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45) 学校是一个社会的缩写,勾心斗角,扯皮拖拉,一切社会的陋习在这里浓缩。因为我没有全时在校,就会有人想法卡我的博士招生指标,但在完成任务合同上却没有比任何一个博士导师少什么。很感谢我的学生们给我争气。

(46) 给校领导们打电话,想认真谈一下关于招生的事。回答,最近一直要开会没时间。我说,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等。他沉默半天,后天早晨吧,如果没有其他别的紧急会议。我说,你说定一个时间,写在你的工作日程里,然后我过来。又沉默, 10点吧。我说,那明天你的安排如何呢。他说,要不就明天早晨10点吧。我没有再问今天早晨10点有没有空。就这样吧。

(47) 然然今天11岁了,在电话里兴高采烈说,今天过一个生日,明天再打一个电话,再过一次。为为酷酷的说,我把表格给你用EMAIL发过去,找人签字再发回来。等回去的时候,他该和我一样高了。

(48) 王小波给李银河的情书里说关于蜜糖罐的那段话,让我看到一个身高185,总也长不的大孩子。

(49) 小魏是我的老学生,比我小不了几岁,孩子也上小学了。我中午犯懒,想让他帮我买个盒饭回来办公室,然后觉得一起吃食堂还能顺便聊聊课题。周静给我带回来的饭卡我一次没用,已经找不到了,正好蹭小魏的饭。小魏实在是个超级老实人。我们买好饭,我坐在学生群中等他拿食堂小炒。边上的学生吃完了2轮,等小炒的学生们走了一波又一波,小魏有些单薄的身影还在窗口前站着,直到只剩下他一个人,才把三个菜捧了回来。有这样的学生,挺高兴的。

(50) 大雨中的奔跑,前面依然是雨。不如慢慢走,享受一下雨点打在脸上的感觉。


(51) 去朋友家采访TA父亲,一位在肿瘤医院工作了45年的医生。TA说,医生是什么意思?医,是治疗;生,是活下来。如果治疗不好病人,医生就该是医死,医院也可以改殡仪馆了。

(52) 病人需要医生治疗,医院需要资金运转,医生需要工资生存。当病人和医院,医生发生因为钱和没钱的冲突时,这样的矛盾该如何调和。说到底,病人需要得到被治疗的基本权力,医院不该是一个盈利的机构,医生应该得到足够的报酬回报他们所承担的非人的责任。谁都没有错,错在体制。

(53) 38GG说, 吃什么都行, 只要有凉瓜炒蛋。

(54) 记得我读书的时候, 有一次闹情绪, 和导师说, 我不想干了。 导师回答, 那就别干了, 没人强迫你干的。 这话让我很郁闷。 第二天我又去找他说, 我还是想干。 他说, 那你就好好干, 这是你自己选择的。 我就好好干了20年。这件事情让我印象很深。 年轻的时候气盛, 等学会了对自己负责, 未必是件坏事。

(55) 年轻的时候思想很简单, 看什么就是什么, 很容易相信自己也相信别人。 老去后, 经历负责, 能看透很多事情, 不再上当受骗,同时也失去了很多生活的乐趣。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