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美洲野牛

拍摄于黄石国家公园 2007-1

美洲野牛曾经遍布整个美洲大陆,其数之巨不可计。 白人到来后,为巧取印第安人的土地, 将印第安人赖以为生的野牛几乎猎杀到绝种。 黄石公园的美洲野牛是现仅存的两支纯种野牛之一。经过多年动物保护和重新繁殖, 美国先有野牛数达到30万头, 大部分为饲养在牧场的混血商业肉牛。

大灰狼

北美大陆曾经是大灰狼和野牛的天下。 自从白人来后, 毁林造田,圈地养牛。 除去一小块可怜的自然保护区,狼的自然生态环境荡然无存; 而农夫和猎人们的子弹, 终于让大灰狼从美国本地消失殆尽。 十多年前, 美国人终于意识到了大灰狼在生态中的关键作用, 开始从加拿大从新引进大灰狼,并在黄石公园放生。 十多年的努力, 大灰狼重新在美国本土开始繁殖, 从开始的数十匹发展到现在的3-400匹。 而黄石国家公园 (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则是这个大灰狼计划中心的中心。

狼嗥

第一次听到 真狼嗥。。。

Opearation Mekong 湄公河

从祖国南方去湄公河比去北京还容易, 但我此刻不在祖国的南方。我也不在北京, 尽管计划中的行程将从北京开始。 对我, 这个旅途比去SOUTH DAKOTA的野牛中狂奔一把, 难度大多了, 准备自然也得加倍的充分。 今天买了1个4G的内存卡, 因为有人告诉我, 路上会有几天没电的可能。 今天还被医生在肩膀上戳了三个洞, 因为我完全不知道我都打过什么疫苗, 至少这20年里, 我没打过任何疫苗。 那护士量过我的血压, 110/80, 困惑地问我, 你哪儿不舒服? 我说, 哪都舒服, 不过很快就自找不舒服了。

CHICHEN ITZA 墨西哥 2

Chicheniza

最近一期<>期刊上登载了一篇文章。新的科学研究证据显示, 中国唐朝的消亡因素中, 很重要的是季风循环的变化导致了气候突变, 干旱和夏雨不足的后果是农作物的大规模欠收。自然资源的缺乏和生存的本能导致动乱和一个已建立文明的衰败。

有意思的是, 报道中发现这场自然灾难在太平洋彼岸同时发生。 和唐朝文明同时衰败的, 是大名鼎鼎的玛雅文化。唐亡,诸候纷起,五代十国大打出手,直到宋朝重新统一江山。 中华文明才再次以同一条主线延续。文字记载了历史,考古发现的大大小小的唐朝文物从一个侧面展示了那消失的灿烂。 让我觉得遗憾的, 是记载中唐朝的辉煌建筑却极少有按照原始规模保存下来的。玛雅文化灭亡得很干净,干净到后代不再记得有过那样了不起的一代先人。但玛雅人留下的宏伟的建筑,荒废千年依旧昂然矗立。

会议厅和市场。

墨西哥的形状有些像一条跃出水面的鱼,鱼尾巴处是古玛雅名城,CHICHEN ITZA。这片遗址中有众多很震撼的建筑。 说震撼是相对而言。 和埃及法老王的金字塔或者希腊神庙相比, 这里无论在年代的久远还是建筑的规模都相差很多。 但这里也没有当年埃及和希腊的权势和财富,以一方小国之力,已经很可观了。

遗址中央是祭师金字塔。正四方的底座, 四面各有91级石阶直达塔顶的寺庙。庙本身又是一个方形, 合在一起, 到塔顶就是365级。塔身有些破损, 但基本构架完整, 现在正在大规模修复中。 个人觉得, 修复两面,留下两面的破损, 也许更有意思。 据说玛雅人喜欢在一个塔的外面一层层造新塔, 这个金字塔的内部有一个通道,可以沿着内塔直达顶部。遗憾的是, 去年一个游客在攀登过程中失足, 管理人员就此不再允许游人攀登塔身,内部通道也同时关闭。球场的看台

