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这几天

3月26日 同样无法忘记的记忆 写影子的离去, 无法避免的, 也会想到因为自己的不尽心而离去的两只小龟。 小些的那只叫一度, 是一起工作的秦老师送的; 大的叫小木, 身世比较复杂。 小木原本是女朋友的朋友托她照顾的, 在她家住了有些日子了。 她每天每次大不咧咧把小木扔在厨房的案桌上, 然后用水龙头里的水把盆子哗哗地冲洗干净, 然后把小木扔回去, 再扔把龟食。我离开广州的时候,自然而然就把一度托给了她。 一起去的还有条小鱼, 没多久久成了小龟们的晚餐, 这一点不让我吃惊。 每次回广州的时候,如果时间短,就会约女朋友吃饭,她会把小龟们带来让我看看; 如果停留的时间够长, 就把小龟接回办公室自己照顾几天, 每天改作业累了, 看她一会儿。 后来女朋友要离开广州了, 两只小龟都面临流浪的危险。 秦老师大义凛然地把两只小龟都收养了, 于是每次回广州的时候, 两只小龟都会在办公室的桌上等我了。 盆里放块砖头, 小龟们会爬在上面叠罗汉, 等我喂食物。 再后来, 秦老师要做妈妈了, 按照广东规矩是不能养宠物的, 赶紧再次给小龟们找新家。 也想过冒险闯关把她们带回美国,但三思后,终于没敢行为。 小龟们在我回广州的时候又到我办公室住了几次, 然后, 也许是因为我对她们太不尽心了, 也许按照朋友的话说 ,缘分尽了, 她们相继在去年底走了。 ———— 还会失去什么呢? 还有什么不会失去呢? 朋友是对的, 一切都会离去的。。。真的, 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 http://spaces.msn.com/redrocks/blog/cns!48C0A8A6DC75A7D5!1786.entry 影子 影子的名字是再三考虑后才肯定下来的, 因为他一身灰的毛色。 没想到的是影子终于不是一个实在的东西, 收养他六个月后,他就走了。 更没想到的, […]

纪念莫扎特

纪念莫扎特诞辰250周年 写关于多瑙河, 东拉西扯地写到了莎尔兹堡, 就不可避免地写到了莫扎特。 我对音乐是一窍不通的,告诉编辑朋友说, 写下莫扎特这三个字, 就已经知道我下面的文字会空洞得自己都不忍卒读。但不懂装懂是我的特长, 仗着曾经在莎尔兹河边的几天记忆, 有一搭没半搭地就写了起来。 然后就想到了今年是莫扎特诞辰250周年, 然后又想到了朋友,同事们很兴奋地组织各种旅行团要去莎尔兹堡纪念莫扎特。 纪念莫扎特, 这该是多神圣的一个话题, 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忽然觉得很滑稽。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 我先了自己一个问题:今天的人比莫扎特时代的人更懂音乐么, 所以要如此大张旗鼓地纪念他?之所以有这么一问, 是因为他的辉煌到他死后才开始,而在他死的时候竟然一贫如洗到连个像样的葬礼都没有, 被草草填在一个贫民公墓里完事。 我自己给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 如果今人比当年更懂音乐, 为什么音乐的大师都出在当年,现在却只出评论家了呢? 说到底, 纪念莫扎特真是个很滑稽的事情。 莫扎特的的墓在什么地方是谁都不知道的。 这不是因为他暴死在无人知道的地方, 只是因为他那时候很穷,没有人在乎他而已。 为什么200年后,未必更懂音乐的人们忽然很在乎起莫扎特了呢? 我不排除有人真爱他的音乐, 但那音乐却和100年或者是200年的诞辰没什么关系的。 纪念莫扎特,该是因为他的名字能给纪念他的商人们带来金钱吧。 由此想到:如果当年的人们更懂得些商业炒作, 莫扎特应该不会死得这么早, 这么惨的。那就以此为莫扎特250诞辰周年记吧: 莫扎特, 你实在是生不逢时。 ——————————————————————————– 幸好有博克,在这里话唠只需要对自己负责。

