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胡扯太阳系之金星

比地球离开太阳近的还有一颗金星 (VENUS) , 在中国又叫启明星,在是我们肉眼能看到的最亮的行星 (地球当然不算, 废话; 月亮亮, 但月亮不是行星; 太阳更亮。。 你吃错药了么) 。

西方天文学中的金星是维纳斯, 女性和爱神的化身。 不知道为什么祖国文化里把这颗早晚甑亮的太白金星和西游记里的那个白胡子老头挂在了一起。金星环绕太阳的轨道几乎是一个正圆, 这决定了太白老儿脾气很好,怎么折腾都不发火。 老人家年老志高,发挥余热,从天宫到花果山招安大圣。天上没路,驾云来去自如 , 从来不曾迷路, 估计用的是玉皇牌GPS, 利用星座定位的。 要知道, 金星的地磁场是非常非常弱的,通常的的指南针在这儿就没大用了。老爷子鹤发童颜也和他住的金星有关。金星上的一天比一年差不多,今天早晨过完生日,明儿中饭不到又过一个,老爷爷的胡子呼呼地就白了。不过别小看老儿年纪大,绕太阳跑步的速度可比地球快不少,我们才跑2/3圈,他就已经跑完了。

今天的BLOG:

前两天订了一块手表, 到货发现表面不是我要的暗黑, 而是银光闪闪。, 今天把表寄回去换了;回来收到也是前两天定的一个旧相机, 发现是坏的。 物质生活的恐怖, 不停为本不需要做的事情浪费时间。 打电话给店家, 老板倒是人很好, 结果我们聊了半天相机, 最后他坚持要退钱和邮费, 我坚持邮费我自己出 (因为他事先说清楚了机器好坏不知道)。 这么做生意让人很爽, 不幸中还有点愉快。

读书笔记: 今天看到余秋雨的德国部分, 延伸读了些关于MAX WEBER和ERIC FROMM的背景资料。 越发觉得自己的知识少得可怜, 严重需要恶补。

胡扯太阳系之水星

无意中看到一张NG的太阳系星图, 大大小小画着我从小就听惯了名字的那些行星。 仔细看图上的说明,发现原来自己对太阳系的了解实在太贫乏了, 远不如小儿子的如数家珍。 离开太阳最近的行星是水星, 太阳系中四颗岩石态行星中最小的一个。虽然离开太阳很近,表面温差却大得惊人。在极地火山口底部是一个大冰窟, 零下180度,几乎是液氮的温度。在那儿呆着,连细胞都是可以保鲜的,冻个几千年后再慢慢从洞里面出来,一点点活过来。但不能出来太快,还得小心出来后去哪儿,因为水星表面最高的温度可达 430摄氏度,肉体嗖一下就熟透了。 好玩的是水星自转的速度够慢, 水星一天,相当于地球上58天。 在那上面呆着大概像是坐在地球北极圈里某处,漫长的黑夜, 然后是漫长的白天。 更好玩的是水星绕太阳公转的时间才88天, 换句话说, 一天半, 就是一年。 如果水星也有四季之说的话,那就该是一日三季了。 一“天”功夫,光忙着换衣服了。 问题, 那地方会有蚊子么?

为庆祝圣诞而负伤+漏光

Colorado, Denver, 6th Ave Freeway.

感恩节过完就该是圣诞节了。安装传统, 这个周末该把圣诞节的彩灯都装起来点上, 开始营造节日气氛。 把地下室内用了10年的可装卸圣诞树又一次搬上来, 俺还是不习惯用现砍的松树来庆祝节日。 树是一条命啊, 砍树, 多不符合圣诞精神。

彩灯肯定是要拉的。 在美国20年, 逐年发现这里庆祝圣诞的东西越来越多来自中国。 彩色大灯泡, 100个一长串儿, 30美元就搞定两串。 顺手还买了用来挂在屋檐的灯泡挂钩插件, 也是祖国造的,说明上写着, 用这东西可以不需要爬楼梯, 这对恐高的我无疑是福音。