印象最深的是遗址中保存完好的球场,电影Eldorado中描述过的一个地方。 球员们真的是提头决赛。输了的,是要付出生命代价的。埸二侧是高高 的石墙,墙中上边,离开赛埸地面十多米高处有二个石环,环孔和一个篮球差不多大小。 比赛时,球从环中穿过算胜。具体规则巳不可考,但有一点却为今人确认。刻在墙上的壁画中有此一幅: 输球者输头,脑袋砍下挂在墙上示众。估计那时不会有人吊而浪当的参赛,玩假球的机会也可以确认为零。

天然水井

遗址中还有一眼巨大的水井,因地壳塌陷到地下河床形成。 CHICHEN ITZA所在的Yucatán半岛基本没有河流,但有很多类似的天然井。文明环绕这些水源而发生就自然不过。此刻的井中尚有一汪清水。历史记载这一代的玛雅文明因为战争而毁灭, 我总觉得毁灭到如此彻底,似乎不是人力可为,始终有几分怀疑。读过<>上的文章, 如果自然灾难在那时期同时发生, 居民们目睹这唯一的水源 渐渐干枯,人心惶惶,自然灾难必然导致或者加剧人类间为有限资源的战争,等水枯石现,希望终于破灭,无奈只能抛弃这里的一切辉煌转身离去。这,就不难理解了。

重新注满的水井不再有常住民依此为生,修复后的金字塔也不再和当年的文明有任何接续。 从这个角度看,玛雅文化是真正意义上的彻底灭亡。唐朝灭亡了,先民却没有走远。长安古城埋到了数米黄土之下,中华民族在层叠的土层上继续繁衍生息。对活在今天的我们,期望的究竟该是什么呢?这是个问题。

据说这些个子很矮的当地人是玛雅后裔,可他们对也许的先人文化已经毫无所知。这,终于是个难以验证的谜。

最近几天拍的人

梦中的暗房

一个画家朋友告诉我,TA在海边租了间工作室,可以一边画,一边看着大海。我很郁闷,而且不明白为什么郁闷。直到下午放大照片的时才明白,原来我的暗房是不能有窗户的啊。再仔细想想,也不尽然:我可以有一间面向大海的暗房,窗上安红色玻璃,放大照片时,抬头就能看见红色的天,红色的海。

墨西哥 2007 (A)

墨西哥Cancun

机舱门打开的时侯,一股热浪又湿又热扑面而来。上次来墨西哥是去年的这个时侯。从出租车的窗看去,绿绿的树该是刚种没多久…和去年去的PortaValarta非常像。最大区别是从机场去旅馆的路上,居然遇到交通堵塞。如果墨西哥的形状像条鱼, CANCUN就在朝东翘着的鱼尾巴尖上。 CANCUN其实是一大片珊瑚礁,最外面一圈依然在不停地生长, 形成了一个环岛。 现在这个环岛上已经造满了度假村和旅馆,只有抬头极力看远处的大海, 才能想象这里曾经是一片自然。

Oasis Palm Beach是个典型的度假村旅馆, 连吃带住带玩全包括,完全不需要出门。和周围的环境分开很远,住在这样的地方,云里雾里,二脚不着实地。村里有四家餐厅, 在类似的度假村里规模属于比较小的。 比较有特点的是这里的海滩超浅, 走出去百来米, 水竟然才到膝盖深,比较适合小朋友玩。 (待续)

一周后见

连续几天的头疼, 吃药都无法控制。 除了肌肉和神经的问题外, 我现在还怀疑缺氧在起一定的作用。 好在今天就又要飞了, 降低海拔, 到墨西哥去几天。

媳妇安排好了一切, 我只需要旅行团一样跟了慢慢走。 以玩为主, 拍照放在最次要的位置。

各位朋友, 一周后见。

祝福你们。。。。。。

猪头啊猪头

很猪头,非常非常猪头。半夜莫名惊醒,去书房找出自己的护照看,发现还剩下2页空白。上网,越南,老挝,柬埔寨三国需要VISA。我肯定是吃错了很多药,会犯下如此低劣的错误,到出发前1个月才发现没有签证,也没有空页去申请签证。这是典型的猪头综合症。联想起这几天连续开车走错路,魂不附体一般。

2007年一定是个好年,作为一只骄傲的没头苍蝇,飞到任何地方都是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