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冲面

在广州的时候,最愉快的是每天的中饭。随意走去食堂,或者请学生帮了买个盒饭,都能美美地吃上一顿。校园里有样一年四季的绿荫道,有常开不败的紫荆花。

美国的日子,中饭是每天最无奈的时候。出门找个快餐,千篇一律的食谱,只几天就让人失去了食欲,最后归零为每天中午或者不吃,或者胡乱泡个快冲面对付。快冲面倒是有很多花样,吃来吃去,爱上了一种韩国产的辣面。鲜红底色的口袋上一个巨大的黑色“辛”字,加了调料后的面条汤色如血,直如北京的水煮鱼。

为了吃这面,专门买了个深深的碗,外蓝内黑,口径正好和压成圆形的面饼对应。把面饼整个放在里面,撒上汤粉,倒上热水,找叠科研论文盖上, 5分钟后就可以辣的唏沥哈啦地吃了。煮多了,吃多了,把过程合理化分析一下,发现还有另外一种做法更爽:

不开包装,把整包面条放在桌上用五雷劈空掌一顿暴打,直到里面的面条五脏俱碎为止。把碎面倒在碗里,加上汤粉,注入热水,然后和<>中那只猫一样, 塞在炉子里给微波个两分钟。这样做法的好处是 (A) 面条和汤的接触面积最大,充分吸收味道; (B) 碎面可以直接用汤匙舀了入口,免去小口吸面条时汤水淋沥的狼狈。

胡扯太阳系之地球

我屁股下面坐着的是一把椅子,椅子下面的就是地球。我在地球上活着我的每一天。事实上,人类历史几百万年,曾经生活在地球之外的人屈指可数,而且也就是几天或者个把月,在太空里打个呼悠,然后还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无一例外。天天看着我生活着的地球,耳闻目睹,一切都太实在。自然的力量,人与天斗,人定不胜天;社会的力量,人与人斗,一地鸡毛。长大了,见多了, 想象力渐渐消失为零。

看来看去,所有的文章,不管是严格的科学论证还是小资的疯狂想象,地球的未来最后都只能归结成两个字:完蛋。地球是肯定要完蛋的,据说太阳再烧个50亿年, 就成了一个红巨星(Red giant),越烧越热,尺寸不断膨胀,最后涨大到0。99个天文单位 (我说了么,太阳到地球的距离为一个标准天文单位。。这意味着?) 。据说还有个可能,就是这个红火球的引力变小了,地球转了转了,成了太阳系的叛徒,开小差溜走。如果真那样,不就没了每天的日出么?再不能说:明天太阳照样升起。不开心的时候,连安慰自己的话都没了。

其实在地球上的我写这个真的是杞人忧天,因为我是肯定看不到太阳变成红巨星的,我的N次方的孙子们也见不到。道听途说,人类的自然灭绝不是被一个大火球烤了,而是因为下一个冰川期早晚要来到。搞科学的那帮恶棍说,大冰川期里面有一个一个万把年的间隔,让动物苟延残喘。前次的间隔是1万2千年,而上个冰川纪结束已经有1万年了。

所以,弟兄们,咱们还有2千年的时间准备。然后地球就慢慢盖上了成百上千米厚的冰层,没了植物,没了土壤,没了光合作用。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许能把冰下面的土和植物一点点搬家到冰面上面?我们可以在冰里面挖洞,每个人都背个事先存着的氧气瓶子在里面钻来钻去,好像武侠小说里的小和尚。。。。

真够无聊的,撤那么远干嘛?人有什么要紧呢。不就是某地方曾经一个猴子站了起来走了几步么,哪天走不动了,没了,就没了。至于地球,我们来的时候她在这里,我们走的时候她也还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