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国子监


下车的时候已经是子夜,大街上依然车来车往。 一个也许是因为燥热无法入睡的老太搬一个板凳, 坐在马路牙子上东张西望。
走进国子监前的那条路, 那里面有着古柏的大门们早已经关闭了。没了熙熙攘攘行人和临街商贩的小街格外安静。

水银路灯,绿色的光投在印着花纹的水泥地砖上。
走路中的影子, 一会儿近, 一会儿远。 看人需要扭脸,看长短变化中的影子在细碎的光影中渐渐饱满。

长椅,穿着拖鞋的脚丫;司机已经回家睡觉的出租车,半道分隔道路的铁栏。一辆警车,大开着搜索灯,缓缓驶过。
半夜两点,碗里的面条让我想起平遥的酒和夜空中挑起的飞橼。

夜很深了,明天还要继续旅行。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