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记

(24) 和学生们开会讨论课题,一只蚊子缓缓飞过,消失在窗帘附近。我说一块钱,打死了奖一块钱,没有一个学生动。显然不是重赏。

(25) 上桥,下桥,上楼,下楼,就为了回到一张床上。办公室有张大沙发, 6尺长两尺宽,正好我的尺寸。为了节约我的膝盖儿,决定住在办公室。这里一应俱全,沙发的扶手是枕头。书架上有毯子,牙膏牙刷在箱子里。我是个生活在路上,严格说,生活在行李箱子里的人。横下,一切搞定。

(26) 一只蚊子缓缓从鼻尖前飞过。明白自己拥有世界倒数第二的空间感,毫无信心地伸手一把抓去。蚊子竟然从空间消失,张开手,那可怜的家伙居然被我一把搞定,且肚子里没有一滴血,估计是饿得飞不动了。适者生存,能有本事咬人的蚊子飞得快,飞得快的蚊子更能咬人。。

(27) 窗外声声猫叫,已经子夜时分。

(28) 在一个习惯养成之前淡然抽身或漠然转身未必不是一种幸福。

(29) 几天没接到媳妇的电话,今天手机响了:车钥匙在点火器里转不动。我说,去车里我现场指导。听到熟悉的红马开门声,警报器咚咚咚咚声。“右手捏钥匙,左手抓方向盘,同时晃动几下” 。搞定。然后电话就断了。

(30) 中山大学门口的飞锅餐馆,几位媒体同仁在一起吃工作餐。食将尽,其中一位尖声惨叫。探头看去,TA碗中白白嫩嫩的面条上,赫然浮了一只苍蝇。店家倒是镇静,问要不要换一碗。从那具尸体的形态看,俺感觉它该在大汤锅里煮了有阵子了,只是不慎在这碗里被捞了出来。要店家给我们换了几个果汁完事。喝着清凉的果汁,我们对苍蝇事件中的直接受害者表示谢意。

(31) 终于有学生问,红石你是怎么从科研转向到摄影的,现在还做科研么。我说,关键是尊重自己的愿望。科研的时候,我是一个摄影发烧友,摄影非常认真。等认真到能职业的时候,就成了摄影师;此刻我是科研发烧友,因为我依然热爱科研。以发烧友的身份从事科研,比过去靠这个吃饭更有乐趣也更动脑筋。

(32) 知道宿舍里有一只饥饿的蚊子,于是在几间屋子里都点上蚊香。熏不倒你,我把我自己麻醉了就是。早晨起来进洗手间,看见一只晃晃悠悠飞行中的蚊子。赶紧关上门,经过17,8下奋力的拍击,终于用红肿的手将其击毙。

(33) 大学城是个很变态的地方,从华师大要换一次公车,3次地铁才能到达校区。设施倒是很新,学生食堂的质量一般,和华师食堂比差两个数量级。也许是因为依然在建造过程中,整个校区好像一个大工地。最变态的地方是到了晚上9-10点就没有工交车辆进出,也没有出租车愿意跑那地方,整个变成了一座孤城。

(34) 第三站的讲座,傍晚出门,回来已经是子夜。前后一共7个半小时,累得老夫精疲力竭。从另一方面,学生会的这些大孩子做事很认真,听讲的孩子们也很踊跃,每次都有从上一站追踪来的学生。多少,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完全浪费。

(35) TA说,前世里欠的,今生偿还,等还干净了,才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所以不需要内疚,也许今生还你多了,下辈子就该你还债。

(36) 给朋友电话,只听铃声不闻对话。须臾,收到短信一条:我手机被儿子啃坏了, 10分钟后电你。我晕。

(37) 累倒了,坐在椅子里脑袋一歪就睡着了,人事不知。

(38) 最后一场多瑙河在暨大经济系4楼。原以为这次会坐不满, 结果到了开场,又一次暴棚。 这几所名校学生素质确实不错, 问题很到位。 喜欢这样的对话。

(39) 我发现我确实是个工作狂。 四场几乎一样的讲座, 居然从头到尾没有丧失热情。 讲完了, 精疲力尽。

(40) 网络连接不好, 不停地上线下线。朋友说 ,你怎么总在上上下下的。 我 说, 今天我值班, 开电梯。

(41) KILL BILL, 似乎看过的一部电影。 最后的场景是男主人公中了深爱也深恨着他的女主人公的一掌,五步即死。他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 问她, How do I look. 她含泪告诉他, You looks ready. 他走了四步半,歪倒, 死去。 这部电影在38的棚中放映出来, 惊心动魄。

(42) 周静回来看我, 和她的师兄弟们一起带我去粗茶香饭吃饭。 很开心,胡说八道了一晚上。

(43) 学生宿舍锁门后的校园晚上好安静,陪我一路的,只有路灯投下的光影。烟抽多了,话说多了,嗓子有点哑。伤腿走路依然疼,明白如果顺了伤势走路,瘸点腿,疼痛会少些;却总不愿意自己瘸腿的事实,即使疼痛也要把路走直。

(44) 早晨起来,发现脸上被床单的皱褶压出横横竖竖许多痕迹,好像睡梦里被人狂砍又迅速痊愈,留下的道道伤疤。

No comments yet to 广州日记

  • 喜欢你的博客,也羡慕你有时间在国内教课。我05年夏天去过福建讲课,感觉也是国内的学生求知欲很强。
    可以问一下你的讲座具体内容吗?我现在是在商学院里工作,所以可能和你的方向有一些关系。可以email给我。多谢。

  • 咕哒

    (26)呵呵。。。我遭遇的全是飞得快的蚊子,栽了……
    (30)苍蝇是高蛋白的,赚了还叫着委屈呀……
    (33)许是地底下埋了不少死尸,又是孤城,谁都信邪。
    又或许是以为你是专注打劫营生的,谁都怕事。
    (35)这辈子我忙着还债,肯定是只多不少,指望下辈子幸福。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