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阿拉斯加散记2

梦里听到有人敲门, 稀里糊涂醒来, 才4点45分. 刚想倒头继续打呼, 手机闹钟大做, 原来在真的到了起床时间. 飞快地在5分钟内把散乱一屋的东西塞进箱子, 洗脸, 刷牙, 下楼, LM已经端正在沙发里看报纸了, 佩服TA 的精力旺盛. WING OF ALASKA柜台空无一人, 等了半小时,一个胖GG开门出来, 把我们的行李收了进去. 然后问LM, 你多重? 奇怪,这问题怎么不问我,难道我人品又出了问题? 我们的航班是传说中的赛斯纳207, 6座小飞机. 飞行员在起飞前半认真半玩笑地解说了一通紧急着陆时如何逃生,然后把油门一推到底, 小飞机晃悠着窜上了跑道, 战抖着滑跑了一段距离就腾空而起. 耳边想起了追捕中啦呀啦的音乐, 杜丘逃离北海道流窜东京. 越过海湾, 小飞机爬升到1000米的高空 (联合航空的飞机通常只在10000米的高度飞行). 前面是陡峭的山, 从机窗看出去, 山坡绿绿, 感觉伸手可触. 如果开门跳下去, 大概可以沿着山坡滑滑梯到谷底. 从两座山峰间的缝隙穿过, 转弯, 就能看到GASTIVAV机场的跑道了. 恰克(我们的飞行员)一点点放下减速板, 降低发动机转速. 空速表的速度从110慢慢减到了60. 失速警报响起的瞬间,我们的飞机平稳着陆. 恰克得意地说,我从来不看仪表. (我晕,如果有紧急情况, 丫没有机会拉起来重飞.. 严重违规) 绿色的校车把我们拉到了冰川旅馆, 从这里换上游艇. 今天的日程, 白天基本就在这船上了. 天气很不好, 一直在下雨. […]

阿拉斯加散记1

阿拉斯加散记 第一次搭乘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的航班. 在美国航空业日薄西山的时代, 这家公司的服务质量好得让我意外. 在丹佛起飞时,因为气候晚点了半个小时, 到达西雅图, 赶去转机时,航空公司已经把登机门分秒不错地关上. 我正焦躁, 地勤人员很耐心地给我解释了为 什么不能再开门的原因后, 说, 给你安排了下班的直达飞机,比您原来的还早10分钟到! 早说呢! 往西北 飞行, 追着太阳走, 进入阿拉斯加 时已经9点多,太阳才落到地平线. 又看到绿绿的山脉和阿拉斯加INNER PASSAGE 的海湾. 今天的目的地JUNEAU是阿拉斯加的首府. 因为三面环山, 一侧是海,公路无法通行,成了美国唯一个只能飞机和船舶才能到达的州府. JUREAU机场在山谷中, 飞机降落时,窗外的山脊好像擦窗而过, 等看到跑道时, 已经穿过了山谷. 机场周围环水, 停了许多小型水上飞机. 去附近的许多小城镇就得靠这些小飞机了. 晚上住在 BEST WESTERN GRANDMAS FEATHERBED, 外婆的羽毛床。旅店来机场接人的,前台管事的,都是壮实的小伙子, 没有一点外婆的温情。 业务还不特别熟练,直到值班经理来,才把帐单怎么处理搞明白。 房间不大,但很干净,进门先按了一下床,果然很软。 阿拉斯加 还是挺远的,从离开家门到走进旅馆房间,前后8个小时. 有些累, 但不想睡. 房间里有DECAF,煮了一罐,慢慢润着. 阿拉斯加第一夜, 天色黑了.

[…]

找不到回家路了

在广州,很努力地改文章,总也改不完,一份又一份堆在面前. 终于把手里的一份做完, 站起身,才想起回家的飞机已经离去. 一着急,醒了, 原来是南柯一梦. 后半夜辗转反侧,想着怎么找回家的机票. 终于等来天明.依然在家里床上躺着, 但今天又要出门,确是千真万确. …

放照片

朋友写书,需要些西藏的照片。 找遍我的照片堆,居然一张西藏都找不到了,不知道塞到了哪个角落。 翻底片,从新在暗房里放大。 这张片子挺难放,反差太大,亮部和暗部都有细节,用了几个不同反差的局部控制才基本搞定。 兴冲冲扫描好传给朋友,朋友说,搞错啦,不是这张!! 可我真挺喜欢这张的。。。

最近的日子

广州天河,石牌立交。 从华师大走去龙口东吃饭的路上,用38的马六拍的。 ——————————————————————————– 美国郊区的生活,平淡而安宁. 路上没有行人,所以也没什么因人而异的变化. 昨天,今天,明天, 每天走一样的路,看一样的景色. 还好还有时不时的旅行, 有旅途中的回忆. 要不然,我会疯了的.

