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龟教给我的事 (朋友L写下的文字)

楼下有一丛美人蕉,我把一度埋在美人蕉下,正好翻出一块三角形的石块,当作它的碑。然后,和佳佳踏过柔软的青草地,坐上神勇非凡的565路公交车,到花地湾的花鸟鱼市买到传说中的鱼眼宝。在失去一度之后,我更加焦切的盼望小木恢复光明,如果不能,我也要养它一辈子,即使它以后会长得很大,模样呆丑,再不复天真可人。
自从8月返校,生活就忽然乱了秩序,如逐一失扣的连环。并且托人不淑,绿植们枯死,小木也濒临失明,用了好几个方法都收效甚微,真是无奈。那么坚决的跟石头说,就让我把小龟们带到大学城吧,不会有人象我这样悉心照顾患病的小木,它们会在大学城健康快乐的生活下去的。而一度意外过身,怎么都难以面对毫不犹豫就相信我的石头,我只能忍住不说“对不起”。道歉的话,错过时机,往往说了也没有用,对方不会因此而有所宽慰;况且,这种做法等同于强迫要求对方谅解,好给自己开脱。石头安慰我的时候,我心中更加憋闷,只好沉默。
乌龟从来不是我选择的宠物,如果条件允许,我会养两只小猫,一只小白猫和一只花斑,有着充满好奇的圆溜溜的眼睛,贪玩、贪吃、贪睡。我喜欢猫咪警惕而又满不在乎的个性,再也没有比它们更会跟人打交道,懂得如何自处的动物了。偏偏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这边,我所拥有的宠物都是乌龟,被动的养了,有了感情。事实上,正是这些笨笨的没有脑子的乌龟教给我许多原来怎么也不能够懂得的事情,世界的奇妙和荒谬,如此无处不在,慢慢写下吧。
1 三心二意
我曾经很努力的想理解男性,比如,多数女性喜欢一个人,就一个人,可是男性会同时喜欢两三个,让我非常想搞明白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后来,家里养了小龟,川川天真活泼,田田胆小贪睡,山山固执挑剔,我对它们每一个都喜欢,今天喜欢川川多一点,明天就偏爱山山了。依此类推,想来我对乌龟的博爱与男性的花心同出一辙,从此豁然开朗。
2 变心
象左右不能完全对称一样,人总是偏心的。在一度和小木之间,一度好像妹妹,天真、伶俐、开朗,相较之下,做为姐姐的小木就要木讷些,而且它胆子小,自闭,自然我喜欢一度多些。不过即使以乌龟的微不足道的脑容量,它们对主人的态度也是有知觉的吧,为了掩饰这种偏心,不让小木有阴暗心理,我会特别注意平衡。可是小木病了,生病后它越来越爱睡觉,喂食的时候,因为眼睛睁不开而大口大口徒劳的咬水,需要用棉签把鱼食推到它面前才能很辛苦的吃到一粒两粒;给它涂药,小木会先安静的待一会儿,才慢慢探长了脖子,稍有动静就立即缩回去;它甚至会哀哀的叫。你听过乌龟的轻鸣吗?羸弱而无助的小木,让我的心变得很软,逐渐完全偏到它身上,从而忽略了一度。变心,原来是件十分容易和自然的事情。明明更喜欢那一个,却选了这一个与之终老。
3 时间
我是个任性的人,表现在我不是很在乎时间。人总是要死的,时间怎么都会被浪费的。同时我也坚定不移的认为,一定有什么,不受时间胁持——比如,永恒的情感。那是我所相信的世界,它不影响这个充满规则的现实,也不受其牵绊。
但是,就像乌龟的成长不是匀速的一样。当我看到它们那么小,日积月累,都不见长大,我以为,时间在它们身上停顿了。暑假回家,赫然见到家里的乌龟们从巴掌大变成牛津词典,当场目瞪口呆,足足过了一个星期,我才重新恢复对它们的感情。想不到连乌龟这种简单的生物都必须褪去天真的姿态,变得面目可憎。
可还是要相信啊,否则,我就会堕落了。
4 珍惜
一直以为,珍惜的东西是不会丢的。如果它消失了,只能说,是因为不够珍惜的缘故。挂在阳台上的常青藤,每天都要看看土壤够不够湿,给它浇水,晒太阳,这样的专心,还是有枯黄的枝条,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一度死了,我很困惑。我每天换水,隔天喂食,同它们说话,只除了一天。是我做的不够吗?是否必须全心全意、每时每刻?
即使是想珍惜呵护的东西,到底,还是会破灭啊。
5 死亡
一度是突然死去的。那一天的情景历历在心。我不能够在这里讲述出来,石头,因为你会看到。我不能做带有感情色彩的叙述,那样,每一个字都是冷的。
死亡,不在我们的掌控和预料内,并且,他就发生在转眼之间。当你以为诸事平安的时候,他来了。
同战争女神比起来,死神与和平女神才是天长地久的眷属。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