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日子

城南旧事

(1973年, 爸爸, 妈妈, 姐姐, 还有我)
晚上理壁橱, 看见爸爸妈妈收集的他们过去的照片。 过去也见过, 但此刻他们远在大洋彼岸,很想念他们。 坐在灯下一张张翻开。

最早的照片该是73年前,母亲4岁时候站在花丛中的。另外一张是父亲在1950年回国的那天,家人送他到安徽轮上时照的。 父亲那时22岁,少年气盛,一腔的爱国激情。 无数大大小小的同学, 家人。 然后出现了姐姐, 然后出现了我。

装照片的那个饼干盒子是薄铁皮做得, 已经生锈。 我却记得非常清楚这个盒子。 小时候物质缺乏, 爷爷从国外带来这盒苏打饼干。 从来没吃过这么美味的东西,每次父亲特别高兴的时候就会拿出来给我们一块儿。 记忆的童年里, 那盒饼干吃了很久, 吃完了, 盒子收拾干净, 小心地留了起来。 前几年回国的时候, 从师大家里的大柜子里找到这盒子和里面装的照片, 一起背到了美国。

苏打饼干, 现在只要去超市, 满架子都是, 用塑料纸封着,回来撕开了, 一边聊天一边嚼, 一晚上就能吃完, 不留一点痕迹。
黄石公园的树

黄石公园里被热泉闷死的树。

黄石公园的热泉喷发没有固定规律, 随了地下泉眼的变化, 有时很活跃, 有时却死寂。 这片树林此刻非常安静,树已经死去,如同时间的凝固。 怎么也想不出, 这里几十年前是一片郁绿, 几年前附近热泉喷发出含有大量矿物质的水淹没这里,如果仔细看照片, 能看沿着树根吸进树体, 切断了树的命脉的那些白色矿物质。
CROCODILE HUNTER 之死
澳大利亚著名的野生动物专家斯蒂芬在大堡礁海底拍摄时出意外死了,举国上下震惊,总理也立刻表态深深哀悼。他是一个勇敢的演员,也许在人死的时候说这些有点无聊, 但我一直对他的表演不特别感冒。 2004年, 当他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一起去喂巨大的鳄鱼的时候, 当其后他在南极走进企鹅群中去拍摄动物的时候, 我就觉得他走得太近了。 自信是一把双刃剑, 热爱动物也同样需要给动物一点空间。他的死, 是因为他游到离开魟鱼太近的地方, 让那鱼感觉到了威胁。 斯蒂芬自然是没有伤害那鱼的想法的, 但那鱼是不知道的。 鱼尾上一尺长的毒剑挥动起来, 穿过了他的心脏。等救援人员赶到, 他已经死了, 留下妻子和两个未成年的孩子, 这样的结局,无论如何他生前如何说, 无论他的妻子孩子怎么说, 总让人悲哀和遗憾。

热爱自然, 热爱动物, 该还是该有一定尺度的。 记得在南达科达的一个公园看野牛的时候, 我完全被环绕在车周围的那些巨大的动物震惊了。 夕阳里, 刚出生不久的小牛在母亲身边吃着奶; 稍微大些的满草原蹦着撒野, 成年的牛沉稳地啃着草。 一切都和周围的自然完美吻合。 但领头的公牛忽然就不高兴了, 发出疵疵的声音, 尾巴也竖了起来。 公牛竖尾, 不是发情就是发怒。 我知道此刻让他竖尾的原因肯定不是夕阳下的宁静, 当它瞪着眼朝我的车走来时, 我知道我太近了, 侵入了让牛们自在的地盘。 赶紧启动车, 走了。

月底还要去拍摄这些牛, 但这次是在非自然平衡状态下, 由牛仔们把数千头野牛圈起来,挑选后分类拍卖或者打上烙印,据说是为了更好地控制他们的生长环境。我可以骑马和牛仔们一起走进牛群里, 但那样估计拍片子的难度太大, 最后决定要一辆皮卡,从车顶上拍。存了一点私心和胆怯: 斯蒂芬拍摄那些鱼的时候,他的原意也是为了让大家看到这些鱼多美丽优雅平和。前车之鉴啊。。。

No comments yet to 最近的日子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