累死人啊..

很堵得一天,开了很多车,被每一个红灯堵住. 下暗房,把答应朋友的两张照片放大扫描邮寄出去。 打通了小魏文章的关键瓶颈,可以继续往下改。比较开心。 昨天修好的空调下午又坏了。 傍晚修理师傅来的时候,空调转得比新的还好。。。 晚上收到了阿拉斯加的工作日程. 下周三出发,连续十天, 日程安排从早晨7点开始一直到晚上10点, 三餐全部是工作餐,需要和对方交谈和采访. 最后一天最甚, 还是早晨7点开始, 到晚上结束,连夜飞回丹佛,第二天早晨7点到.这么用人,结果不把记者累死,换回的, 会是一篇关于精疲力竭的报道. 事实上,我写到这里,已经累得眼皮打架。

割裂一下

江湖色要搞放片会. 我把笔记本上能搜出来的黑白照片堆在一起, 配上个口琴乐, 做了个PPT发给了JURA, 师傅和38. JURA说, 嗯不会亏待你. 师傅说,很好. 38说, 球, 怎么听起来和老年人一样, 整个豫剧什么的, 朝杨沟, 二胡使劲拉, 子牛子牛的. 越来越觉得图片本身无法把一个故事说明白,且不说拍摄,编辑过程.. 就是看片子的时候,读者瞬间的心情, 能给这些片子带来全新的感受,或者彻底摧毁作者原来期冀的感受. 请朋友索性把片子彻底打乱了, 加上完全没关系的音乐, 晕一个.. 顺便玩一下UTUBE. UTUBE 的, 看了比较晕,别骂我啊… 我原先做的版本, 有高质量图片和比较平和的背景音乐的在这里. 文件有12M, 需要耐心下载 YOUTUBE 版本

让我绝望的白痴们..

DISCOVERY 频道今晚播出了久已期盼的埃及KV63号墓的发掘过程。 这座墓紧邻在图腾卡门墓旁,被判断为他的母亲或者妻子的墓,是近百年来最重要的考古发现。 但这档节目我看了一半就无法再看下去了。 埃及方的领队是一个肥胖的女人,嘴里不停大惊小怪地如家庭主妇般唠叨着,毫无一点专家的风度。更让人无法忍受的是她不停地用赤裸的手指去戳着那些一触即碎的4000年前的遗物, 判断着这座墓中埋藏的一定是一个重要人物 (在图腾卡门的墓里。。。 金棺中,埋藏的是一个重要人物。。。 还有比这更白痴的判断吗?) 当自以为是的她命令如何如何加固主馆来保护下面压着的一具小棺材,说,明天我们就可以遂意搬动 (MOVE IT AS WE WISH),而转瞬, 在地下安静沉睡了4000多年的小棺材在她的惊呼中被压得粉碎时, 那声音同样令人憎恶, 将这样一桩文明史上的重大事件当成好莱坞大片来表演的的美国考古学家说, 我们损失了一个重要的物件,但随后就又有了更大的发现。 节目暂停, 跳出了色彩鲜艳的色拉酱广告。我关上了电视。 如果这少几个这样的白痴“奋斗”在这样的岗位上, 这世界该多好。 如果人们能少点功利,给人类的后代留点祖宗留下的文明,这世界将多好。 这些白痴们, 让我觉得绝望.

中原散记 (7)

