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牙记


烤火的狗儿: 黑白版





(1)
那颗牙, 那颗我觉得牙冠掉了的牙,终于让我疼得无法忍受了。 早晨约了看牙医。 张大嘴,看了口罩上忽闪着美丽的大眼睛护士。护士说, 嗯这地方没牙冠阿, 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拍了张X光片,过了一会儿过来说, 医生说看不出什么问题, 要不把前面两颗也拍一下, 别有什么牵连。 然后医生来了, 开始我嘴里倒腾。

嗯, 不对啊医生,我是下面的牙疼阿。 那医生看了眼护士。 护士说噢我怎么就一直觉得是说的上面的牙齿呢。  无论如何, 他发现那牙齿缺了一块儿, 大概是我太爱吃果仁了。。。 流水作业般地补好,此刻半边脸还是麻的,好像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样。


(2)

村里的老支书。 河北 2006




继续和牙科医生奋斗, 这次是每年两次的洗牙。 实在说, 我不知道这个折磨人的过程有什么意义, 但既然人人都这么做, 我这么爱热闹的自然也不能落后。


医生在我嘴里倒腾了一会儿说, 有人给你建议戴一个牙套么。 我说为什么。 他说因为的牙齿磨损很厉害, 肯定是晚上磨牙。  我说这个可能性为零, 因为我每天晚上打呼噜。 打呼噜你知道么, 就是张嘴发出猪圈里的那种声音, 那个时候, 嘴一定是张得很大的, 上下牙床的牙齿不可能接触。


医生不说话了, 我很不好意思地说, 也许, 就是俺太老了。 老马的牙都会磨坏了。

No comments yet to 看牙记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