不幸的是, 我们的新屋顶质量比较好, 接缝完美到让挂钩无缝可入。 只得去邻居家借了长梯子爬二楼。这梯子是两截升降的, 竖梯子时一不小心, 上半截滑下了, 正好把胳膊狠狠擦了一下。 圣诞灯未红, 我的胳膊先红了一大片儿。 战战兢兢爬上梯子顶, 苦苦思索, 不知道如何把专业挂钩固定在屋顶上。 郁闷间, 忽然发现每个小灯泡上自己带有一个小钩子, 往屋檐上挡树叶的网格上一挂就行了! 祖国人民真聪明, 既然有这个小钩子, 干吗要发明那个挂件来忽悠我!

漏光

从窗缝漏进来的光, 和从没有卷紧的胶卷边上漏进来的光, 对胶卷没有任何区别。 但凝结在同一张胶片上就很好玩, 不同的时间和地点漏的光, 出现在同一张照片里。 艺术? 骗人?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观念摄影?

购物狂

感恩节后的周五, 是美国传统的圣诞购物狂潮拉开战幕的第一天。 所有的大商家为了打开市场, 这一天都会抛出一批超便宜的热销商品, 价格低到让人砰然心动。 于是就会有连夜在门口发号排队等通宵的动人场面。 也不乏小偷强盗混迹其中, 因为这批采购者中使用现金的人不少。

我努力想了半天,在这些超级便宜的商品中,没有一件是我必须拥有或者就无法生存的东西。那,再便宜也不要买了。物质生活太丰富,活着累。可要可不要的东西,再便宜也是贵。

下午在超市,看到咖啡机和慢锅便宜到了9个美元两件。能放所有碟片,包括盗版碟的DVD机才25美元。无法相信自己的眼,这样的价格,连运费大概都赚不回来。刚买的CASIO手表200美元。同样是电子产品,为什么日本造的东西价格就如此之贵,而且价格居高不下,而祖国的产品的价格却总如滔滔强水,一泻直下千里。郁闷。

转了半天,买了一对不减价的鞋垫。为为的脚丫已经比我大了两号,剩下一堆他穿了几天就穿不下的大鞋子。到了老子捡儿子鞋穿的时候了。

从TARGET出来,天边还剩下一抹晚霞。能想象出我在商场里的时候,外面有过很好看的落日,再次郁闷。

KISS MY BUTT

DUMMY_S Originally uploaded by redrocks.

用了大半天的时候试图调试自己的BLOG和GALLERY。 最后发现, 何必呢, 这么现成的FLICKR, 已经写了N年的泡网BLOG, 两者的组合可以完成我对BLOG和GALLERY需要的一切, 非这劲儿, 我有病啊。

控制欲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不把权力捏在自己手里会死啊。

KISS MY BUTT

DUMMY_S Originally uploaded by redrocks.

用了大半天的时候试图调试自己的BLOG和GALLERY。 最后发现, 何必呢, 这么现成的FLICKR, 已经写了N年的泡网BLOG, 两者的组合可以完成我对BLOG和GALLERY需要的一切, 非这劲儿, 我有病啊。

控制欲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不把权力捏在自己手里会死啊。

节日愉快

redrocks_chenqun@hotmail.com (RedRocks) http://www.qunchen.com/post/67.html Thu, 23 Nov 2006 22:00:59 +0800 http://www.qunchen.com/post/67.html 我想不太出这个节日和我有很多关系, 除了早晨发现我的一条小鱼死了。 无论如何, 感恩节愉快。

后院的风铃

Old wind chime in backyard.

