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

3月26日
同样无法忘记的记忆
写影子的离去, 无法避免的, 也会想到因为自己的不尽心而离去的两只小龟。
小些的那只叫一度, 是一起工作的秦老师送的; 大的叫小木, 身世比较复杂。 小木原本是女朋友的朋友托她照顾的, 在她家住了有些日子了。 她每天每次大不咧咧把小木扔在厨房的案桌上, 然后用水龙头里的水把盆子哗哗地冲洗干净, 然后把小木扔回去, 再扔把龟食。我离开广州的时候,自然而然就把一度托给了她。 一起去的还有条小鱼, 没多久久成了小龟们的晚餐, 这一点不让我吃惊。
每次回广州的时候,如果时间短,就会约女朋友吃饭,她会把小龟们带来让我看看; 如果停留的时间够长, 就把小龟接回办公室自己照顾几天, 每天改作业累了, 看她一会儿。
后来女朋友要离开广州了, 两只小龟都面临流浪的危险。 秦老师大义凛然地把两只小龟都收养了, 于是每次回广州的时候, 两只小龟都会在办公室的桌上等我了。 盆里放块砖头, 小龟们会爬在上面叠罗汉, 等我喂食物。 再后来, 秦老师要做妈妈了, 按照广东规矩是不能养宠物的, 赶紧再次给小龟们找新家。 也想过冒险闯关把她们带回美国,但三思后,终于没敢行为。
小龟们在我回广州的时候又到我办公室住了几次, 然后, 也许是因为我对她们太不尽心了, 也许按照朋友的话说 ,缘分尽了, 她们相继在去年底走了。
————
还会失去什么呢? 还有什么不会失去呢? 朋友是对的, 一切都会离去的。。。真的, 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
http://spaces.msn.com/redrocks/blog/cns!48C0A8A6DC75A7D5!1786.entry
影子
影子的名字是再三考虑后才肯定下来的, 因为他一身灰的毛色。 没想到的是影子终于不是一个实在的东西, 收养他六个月后,他就走了。 更没想到的, 是虽然再也无法抱不着我的影子了,影子却总在我的脑海里无法挥去, 直如日光下的影子。
今天是影子离去3周年, 很想念那只除了四只雪白的蹄子外一身纯灰的小东西。
http://spaces.msn.com/redrocks/blog/cns!48C0A8A6DC75A7D5!1784.entry
3月24日
不会飞翔的鸟
孩子放春假第5天。
听小石头的钢琴, 已经乱得惨不忍闻。 终于发脾气了, 孩子大哭。
哭有什么用, 放假的时候, 我希望你们能有快乐, 能有自由。
见过天上飞着的鸟么? 它们很自由吧? 但它们有翅膀, 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的翅膀!
不懂得如何飞翔的鸟, 给它自由, 就给了它死亡。
孩子似懂非懂, 然后我问自己, 我会飞翔么?

No comments yet to 这几天

  • 你不是一直在飞翔吗?

  • 孙雪文

    我有饲养动物的经验,目前有一只非常可爱的荷兰猪女儿,每次上班前见她依依不舍的表情,总有带她一起上班的冲动。如果早点知道你的小木,小度,我一定接到我处。即使结局都是失去,至少可以迟一些走。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