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之稀里糊涂

泡脚手记

回来了, 噢, 其实还没回来

愚人节, 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玩笑。 总而言之, 我回来了。 这个回来只是指网络世界, 因为在那个三维可触可觉的虚幻世界里, 我已经不知道如何定义什么是出行, 什么是归来。 东南亚的行程从2月13日离开美国开始到在3月20日回到美国结束。 在家呆了三天,就和媳妇和小石头们去旧金山“休假”了几天, 只在湾区左近,看看岩石岛, 看看红杉林, 然后就发现自己站在了上海南京路步行街。 开会, 又开会, 无名的烦闷,无法停下的步伐, 一个名符其实的鸟人。 广州是适合生活的城市, 给我一种踏实感, 但我想这次我不会写广州日记了, 因为在东南亚的日子, 让我又一次习惯了用钢笔和本子写字, 让我喜欢学了妹尾河童的样子在本子里狂涂鸦。捏了笔,捧了本子的感觉超好。 扫描了,上百页的东西,文件太大了, 没想好是不是挂这里。 似乎也不特别怀念键盘和这个没了电源就没了影子的小输入框。 还有几天, 就该离开广州, 就该去到上海, 就该回到/去到丹佛。。 也许能安静几天, 沉淀一下自己了。 可前面总有路, 哪里有个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