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电记


图片 手术室一角




中学的时候没有物理课, 改称工业基础, 简称公鸡。 公鸡课其实很实用, 学了很多这辈子不会忘记的实用知识, 比如日光灯发光的原理, 如何接电灯线路等等, 在日常生活中果然收益无穷。


公鸡老师曾经是我妈妈的学生,一个鼻梁上架了黑眼镜的女老师。 最典型的授课语言是用手在空中划一个半圆, “半个”, 停顿一下,再画一个半圆,“加半个”, 长停顿, 用手背顶一下滑到鼻尖的眼镜, “等于一个”。  我们那时候觉得她好聪明。

然后一天她给我们上电灯课。 先批评了一通反动的白专道路, 说学校里有个物理系教授, 大专家,家里灯泡坏了不知道怎么换, 又不好意思说, 两口子偷偷点了半年蜡烛, 等下乡的儿子回来探亲才解决问题。  故事说完了, 老师嘴里念念有词: 火线进开关, 底线进灯头, 接通开关和灯头。 然后就开始接线。 接完了, 一拨开关, 只见一溜火光沿着电线直冲屋顶。 老师太紧张,火线进开关, 地线也进了开关!

今天心血来潮,想给给小石头们的房间换个射灯。 新灯买回来, 把旧的拆下。换灯对我是件小事情, 从来都是带电操作, 更何况此刻我把开关关上了。 接好线, 把灯座往底座上拧。 一根长螺丝穿过灯头, 碰到底座的那个瞬间, 一道火弧闪过, 一串火花焰火一样坠落, 手指一热, 不知道怎么会事情就已经从3级高的梯子上站在了地面。

愣愣的, 半天才回过神来。 手指尖烧黑了一块儿, 那螺丝已经被电弧熔化焊接在了底板上。此刻想起30年前公鸡老师在灭火后的话: 同学们, 电这东西是很危险的, 也是很有用得。 我们既要藐视它, 又要重视它。 接完线路, 一定要反复检查无误后再开电门。

(1) 这段线路的火线和地线是反的, 开关关上居然还有热线。

(2) 我把火线接到了灯头的底板上了!

错上加错, 吃点苦头算我运气了。 过了半天才觉得浑身开始酸疼, 估计刚才肾上腺素的分泌如滔滔江水。。。。。。

No comments yet to 触电记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