83 从石窟出来时天有些晚了,犹豫是否还去悬空寺。 下半身说,少看一个地方会死啊; 上半身说,多走一步,会死啊。 下半身输给了上半身。 84 遇到了全世界最谨慎司机,车速低于双倍超载还拽着同样超载拖车的运煤车。 85 悬空寺 — 果然很悬。 不多描述了,网上有大把那里的资料。还是很值得一去的。问管理员,为什么三圣并列古寺中,大部分的塑像有眼无珠。他说,文革搞的,不能拍照! 86 从小恐高,二楼以上,如果栏杆低于我的重心,站在高处就双腿发软。 悬空寺的栏杆比我膝盖高不了几寸。 只有抱住立柱时才敢探头看下面。山势直上直下,坠落的话得有一会儿才能知道疼。险峻如此的地方却异常安全。 管理员说这里多年来却保持着安全纪录, 连一个失足掉下去的都没有。 87 寺建立在一个峡谷中,谷底原本有一条河。 建寺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此河经常泛滥成灾,需要寺院镇压一下。 现在的河床完全是干枯的, 原因很简单,从寺往上游方向看去,赫然是一道巍峨的钢筋水泥大坝横切峡谷。 88 从悬空寺出来,发现对面还有一条栈道直通大坝顶部,门票十元。 管门的哥哥说,下班了,不能上了。 都到了这里,少看一个地方,会死人的艾。 我把兜里的零钱掏出来塞他手里,就给我10分钟。 狂奔而上,大坝内部蓄水到40米线处。 这只是一道蓄水坝,没有发电功能。据说坝基淤泥严重。山崖上刻了一个神龛,里面乱七八糟五颜六色供奉了一堆神像。 坝顶有摩的,可以从大坝另外一头直入恒山。狂奔而下,看表,总共耗时9分20秒。 89 回到大同,买不到当夜的火车票。黑车司机的水平令人发指,绝对是巴黎汽车拉力赛的水准,先是在大雨堵车的情况下从人行道和胡乱停放的自行车中杀出重围,上高速后,更在乌龟般爬行的运煤车中以百迈速度横冲直撞。 90 进天津时正大雨,为了奥运搞了很多一流工程的直辖市,走进胡同中,依然脏水满地泛滥。 91见到大病后刚痊愈的姨父和一条腿依然不怎么好使唤的姨。他们的新家条件很好,姨父给我炒了我爱吃的蒜苗肉丝。 92 姨带我去看已经84岁的舅舅。 舅舅和舅妈身体都还好, 和我孩时的记忆完全吻合,但终于有些老了。 姨的忘性大,出自己家门忘记拿N样东西,从舅舅家走时又把钱包忘记了。 93 软卧回上海,直达车,夕发朝至。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很愚蠢地在临睡前看了部恐怖片。 严格说,是看了半部。最紧张的时刻,笔记本没电了,又懒得插电源,悻悻然入睡。 94 真正的上海人似乎都不那么在乎南京路。 我对那里情有独钟,大抵是因为儿时父亲总带我们在那里采购食品的关系。缺衣少食的日子,有吃有穿的地方就是天堂。 95 东海的蛋糕是老上海名牌, 今天的店堂里也总有慕名而来的老外在那里品咖啡。 美中不足的是国营体制下的跑堂继承了大锅饭的传统,只嚼了口香糖,叉着腿在楼梯口看堂里客人的争执,活脱脱一幅现世JI图。 96 泰国餐馆里的歌舞者来自菲律宾,热情洋溢。 97 […]

中原散记(6)

(清朝大修过后的第六窟细节) 72 买火车票的阿姨说,只有晚上12点的车。 我说,那你给我看看站票吧。阿姨按了几下键盘,说,奇怪,刚才还没票呢, 大概是郑州开车后放出来的空位。我人品指数暴涨啊,居然在开车前10分钟买到了座票。 73 左边座位上是个钱币收藏发烧友,右边座位上是个旅游市场顾问,一路聊来,挺有意思。到目的地,握手,各奔东西。夜,不那么闷热,或许还需要床薄被才能入睡。 74 这段日子是真累了,昏睡一整天,一个不愿醒来的梦。 75 再醒来时,路又在召唤。背包上肩,火车站,半路才意识到已经错过了时间。命运里注定这次是大巴流浪的日子。、 76 大同的小饭馆,回民白帽子让我感觉踏实。 热呼呼的面条下肚,路上疲劳一扫而光。 77 云冈石窟!(向往了很多年的地方,曾经感觉那么遥远,原来只是几小时大巴的距离!) 78 云冈石窟,北魏的原始石刻和清朝时粗制滥造糊上去的泥塑。泥剥落了,露出粗陋的工匠们胡乱凿在原始石刻上的百孔千疮。努力去分辨曾经的线条。还有那些尚未被风雨侵蚀完的佛像。 79 石窟的选址,是因为这里的沙岩易于雕刻。易于雕刻的沙岩在一段日子里能够灿烂,日子久了,风化得面目全非。人为的破坏也容易,锤子就能轻易砸平佛祖的面容。 (第三窟中的这尊佛像在清朝也被打桩大修过….) 80 被风化和锤子夺去了完整的佛,残缺不全,有的头身分离,有的有头无身,有的有身无头,更有许多在岁月的摧残下只剩下一个形状,不再有细节。 81 努力去想象他们曾经的辉煌,该比那些后人胡乱制作的“辉煌”不可同日而语吧。 82 眼前的不完整,在我心里却是异常完整。自然和历史造就的“抽象”比艺术家们绞尽心思所为完美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