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夜里, 点上一盏黑暗的灯



Late fall morning, a frozen window .


有没有亮夜,亮得我们什么都看不见?在那里我们点上盏黑暗的灯,才能在光亮中能看清行走的方向。有没有这样一个世界,空气是黑色的岩石,人是一团团的空气?在这里没有思想,没有欲望,也不再需要为霸占各自可怜的生存空间尔虞我诈。相遇,就意味着交融在一起,不再有我,也不再有你。




Cloth tiger bought in Xi’an, China.

早晨起床, 看到手机上有留言: 下午1点半接我。 他今天要回来了。然然走了四天了,四天, 我居然没有很惦记他。 想起几年前,媳妇在底特律当住院医生的时候,我和孩子们留在丹佛。 晚上孩子们在二楼卧室睡觉 ,我去地下室暗房工作。每次一关上暗房门, 就会听见孩子哭声。 于是会三步并两步奔上楼去, 看见孩子们睡得很甜蜜。 如此, 一个晚上会折腾无数次的上楼下楼。 现在他们真独立着走出家门了, 我反而不牵挂了。 他们已经是大人了。



Early morning light pattern on living room curtain.

日出时在后院晒台上站了, 空气非常新鲜。深呼吸,沁人肺腑的凉意。 晒台中间有三株松树,秋后落下许多松针, 风吹散了,散得到处都是。 找柄大扫帚,把落叶和松针一点点扫拢,铲到大塑料桶中。 想把院子打扫得一尘不染真不容易, 需要相当的耐性。 呼吸着新鲜空气,慢慢收拾着。想,古人真牛: 清晨即起, 洒扫庭除,这是件多有意境的运动。
Aaron Rose从1950年前开始摄影,从来不和“圈子”里的人混,只自己一个人默默地用纯粹的光和影表达自己的心境。90年代,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一举成名,此时他竟然已经积累了两万五千张成熟的作品。这才是我心目中的艺术家。

No comments yet to 亮夜里, 点上一盏黑暗的灯

  • 咕哒

    和同类人群在一起所看到的所听到的所意识到的有一定的局限性。简单点说,人要进步适应不同的种群很重要。
    反而在一起住的时候更容易让人忧虑,因为总要见到,所以不得不管。相反住开了,倒是一切太平了,做女儿的永远都是报平安,做父母的担忧少了,挂念多了。
    也许死了就会有吧,留点美好的念象。人间人间……炼狱炼狱。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