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院的风铃



Old wind chime in backyard.


莫扎特的魔笛果然有魔力, 吹了一会儿, 我就睡着了。 估计这部东西的初衷是娱乐宫廷的贵妇,因了现在莫老师的名气暴涨,在21世纪得以登堂入室。不过百姓们不那么好胡悠, 这是我在丹佛看了那么多场形形色色的戏剧中, 唯一见到大把空位的。 (于是想到, 我是多么地猪头阿) 。

最近喜欢拍没有内容的照片,只有光影或者形式的那些。 没了内容让我感觉很轻松, 比如今天早晨, 在晒台上扫叶子的时候 (这个现在成了习惯了) , 看见屋檐下挂着的那个旧风铃, 一个心形的框,里面很多小铃铛。 竖着的树, 横着的晒台扶手。 举起相机, 估计弯弯的风铃和那些直线条的位置,不需要对焦距, 不需要准确测量暴光, 按下快门。



Chair in living room.


晒台下的围栏有几个地方被大风吹坏了, 需要修补一下。 用电动钉子枪一下下钉着,那连成一串的钉子质量不好, 几下就断开卡在枪里, 散落一地的钉子比钉在墙上的还多。

晚饭媳妇烧烤肉排,我蒸了两笼屉葱油花卷。 为为一口气吃了5个花卷,急得媳妇直嚷嚷, 留点肚子吃肉 。

回来后第一次下暗房,桌上摊的还是上次走前放大20X24的东西。 暗房里的日子凝固了两个月,又恢复了平日的节奏。 在家里的=不同房间找到不同时期不同地点拍的5个胶卷冲了, 慢慢放大。

吃经: 做红烧茄子的时候不放肉丝, 只用鸡汤+酱油和糖慢慢炖, 等收干汁, 即将焦底的时候淋几滴香油立刻出锅。另外一个更简单的办法是在煮饭到半干的时候, 把剖开的茄子扔进去用饭香闷透, 点生蒜酱油吃。葱爆羊肉的火候是一切,断生的时候立刻要离火。 盐千万不能放早了, 要不会把肉里的水分吸出来,吃口就不嫩了。

No comments yet to 后院的风铃

  • CHI

    饭闷茄子,很早很早前吃过.外婆做的哪.现不在家,难再吃到她做的了.
    继续吃经.
    做馒头时,在发面里揉进一小块猪油,蒸出来的馒头会白白软软,而且味香.葱油花卷不知道行不行.现在家里很少有猪油了,但是汤团里一定要包这个的,食物油不灵.
    炖鸡汤,炖好后,等稍凉一些再加盐。不然先加盐,鸡肉中含水分较高,在盐水中浸泡,鸡肉收缩变紧了,营养就很难向汤内溶解了.还有放几个山楂,鸡肉易烂.
    吃经就是生活经哪.

  • 咕哒

    吃经大概是学不会了,不过可以多记住点指挥人来做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