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谁是谁!

真恐怖, 我妈看到这照片的第一反应是, 你把自己脑袋放那么大干吗。 我说,这是两个人, 她再看了看, 然后把我认错了。。。。

闲居笔记

A。 春日的周末, 暖洋洋的太阳蓝蓝的天, 人感觉懒懒散散。 媳妇和为为在看电视, 我在网络上看资料。 然后发现然然在哭。 我问然然 想告诉爸爸为什么不高兴么。 他说:“不用,我自己安静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我再过去搂了他坐着, 他说:“家里每个人都在看屏幕,从来不一起说话”。 想起我小时候, 家里刚买了第一台电视, 大人一个个抓紧每一刻空闲的时候看电视。 原本和谐的生活忽然围绕着电视旋转了, 为这个, 我和爸爸妈妈大吵了一次。 从那时起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我对电视一直有着逆反的心理。 嚷嚷了让媳妇, 为为和然然都下楼, 去地下室我和孩子们的工作台。 那里有我们正在造的一辆坦克和一艏航空母舰。 三个男的动手, 妈妈在一边看书动口, 相互的距离比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要远,对话的距离却近多了。 一条追了自己尾巴的狗 ——————————————————————————– 我是说的生活。 生活好像一条追了自己尾巴的狗,没完没了,在原地不停地打转。 唯一变化的是悄悄逝去的时间。 朋友和我要稿子,总结一下小石头和老石头的日子 ,配合一下父亲节。 于是回头看过去的BLOG,寻找文字里留下的记忆, 却发现原来日子和感觉都只是在不停地重复。 下面这段是三年前在飞机上写的, 如果今天重新看这电影, 我想写的估计依然是这些话。 只是, 心境大概不完全一样了。 ——————————————————————————– THEY NEVER DO 於是,你又翻开了你的笔记本。你知道那生活还没有走完,小说已经结束。面前的投影屏幕上放映着的,是几个月前同样的电影。联合航空公司确实缺乏创意,但这也许是天意吧,让故事得以继续。 电影中的人物在犹豫不决。他写的两本小说,一本是害怕最后的决心,一本是害怕真正的爱情。而作为一个作家,他把自己绕进去了。文字和自己的心情,让角色带了自己走过小说的情节,也让自己成了小说中的一个部分。 喜欢故事中的一段对话 他说,I feel like the hunts (猎狗) at […]

天堂启示录

圣经里面提到4个大天使的名字:Michael, Gabriel, Raphael, and Lucifer。 大天使是非常非常厉害的家伙, 上天入地, 能直接进上帝的办公室, 也能到人间和普通人一起过日子 (天堂还有很多天使, 干各种杂活, 没有和凡人接触的资格, 或者说他们被囚禁在天堂)。 Michael 是个非常厉害的天使,几乎有和上帝差不多的能力, 总是穿一身盔甲为正义而战。 Gabriel的名气很大,是一个总给人带来好消息的家伙。 圣母马丽亚怀孕的消息就是他去通知的,从事通讯和IT行业的人应该拜他。 Raphael 不是那个画油画的人。 这个拉菲尔是个神医,起死回生包治百病, 有什么不舒服找他就没错。 Lucifer 是光之神, 非常非常非常骄傲的一个天使, 一个值得大书特书的天使。 Luciferd 骄傲到他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无所不能,应该坐上帝的宝座。 要知道, 即使在天堂,当了大天使, 只在上帝一人之下, 该是无法再高的位置了。 可天堂似乎不那么纯洁。 岂止是不纯洁, 拉菲尔有和凡人一样的所有恶心, 竟然把人世的权术玩到了天堂, 串通了天堂1/3的天使 (丫是大天使, 很有权力的说 ,估计跟丫屁股后面的小锣锣不少)公开扯旗放炮造反了, 要逼宫让上帝把位置让给他坐。 上帝估计也急了, 都让你丫当了大天使了你警告造反, 这还了得, 立码通电天堂诸侯勤王。Michael 毕竟是战神天使, 法力无边, 挥剑直入敌阵,置Lucifer曾经是自己的兄弟而不顾。 于是天堂里打得乱云飞渡,七荤八素。 长话短说, Michael 终于比 Lucifer 牛B, 最终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B和他一帮不长眼的弟兄们打出了天堂。 […]

