了让自己起点精神,奋勇去游泳,居然足不点地,一次连续游了1000米,打破自己的距离记录。快游完的时候,下来一老先生分享泳道。从边上游过时,发现这老先生慢悠悠在水里垂直漂着,巨大的肚子,活脱一个浮标。到了下午2-3点,脑袋依然晕糊糊,浑然一个灌铅猪头,出去时候把车开进了对面的车道, 顿时惊醒。
白日梦也就罢了,昨晚更有个细节丰富的梦。在一个博物馆里徘徊,正门外有条水道,夹岸满是芦苇。透过芦苇丛,一架水上飞机对了大门猛冲过来,势不可挡。 拔腿就往侧面跑,快到门口时有一巨大楼梯,在楼梯口回头张望,楼内烈焰喷涌而来,一片火海。于是我死了。 死则死矣,却死得不透,在阴间看第二天的报道。 说,该博物馆藏有中国历年精品文物的40%强,发生如此事件,领导人当三鞠躬以向国民谢罪。于是心平气和地醒来。
给学生改论文,才结束一段简介,修改过的地方如打翻一纸墨水,有些烦躁。 想起自己刚入门的时候,和这大概也相差无几,难得我的导师们也能耐心一个个字仔细改来。 昨天收到的一份资料上正好有当年导师一张近照,20年过去,恩师老矣,一头银发。
把大桌子搬到晒台, 包饺子。很耐心地一个一个捏紧,不漏汁水, 一天就淡然过去。同样是时光,可以用来走遍世界,也可以在树荫下坐着让它悄然流逝。总在走,终于会累, 总坐着悠闲,很快也会厌烦。
横竖都是梦境.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