最近的日子

1) 连续几天大雪, 已经入春的丹佛有是一片银色的世界。 2) 游泳, 1000米, 基本属于现在正常的运动量。还是只会青蛙, 估计这辈子也就这水平了。 3) 媳妇要带大小石头去看一个人体结构展览, 我觉得让小小石头看这些还早了些, 就带他去动物园。 丹佛动物园大变样了。螺丝壳里做道场, 居然又变出来一个很大的狮山, 非洲土狗园。不大的动物园,最大限度把地面给动物, 留几条通道供游客走。 北极熊馆里居然有5只大白熊; 狮山里有4只成年的雄狮, 还有一个小BABY, 满场跑, 好玩死了。 热带雨林是个室内展览, 收集的动物也很全,布景也非常棒。 今天天冷, 人少,动物却都很活跃, 平时大睡懒觉的家伙都活跃了起来,让我爽坏了。真喜欢动物园。 4) 在动物园看小狮子, 想起老虎来了。 觉得他们都很好玩,那小狮子好像和猫差不多大小的样子。 回到家, 老虎鬼头鬼脑坐在角落里, 仔细看看他, 发现他和小狮子比小得可怜。 说到底, 再肥的猫也还是只猫, 终于不会变成狮子老虎的。。。

链子桥

2006-02 河北

那22米高的佛身倒是有千年之龄,据说铸造时,佛身太高,在地面融化的铜水拎到肩膀高度时就已经凝固。工匠一愁莫展之时, 来一个老人, 微笑不语。 工匠问, 您老人家倒是给点办法呢。 老人说, 我土都埋到脖子了, 还有什么办法。 说罢扬长而去。 工匠大悟, 以土埋佛身至施工高度, 就地化铜, 遂成。 大佛运气不是特别好, 42只臂膀被人锯去, 留下一段铜身。 1944年重修时断肢再植, 种上了了42根木头的胳膊。 拍照片以记。

  很久没有认真看电影了。 晚上媳妇在看碟, 我在边上坐着写东西, 那片子里的音乐节奏让我感觉非常熟悉。 抬头看, 是匈牙利。 电影是说一对夫妻在铁幕时期逃出匈牙利,但因为要越境,只好把还是婴儿的小女儿留在了那里, 知道6年后才找回了她。 那女儿到了美国后长成了一个很反叛的姑娘,和溺爱她的生母矛盾重重。 她回到匈牙利去找她的养父母和因为女儿叛逃坐了很多年牢的外婆。 在那里她明白了母亲为什么会叛逃的原因,最终回到了母亲的身边。 片子很感人, 但最打动我的是那女孩回到匈牙利, 和养父母在多瑙河畔的散步,吉普赛人的小提琴和手风琴声,女孩独自从链子桥上走过。那场景, 让布达佩斯一下在我的脑海里又苏醒过来。 好想再回多瑙河畔。。。。 又: 这个电影剧本是那回到母亲身边的匈牙利小女孩长大后写的。 电影的结尾是字幕 ”献给我的父亲母亲“, 和她在6岁时第一次到美国, 爸爸妈妈去机场接她时留下的照片。

看牙记

烤火的狗儿: 黑白版

(1) 那颗牙, 那颗我觉得牙冠掉了的牙,终于让我疼得无法忍受了。 早晨约了看牙医。 张大嘴,看了口罩上忽闪着美丽的大眼睛护士。护士说, 嗯这地方没牙冠阿, 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拍了张X光片,过了一会儿过来说, 医生说看不出什么问题, 要不把前面两颗也拍一下, 别有什么牵连。 然后医生来了, 开始我嘴里倒腾。 嗯, 不对啊医生,我是下面的牙疼阿。 那医生看了眼护士。 护士说噢我怎么就一直觉得是说的上面的牙齿呢。  无论如何, 他发现那牙齿缺了一块儿, 大概是我太爱吃果仁了。。。 流水作业般地补好,此刻半边脸还是麻的,好像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样。

(2)