离别的日子

——————————————————————————– 2006年似乎太多的生离死别。 师大一村的那位“外婆”走了。 我小时候就记得她很老了, 孤独一人, 住在很破的小平房里, 靠替别人在菜场排队挣钱过日子。 后来改革开放了, 不需要排队买菜了, “外婆”的小屋子成了在师大打工的民工们临时的家, 中午去那里热饭, 打个盹儿什么的。 老人家的身体不好, 血压总是高得可怕, 几次犯病, 居然都是民工们抬了她去急诊的。病歪歪的她人缘太好了, 师大的老住户都知道她, 知道她晚年不容易,也都接济她点儿。 就这么一年年活着。 我每次回去还会代表爸爸妈妈看她去, 她也总会拉了我的手说, 陈老师钟老师是好人。 ”外婆“终年92岁, 阿平哥哥替我们家送了个花圈。 师大一村里,又少了一个牵挂。 妈妈少年时代的挚友罗阿姨走了。 罗阿姨是妈妈在抗战时期读初中的同学。 妈妈那时候很穷, 借住在罗阿姨家, 她们的学校在四川自贡的自流井。 抗日战争结束, 妈妈回了北京, 她们就失去了联系, 一直到几年前才好不容易重新联系上。 妈妈专门回去看过她, 50年的分别, 少女都成了老太太。 我一直很想去走一下爸爸妈妈走过的路, 罗阿姨一直是我想见的人。 这次从中国回来, 妈妈告诉我她好几天联系不上罗阿姨, 觉得不对头。 前天终于有人接了电话, 说, 她走了。 晚饭的时候,电话响了。 是新加坡的二姑打来的,找父亲。 我听她的声音就不对头。 父亲听了几句就坐在椅子上了。 父亲的兄弟姐妹一共10个, 其中四叔前两年就没了, 其他的身体都不怎么好,每次那里来电话总让我心惊肉跳。 父亲说, 二姑夫昨天早晨没了。 我没见过二姑, […]

牧场, 厚底锅, 经验教训等

从大雪纷纷的山区回到城市,开车去办公室的路上 ,忽然觉得很空寂。 圣路易谷是落矶山和圣万山夹着的一带平原。 这里大片的牧场和农场农牧混杂在一起, 只有几条笔直的路。展眼望去,能看到数公里之外的房子和车辆。 和牛仔BILLY JOE开了他的平板卡车去喂牛, 一路上他给我数道经过的每一户人家是谁, 视线里唯一能看到的另外一辆车又是谁。 小地方,所有的人认识所有的人。 去办公室的路上也下起了大雪。 丹佛不算小城市了, 4百万人口,我住的小区里的人估计就比BILLY JOE的镇上的人还多,而这小区是比BILLY JOE的牧场还小的, 我们却基本都不认识。 路上的车很多,一个个亮着大灯在雪里奔去自己的目的, 谁都和临近的车里的人无关, 也不需要有关。 乡村的日子, 不是小地方的日子。 那里其实比城市大多了, 地方大, 人心能包容的东西也多得多。 周末去百货店买东西,发现自己现在最喜欢转悠的不是电动工具也不是服装,而是炊具。 看到一排排制作精良使用顺手的菜刀锅铲我就会爱不释手, 而看到那一个个沉重的厚底锅时, 更是舍不得走开, 每次都得媳妇来催我才恋恋不舍地走开。 过去只知道好使的菜刀和锅铲的优越性, 厚底锅的功能是在开始拍摄牛仔后才明白的。 在明火上烧菜, 火势忽猛忽弱, 如果锅底不够厚, 热容量不够, 烧菜的热量分布就不会均匀。 而在煎鸡蛋和摊饼这类有大量吸热的烹调内容时, 如果没有厚底锅, 锅一下就冷了,做出的东西肯定不好吃。 这里面的学问, 不在野外升火做饭的媳妇又怎么会懂呢。 BILLYJOE在草场用铲车往他的平板卡车上装了6大垛干草, 然后开车沿着颠簸的土路摇晃着去牧场。 牛群早已习惯了每天的喂食, 见到远处开来的卡车扬起的灰尘,哞哞叫着往牧场的围栏处的铁门移动。 我跳下车开了大门, BILLYJOE把车开进牧场, 挂上最低档,跳下车爬上了车顶。 无人驾驶的卡车在前呼后拥的牛群中慢慢移动, BILLYJOE从车顶把干草一捆捆撒开。 车歪歪斜斜地走, 离开河边不远了, BILLYJOE从车顶上蹦了下来,开车门转动方向盘掉个头, 然后爬回车顶继续撒草。 […]

科研, 那谁谁谁

San Louis Valley, Colorado ——————————————————————————– 早晨滑雪, 高山速降没问题, 到了平地上奔缆车去的时候, 一下失去控制摔了个大马爬。 晚上收到PP的信, 周静的文章基本接受了, 挺高兴的。 这事情对我压力挺大, 感觉自己误人子弟不欠,总算有个交代了。 说起科研,总有个立题, 假设 (HYPOTHESIS), 试验设计 (MATERIALS AND METHODS), 结果 (RESULTS) 和讨论 (DISCUSSION)。 于是想起小时候做过的一个研究。 ——————————————————————————– 从小喜欢观察, 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 火柴和蜡烛, 用嘴一吹就灭。 理论假设: 再大的火, 只要相应的风更大, 就能扑灭。 试验设计: 火源, 用火柴点着的窗帘; 风源: 一块木板; 试验方法: 把窗帘点着, 等火大到一定程度, 用木板扇风, 看是否能灭火。 试验结果: 差点把屋子点着了。 万幸的是听到我带了哭声的 “姐姐,火!”的惨叫, 大我7岁的姐姐冲进来把火焰已经到了天花板的窗帘一把撕了下来, 然后冲到了院子里踩灭。 讨论: 爹娘很人性, 一点没骂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