鼾声如雷


喝热粥的汉子: 河北磁县。2006。02。  那几天很冷, 冷到平时进食很少的我也是一顿两个大馒头加一碗热气腾腾的粥。




 

买了一大堆菜, 计划这周的饮食。

赶在2月15回来的原因是16的晚上有场歌剧, 早早就定好了票的。 联票的日子,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我旅行归来的第二天。 晚饭后换上身人模狗样的西装, 皮鞋铮亮, 好在脑袋上没有头发, 不需要对了镜子再梳理一番。 进了剧院的第一感觉就是脑袋开始灌浆糊,时差的问题不是很大, 但在平原上生活一个月, 骤然回到2000米的海拔, 最初几天的缺氧反应却是无法避免的。如鱼缸里的病鱼大口喘息。

歌剧是NORMA, 经典悲剧, 最后以男女主人公双双因为爱情和背叛上了火堆而告终。 演员们的歌喉非常了得, 比上次卡门的那位强太多了。 没出息的我却抗不住缺氧的困苦, 剧间脑袋歪了好几次, 直到中场狂奔出来灌了一杯黑咖啡下去。

晚上依然是鼾声如雷, 直到把自己震醒的地步。

No comments yet to 鼾声如雷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