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日子

CUSTER STATE PARK :狂奔在野牛群中

北美西部在二百年前是野牛的世界, 野牛给土著印第安人提供了生活所需要的几乎一切。 在白人侵入美洲大陆的过程中, 灭绝野牛成了控制印第安人的有效方法, 数百万的野牛竟然被屠杀到只剩下数百头,濒临灭绝。

南达科达州的CUSTER STATE PART是野牛保护区, 这里常年聚集逾千头重新繁衍起来的野牛。 每年秋天,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和来自全国的牛仔们会把牛圈集起来,按照性别,健康,年龄分类。 然后只留下1000头左右在这里过冬, 剩下的拍卖给来自餐饮,牧场,动物园的买主。

成百上千头一顿多重的野牛朝你冲来的时候, 那场面不再是相机能表达的。 疯狂晃动的车厢, 让端着相机的我觉得自己的无助和技术的无奈。不知道为什么, 很羡慕音乐和绘画的人, 他们才能将这种心情表达出来。

风向转过, 狂奔的四蹄溅起满天的尘土。 头发, 衣服, 相机, 镜头一片灰白。 按下快门, 抬起镜头吹口气, 好像决斗后依然站立的牛仔。 吹起的灰尘扬入眼睛。。。

习惯了牧场慢吞吞的生活节奏, 直到此刻面对千牛奔腾。骏马四蹄翻飞,牛仔挥舞着数米长的皮鞭甩出圈圈鞭花,打出声声炸响,西部牛仔的矫健和威风在漫天尘土和滚雷般的蹄声中飞扬。
在战斗中成长



43岁了, 从来没有活得如现在这样累且充实。 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人, 年纪越大, 越明白命运之神对我的照顾。


从SOUTH DAKOTA回到DENVER, 一身的乌青块儿和一身的尘土。 脑子里依然回荡着漫山遍野的野牛和牛仔胯下骏马的阵人心肺的蹄声。 过去的几天大概会让我终身难忘。
野牛


在South Dakota拍了几天片子。 今天终于进入牛群。 疯狂一把, 把自己捆在卡车顶棚上, 可以站起来拍照,。 卡车的任务是前后驱赶牛群, 保护马背的牛仔不受野牛攻击。 司机只看牛仔不看我, 撞得我浑身都疼。 回来, 同行的同事都在说我怎么那么玩命。 可我真的觉得这活儿太刺激了, 比骑马还好玩
20X24

在我的暗房里, 16X20的相纸的尺寸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关键点。到这个尺寸为止,相纸可以直接用盆子显影,显影-停显-定影1-定影2-水洗1-清定-水洗2,除去水洗,五个盆子浩浩荡荡一字摆开。 8X10的标准尺寸是立槽,更只需要巴掌大个地方就够了。

这两天和20X24的尺寸奋斗。 10年前曾经为一家博物馆翻拍过一批东西,当时要求的就是这个尺寸,正好手边有JOBO的大号滚筒罐,50张的片子,每张40美元就干了,花了整整两天时间滚完,滚得眼前直冒金星。扣去工本和成本,盈利1000美元,很了不起的成就了。

这次画商定了4张20X20,我一点没发怵就接了订单。然后意识到,收藏级别的东西,不能用RC纸对付,得做FB。 FB用滚筒,显影效果很难做到绝对稳定,更不要说显影过程中无法局部控制了。用RC滚出的很漂亮的试样,换成FB纸就深浅不一了。连续可耻失败4大张20X24的相纸后,药水终于用完了。

开车去器材店。周六,关门。我下周要出门,客户要求下周末前要交货。回到家,把暗房里的滚筒,立槽都清楚到了暖气间,腾出所有可能的桌面。把所有的16X20盆子找了出来,还有包KODAK DEKTOL的药粉,暗房回到最基本的手工状态。盆子不够大,相纸只好横着来回圈,体会一下当年大师的操作过程。

2个小时,四张大照片现在正蜷缩在水洗盆里最后洗澡呢。

把照片一张张贴在大镜子上,这么大的照片看着实在是爽。家里没这么多的地方挂这么多大照片,自己很少会把片子放这么大。这下好了,一口气放好几张,挂着看,爽够了,明天邮递出去,再把银子拿回来。虽然是为他人做嫁衣,自己喜欢做裁缝又不会天天结婚,这组合还是不错的嘛。。
装修工程进入第四阶段

楼上的主浴室装修完毕。 在这里纪录一下干的事情: 墙壁改成了粉绿色, 上门环绕天花板安了一圈木镶边条, 白色。 所有的接缝重新上胶弥合。 把原来的水池柜子油漆成了白色。

浴缸下水坏了很久, 遗址没修, 今天也一鼓作气修好了。 把断了的拉杆换了, 真够贵的, 24刀就一个压制的铁皮东西。

装修上了瘾, 见什么都想让它改个形像。 见螺丝就想拧。

舒服洗了个澡, 我想这一阶段的装修可以暂时告一段落。 周末把地毯蒸气洗一下, 就收工, 准备出门了。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