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回家路 (2)

从CAPE GERARDEAU回ST LOUIS的路上,天一直在下雨,收音机里放着圣诞节的音乐。窗外,心里,都是一片茫然。每年的这时候似乎都是在路上奔忙,都是在寻找回家的感觉。

电话响了,为为的声音:“爸爸,你的航班取消了。然然想和你说话,他在难受。 ” 然然的声音有些哽咽,他今年12岁了,性格却和我孩子时候一样,非常敏感,稍微一点波动,情绪立刻大起大赴。挂了电话,狠狠地吼了句国骂。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干吗。

把车停在原66号公路跨越密西西比河的石链桥头 (CHAIN OF ROCKS BRIDGE) ,打电话。航空公司的电话永远占线,无论,先安排好旅馆再说。 66号公路是美国早期连接芝加哥和加利福尼亚的动脉,在高速公路网建立后已经废弃。很多地方路面都已经消失。只剩下一段段的遗迹保留着让游人怀旧。铁桥锈迹斑驳,却挂了色彩斑斓的彩旗,大概是刚搞了什么庆祝活动, 让我想起平遥街头满面脂粉扭秧歌的大姐。 自然老去也是自然美,老去后的浓妆,也未尝不是生活中的一种美,懂得欣赏就好。

电话的电池只剩下一格, 不敢再等下去。 打电话请媳妇帮了和航空公司交涉。不远处是哥伦比亚低地 (COLUMBIA BOTTOM) ,是密西西比河和密苏里河汇流的地方。地理学上,密苏里河是密西西比河的支流,但这条支流竟然比主河道的全长还长。低地是汇流处的冲积湿地,每次发大水时这里首当其冲。开阔的地势,只一条笔直的路从中间穿过, 两侧或是水洼, 或是收割后的农田。 保护区的土地极其肥沃, 政府把其中一部分地“免费”让附近的农民种植指定的庄稼, 这给来往的动物和鸟类提供了足够的食物。农民有了收成时, 收割时还必须留下1/4左右的果实供野生动物过冬食用。 近河岸,几片半陆地半水生的植物枝蔓交错。树木间的爬藤织成一张有些恐怖的网。 路中间有一根标杆,上面用白漆标记历年大水的水位, 标杆的顶部写着1993年,估计有3-4米高。

两小时后,我回到了ST LOUIS的旅馆,媳妇来电话,刚把机票确认,要4天后才能回到DENVER。疯了,四天,足够飞两个来回的中国了。


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租车公司的规定,延长的价格比重新租一辆车要贵几乎1倍。去机场,迷路,又迷路,最后一个好心的警察叔叔开警车把我带到了租车公司。新车开着别扭,回到旅馆,才发现竟然是一辆VOLVO。

倒霉的时候,喝酒也塞牙。下楼去拿旅馆每天免费送的三杯鸡尾酒。酒吧正好收场,我晚了10分钟。

倒霉的时候,吃饭肯定塞牙。去买晚餐,这次没有忘记带钱包,却忘记拿收据,于是再次转多一个来回。


窗外还是夜幕下的拱门,却没心情再去看。晚上下雨,石块铺成的路面闪闪反光,很是好看,没有按快门的欲望。心里,这次旅行已经结束,不再有热情去拿起相机。回想自己这几年,总是在不停地来来去去。开门,关门,一切都那么自然。直到有一天,发现回不去了,才感觉家竟然那么温暖,又那么遥远。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