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咖啡


Yet another angle of my beloved one-arm soldier.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不再喜欢写超过一段的文字。 昨晚失眠, 4点起来披衣坐在电脑前, 信箱里是一堆需要修改的论文和需要处理的公文。不想工作, 顺手点击着存档的文件, 看到许多年前写的那些文字, 自己都奇怪, 过去日子里的我, 和今天竟然又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了。

书架上有一只爱尔兰咖啡的杯子, 高脚, 有几圈金边标记酒和咖啡比例, 大抵是按痞子蔡的那篇著名小说制作的。曾经有过那么喜欢爱尔兰咖啡的时候,喜欢到把全部家伙都准备齐整,杯子是从朋友那里那里拿来的。 TA有一对儿,我拿走了一只。 在网络上找了各种配方 (原来痞子蔡的配方和故事只是其中的一个版本) 。一个人的日子,总会想出来让日子充实的的方法。

喝着喝着,日子就过去了。咖啡还是天天喝,即使发现心脏已经因为过量的咖啡因不时抗议一下。加了威士忌的爱尔兰咖啡却很少喝了。难得会杯煮浓浓的咖啡, 用笨笨的灰瓷杯子装了,再倒上些百利。 百利 (BAILY) 里是有爱尔兰威士忌和奶的, 加在咖啡中, 喝在嘴里, 有些爱尔兰咖啡的味道, 缺的,是慢悠悠,不慌不忙地煮制爱尔兰咖啡的神韵。

No comments yet to 爱尔兰咖啡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