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日记 200605 C

97) 愚园路的名字不知道怎么来的,是不是有某个花园叫那名字。只记得年轻的时候,那路上只有自行车,20路和21路的电车,在法国梧桐树遮盖的路上安静地行驶。很少会有堵车,下车的人只几步就消失在那些大大小小的弄堂里,很少看到沿着行走的人。此刻从出租的窗口看前面排列着的无数出租车,和街边鳞次栉比的小店和喧闹的人群,愚园路已经变成了一条完整的集市。
98) 吴江路依然热闹,当街摆开的货摊,冒着热气的小吃。如果不随了人流慢慢行走,就只能晃了膀子在人群中横冲直撞。
99) 美术馆边上的星巴克是我在上海比较喜欢去的一个地方。随便要点什么饮料,去到二楼的平台,把脚放在水泥栏杆上,身子往后仰着,看这个高楼林立,高架盖顶的城市里剩下的那一小片天空。
100) 在都市呼啸的风里坐了3个小时,头顶一盏白天的路灯。风吹翻了咖啡杯,烟灰缸扣翻在地上,烟蒂撒得到处都是。收拢的遮阳伞给独坐的我提供足够的阴影。
101) 夏天里的冷气让我穿上了随身带着的长袖衬衫,再把帽子扣在了光头上。
102) 徐家汇曾经就是几条街的汇集点,印象最深的是天钥桥路。大学时代无数次用脚丈量过这里,因为那时的女友,后来成了妻子的她住在那条路上。从地铁出来,朋友带我穿过一座商场,再走上繁华的街道。环目四顾,我找不到任何我能辨认的地标。也许记忆这东西,就只该是在脑子里面的。
103) 见到了江湖剑的一众者名ID,再次验证了弟兄是喝出来的,兄弟是打出来的这个真理。
104) 差点找不到回家的路,进了师大一村的们,下车进了楼道,摸黑爬到3楼,抖擞着手从兜里摸出钥匙,试图开防盗铁门。然后里面的木门打开了,一张满是皱纹的老人脸从里面探头出来。我我我。。。估计把老人家吓坏了。道歉,下楼,然后就不再记得发生了什么。
105) 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自己的床上了。衣服很整齐地放在隔壁房间的椅子上。我晕!

No comments yet to 上海日记 200605 C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