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载难逢



在牛仔朋友VAL的家里有只猫, 小石头们管他叫BILL。 我回头的那个瞬间, BILL纵身从树上扑下了一只刚学步的小松鼠。 可怜的小松鼠被咬住了头颈, 只挣扎了几下就断气了。 BILL见我走近, 拱起背, 不停地蹭我接近地面的相机。 能看出,塔不是在示好,而是在警告我别再靠近它的猎物。 BILL捧着它的中饭, 只几口, 松鼠的脑袋就不见了。 没有觉得残忍和恶心, 全生态的猫和松鼠, 只是自然过程的一个部分。





里面的载原来是一个数量级的单位, 现代使用为10的44次方; 古法可做10的14次方解。  人体中平均有10的14次方个细胞, 可以说是百兆, 也可以按古法说是一载。 同事说, 你这人吃多了撑的。 果然么?

还有一个类似的单位, 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 按照现代汉语数字的定义, 就是10的64次方。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