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烟的老兵

晚饭的时候,说起孩子玩计算机上瘾。我说,这和抽烟其实有点像,明知道不怎么好,就是管不住自己,其实完全可以想玩的时候就玩一会儿,该放下时候就放下,我抽烟也那样。然然的眼睛已经瞪得和铜铃一样大。在他看来,抽烟就是在自杀,这关系非常简单。为为倒是无所谓,他上了高中,天天都能见到在校门外过瘾的同学,早不把这当个事情了。我接了说,如果你们能戒了计算机游戏的瘾,我就不再抽烟。我是说笑,然然立刻把手伸了出来要勾手指头,为为看了我狡猾地笑。我再看然然,他把帽子拉到脸上,哭了。

 

说到抽烟,实在是个越来越不时尚的事情,越来越多的地方实行禁烟。科罗拉多去年通过戒烟法,除了机场抽烟室和赌场外,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这个法律包括了烟鬼们喜欢聚集的酒吧和私人俱乐部,带有很明显的强制戒烟指向。从这个法律开始实行,除了在自己的家中和私家车外,科罗拉多的烟民只能在露天抽烟。 我个人不赞同抽烟的习惯,但坚决反对戒烟与否该由政府来管理。这条法律再有对健康生活的引导,依然是牺牲少数人来附和大部分人的利益,属于社会性的迫害。

 

事情终于有了点转机。昨天的报纸头版登载了一个老兵加烟民的质疑。老兵参加过二战,战功累累,年近80,白发苍苍。他属于一个老兵俱乐部。一群老战友聚集在一起说说昨天的故事,消磨今天的时光。二次大战去日久远,剩下的老兵几乎屈指可数,俱乐部的成员日渐消减,绝不再有重新光大的可能。老人们军旅生涯中多少都染让了烟瘾,没死在战场上,战后又残喘了50年,本身就说明至少抽烟比子弹还是少了不少危险的。戒烟法的实行,剥夺了老人们聚会时一个很大的乐趣。

 

老兵直面他儿孙辈的议员们:“数九严寒,一群当年为了保护自由 (美国每场战争都打着的旗号) 浴血奋战的老人战战危危地站在露天雪地里抽烟。请议员们给个理由,这合法,但合理么”。没有一个议员能回答老人的质疑。终于有议员站起来,或者有些羞愧地说,我提案修改这条法律;如果这次不能成功,我将支持以后所有建议修改这条法律的法案。

 

老人们还需要继续在雪地里抽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活到法律允许他们回到温暖的俱乐部里,和昔日的战友最后美美腾云驾雾的那天。

 

No comments yet to 抽烟的老兵

  • 咕哒

    在本该腾云驾雾的俱乐部,不抽烟的才应该滚蛋。
    外国人定的好些个法律根本就很白痴,公认的白痴。
    非典时期,那些烟鬼个个身强体壮。
    当然我不喜欢别人抽烟,那味道实在不好闻。
    我喜欢中国,我喜欢生活在中国,放眼望去: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飘起来~在这样的人群中走,很搭调

  • kaishui

    没看文章之前看这照片, 就觉得好玩,好像这些椅子都静静等着老头老太们一起看夕阳似的.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