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冲面

在广州的时候,最愉快的是每天的中饭。随意走去食堂,或者请学生帮了买个盒饭,都能美美地吃上一顿。校园里有样一年四季的绿荫道,有常开不败的紫荆花。

美国的日子,中饭是每天最无奈的时候。出门找个快餐,千篇一律的食谱,只几天就让人失去了食欲,最后归零为每天中午或者不吃,或者胡乱泡个快冲面对付。快冲面倒是有很多花样,吃来吃去,爱上了一种韩国产的辣面。鲜红底色的口袋上一个巨大的黑色“辛”字,加了调料后的面条汤色如血,直如北京的水煮鱼。

为了吃这面,专门买了个深深的碗,外蓝内黑,口径正好和压成圆形的面饼对应。把面饼整个放在里面,撒上汤粉,倒上热水,找叠科研论文盖上, 5分钟后就可以辣的唏沥哈啦地吃了。煮多了,吃多了,把过程合理化分析一下,发现还有另外一种做法更爽:

不开包装,把整包面条放在桌上用五雷劈空掌一顿暴打,直到里面的面条五脏俱碎为止。把碎面倒在碗里,加上汤粉,注入热水,然后和<>中那只猫一样, 塞在炉子里给微波个两分钟。这样做法的好处是 (A) 面条和汤的接触面积最大,充分吸收味道; (B) 碎面可以直接用汤匙舀了入口,免去小口吸面条时汤水淋沥的狼狈。

No comments yet to 快冲面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