村里的老支书。 河北 2006

继续和牙科医生奋斗, 这次是每年两次的洗牙。 实在说, 我不知道这个折磨人的过程有什么意义, 但既然人人都这么做, 我这么爱热闹的自然也不能落后。

医生在我嘴里倒腾了一会儿说, 有人给你建议戴一个牙套么。 我说为什么。 他说因为的牙齿磨损很厉害, 肯定是晚上磨牙。  我说这个可能性为零, 因为我每天晚上打呼噜。 打呼噜你知道么, 就是张嘴发出猪圈里的那种声音, 那个时候, 嘴一定是张得很大的, 上下牙床的牙齿不可能接触。

医生不说话了, 我很不好意思地说, 也许, 就是俺太老了。 老马的牙都会磨坏了。

[…]

乌龟教给我的事 (朋友L写下的文字)

楼下有一丛美人蕉,我把一度埋在美人蕉下,正好翻出一块三角形的石块,当作它的碑。然后,和佳佳踏过柔软的青草地,坐上神勇非凡的565路公交车,到花地湾的花鸟鱼市买到传说中的鱼眼宝。在失去一度之后,我更加焦切的盼望小木恢复光明,如果不能,我也要养它一辈子,即使它以后会长得很大,模样呆丑,再不复天真可人。 自从8月返校,生活就忽然乱了秩序,如逐一失扣的连环。并且托人不淑,绿植们枯死,小木也濒临失明,用了好几个方法都收效甚微,真是无奈。那么坚决的跟石头说,就让我把小龟们带到大学城吧,不会有人象我这样悉心照顾患病的小木,它们会在大学城健康快乐的生活下去的。而一度意外过身,怎么都难以面对毫不犹豫就相信我的石头,我只能忍住不说“对不起”。道歉的话,错过时机,往往说了也没有用,对方不会因此而有所宽慰;况且,这种做法等同于强迫要求对方谅解,好给自己开脱。石头安慰我的时候,我心中更加憋闷,只好沉默。 乌龟从来不是我选择的宠物,如果条件允许,我会养两只小猫,一只小白猫和一只花斑,有着充满好奇的圆溜溜的眼睛,贪玩、贪吃、贪睡。我喜欢猫咪警惕而又满不在乎的个性,再也没有比它们更会跟人打交道,懂得如何自处的动物了。偏偏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这边,我所拥有的宠物都是乌龟,被动的养了,有了感情。事实上,正是这些笨笨的没有脑子的乌龟教给我许多原来怎么也不能够懂得的事情,世界的奇妙和荒谬,如此无处不在,慢慢写下吧。 1 三心二意 我曾经很努力的想理解男性,比如,多数女性喜欢一个人,就一个人,可是男性会同时喜欢两三个,让我非常想搞明白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后来,家里养了小龟,川川天真活泼,田田胆小贪睡,山山固执挑剔,我对它们每一个都喜欢,今天喜欢川川多一点,明天就偏爱山山了。依此类推,想来我对乌龟的博爱与男性的花心同出一辙,从此豁然开朗。 2 变心 象左右不能完全对称一样,人总是偏心的。在一度和小木之间,一度好像妹妹,天真、伶俐、开朗,相较之下,做为姐姐的小木就要木讷些,而且它胆子小,自闭,自然我喜欢一度多些。不过即使以乌龟的微不足道的脑容量,它们对主人的态度也是有知觉的吧,为了掩饰这种偏心,不让小木有阴暗心理,我会特别注意平衡。可是小木病了,生病后它越来越爱睡觉,喂食的时候,因为眼睛睁不开而大口大口徒劳的咬水,需要用棉签把鱼食推到它面前才能很辛苦的吃到一粒两粒;给它涂药,小木会先安静的待一会儿,才慢慢探长了脖子,稍有动静就立即缩回去;它甚至会哀哀的叫。你听过乌龟的轻鸣吗?羸弱而无助的小木,让我的心变得很软,逐渐完全偏到它身上,从而忽略了一度。变心,原来是件十分容易和自然的事情。明明更喜欢那一个,却选了这一个与之终老。 3 时间 我是个任性的人,表现在我不是很在乎时间。人总是要死的,时间怎么都会被浪费的。同时我也坚定不移的认为,一定有什么,不受时间胁持——比如,永恒的情感。那是我所相信的世界,它不影响这个充满规则的现实,也不受其牵绊。 但是,就像乌龟的成长不是匀速的一样。当我看到它们那么小,日积月累,都不见长大,我以为,时间在它们身上停顿了。暑假回家,赫然见到家里的乌龟们从巴掌大变成牛津词典,当场目瞪口呆,足足过了一个星期,我才重新恢复对它们的感情。想不到连乌龟这种简单的生物都必须褪去天真的姿态,变得面目可憎。 可还是要相信啊,否则,我就会堕落了。 4 珍惜 一直以为,珍惜的东西是不会丢的。如果它消失了,只能说,是因为不够珍惜的缘故。挂在阳台上的常青藤,每天都要看看土壤够不够湿,给它浇水,晒太阳,这样的专心,还是有枯黄的枝条,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一度死了,我很困惑。我每天换水,隔天喂食,同它们说话,只除了一天。是我做的不够吗?是否必须全心全意、每时每刻? 即使是想珍惜呵护的东西,到底,还是会破灭啊。 5 死亡 一度是突然死去的。那一天的情景历历在心。我不能够在这里讲述出来,石头,因为你会看到。我不能做带有感情色彩的叙述,那样,每一个字都是冷的。 死亡,不在我们的掌控和预料内,并且,他就发生在转眼之间。当你以为诸事平安的时候,他来了。 同战争女神比起来,死神与和平女神才是天长地久的眷属。