莫扎特的魔笛果然有魔力, 吹了一会儿, 我就睡着了。 估计这部东西的初衷是娱乐宫廷的贵妇,因了现在莫老师的名气暴涨,在21世纪得以登堂入室。不过百姓们不那么好胡悠, 这是我在丹佛看了那么多场形形色色的戏剧中, 唯一见到大把空位的。 (于是想到, 我是多么地猪头阿) 。

最近喜欢拍没有内容的照片,只有光影或者形式的那些。 没了内容让我感觉很轻松, 比如今天早晨, 在晒台上扫叶子的时候 (这个现在成了习惯了) , 看见屋檐下挂着的那个旧风铃, 一个心形的框,里面很多小铃铛。 竖着的树, 横着的晒台扶手。 举起相机, 估计弯弯的风铃和那些直线条的位置,不需要对焦距, 不需要准确测量暴光, 按下快门。

Chair in living room.

晒台下的围栏有几个地方被大风吹坏了, 需要修补一下。 用电动钉子枪一下下钉着,那连成一串的钉子质量不好, 几下就断开卡在枪里, 散落一地的钉子比钉在墙上的还多。

晚饭媳妇烧烤肉排,我蒸了两笼屉葱油花卷。 为为一口气吃了5个花卷,急得媳妇直嚷嚷, 留点肚子吃肉 。

回来后第一次下暗房,桌上摊的还是上次走前放大20X24的东西。 暗房里的日子凝固了两个月,又恢复了平日的节奏。 在家里的=不同房间找到不同时期不同地点拍的5个胶卷冲了, 慢慢放大。

吃经: 做红烧茄子的时候不放肉丝, 只用鸡汤+酱油和糖慢慢炖, 等收干汁, 即将焦底的时候淋几滴香油立刻出锅。另外一个更简单的办法是在煮饭到半干的时候, 把剖开的茄子扔进去用饭香闷透, 点生蒜酱油吃。葱爆羊肉的火候是一切,断生的时候立刻要离火。 盐千万不能放早了, 要不会把肉里的水分吸出来,吃口就不嫩了。

亮夜里, 点上一盏黑暗的灯

Late fall morning, a frozen window .

有没有亮夜,亮得我们什么都看不见?在那里我们点上盏黑暗的灯,才能在光亮中能看清行走的方向。有没有这样一个世界,空气是黑色的岩石,人是一团团的空气?在这里没有思想,没有欲望,也不再需要为霸占各自可怜的生存空间尔虞我诈。相遇,就意味着交融在一起,不再有我,也不再有你。

Cloth tiger bought in Xi’an, China.

早晨起床, 看到手机上有留言: 下午1点半接我。 他今天要回来了。然然走了四天了,四天, 我居然没有很惦记他。 想起几年前,媳妇在底特律当住院医生的时候,我和孩子们留在丹佛。 晚上孩子们在二楼卧室睡觉 ,我去地下室暗房工作。每次一关上暗房门, 就会听见孩子哭声。 于是会三步并两步奔上楼去, 看见孩子们睡得很甜蜜。 如此, 一个晚上会折腾无数次的上楼下楼。 现在他们真独立着走出家门了, 我反而不牵挂了。 他们已经是大人了。

Early morning light pattern on living room curtain.

日出时在后院晒台上站了, 空气非常新鲜。深呼吸,沁人肺腑的凉意。 晒台中间有三株松树,秋后落下许多松针, 风吹散了,散得到处都是。 找柄大扫帚,把落叶和松针一点点扫拢,铲到大塑料桶中。 想把院子打扫得一尘不染真不容易, 需要相当的耐性。 呼吸着新鲜空气,慢慢收拾着。想,古人真牛: 清晨即起, 洒扫庭除,这是件多有意境的运动。Aaron Rose从1950年前开始摄影,从来不和“圈子”里的人混,只自己一个人默默地用纯粹的光和影表达自己的心境。90年代,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一举成名,此时他竟然已经积累了两万五千张成熟的作品。这才是我心目中的艺术家。

耳闻目睹的一切都如此肮脏 (包括自己), 让我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