VIVA CASIO

早晨看报,媒体挖掘出的美国防恐的新发现: 卡西欧手表是恐怖分子的重要标记。 心里格登一下, 看了眼手上的CASIO PATHFINDER,这不会是每次在机场总得到特殊“照顾”的原因吧。 接了往下看, 卡西欧手表以高精度和便宜流行恐怖分钟的ZHA弹里, 耐久的电池,准确的时间, 容易的电路修改,可以让一个ZHA蛋在3年后精确到秒的爆ZHA。 更加恐怖的是, 某几种型号的卡西欧手表具有高度和气压功能, 给KONGBU分钟提供了更方便的工具。我心里再次格登一下, 因为我的PATHFINDER正好就具有这个功能。 继续往下看, 被关押的嫌疑分子在得知CASIO被作为做案工具的佐证用在起诉中时纷纷抗议: 关押和看守他们的士兵许多也带这样的手表如何解释。 CASIO的CEO该笑翻了, 多好的免费广告阿。。。。。

吞金记

从年初开始就总觉得右边的牙齿疼, 好像炎症。 疼了几个月,一直懒得去看。 昨天终于疼到忍无可忍了, 对了镜子张开血盆大口仔细研究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那最里面的臼齿看上去似乎和别的牙齿不一样。 琢磨了半天, 忽然想起来那地方曾经因为牙裂了, 装过一个牙冠的, 此刻那牙冠却不见了。

我晕阿, 牙冠好像是金的,所以有金牙一说。 可我不记得吐出来过, 那, 难道我无意中吞金了么?果然如此的话, 三个月前我就已经死掉了 ,那现在走来走去的这个石头是什么呢?不堪设想。。。。。。

胡同片段

孔庙后面的一条胡同里, 小朋友们分了几拨在玩耍, 然后就起小冲突, 以至推攘。 一个小朋友就去找大人哭诉, 另外几个就羞脸说: 要玩你就玩阿, 玩不起叫大人, 没臊。 一口子的胡同腔, 很是好听。

大河之终

西安 2006。02, 等待上班的商场职工。

明白为什么那么热爱大河了。 大河奔流千里,汇集了沿途的风雨,携带了夹岸的泥沙, 平静过, 咆哮过, 疯狂过。 当她终于到终点的时候, 这一切就过去,一切都安然放下, 只平稳地把自己交给更大的海洋, 交给属于海洋中的一切, 消失。 无意间看到的一句话: Oh Lord, let my death be like a flowing river into the great sea. (主啊, 让我如河流入海般离去) 希望我有一天能体会这里面的涵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