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田的颜色

麦田的颜色
你支起三角架的时候正是夕阳西下时分,一褛光线透过云层斜着照在麦田上, 风微微地吹。F16, 超焦距设定, 从1米到无穷远都很清楚。光线变化很快, 越来越暖, 傍晚的光线很好看, 又柔和又温暖; 傍晚的光线瞬息万变, 你使劲地按着快门。
TA说, 你在拍什么呢?
我说, 我在拍麦田。
TA说, 麦田还是麦田的颜色?
你挠挠头, 你其实是在拍颜色, 麦田只是提供了一个细节丰富的平台。 可要是一马平川, 还有什么好看呢。 究竟是在拍什么? 你觉得有些困惑。
你其实是在拍麦田的颜色。 脱离了麦田, 这颜色依然存在。TA说, 你也不能总拍没有麦田的颜色阿!
————————————————–
2月13日
瞬间
按下快门的那个瞬间, 你以为你把时空凝固在你的相机黑盒子里。 很久以后,你打开相机去寻找那个瞬间, 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留下。
———————————-
You are lost the instant you know what the result will be.
JUAN GRIS
再次忘记了归途的日子
继续漂流。。。无根的感觉
———————————————
2月14日
告别和再见
我在收拾行李,是告别和再见的日子了。 记错了起飞的日子, 昨天本想了给自己彻底放上一天假的,到了中午终于还是背上摄影包去了医院。熟悉的环境, 我喜欢看那些全神贯注治疗病人的医生们,那样的场景让我觉得踏实。
收拾旅馆的每一个角落,走得多了,养成了不在临行前整理的习惯, 能找到的物件, 统统塞进那口蓝色的大箱子,包括零散写了字的纸片,车票, 胶卷盒子。 日后静心的收拾里, 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再认真的收拾,也没有改去丢三拉四的毛病, 总觉得已经带上了可以带走的一切,异时异地, 却会发现自己曾经很钟爱的什么终于被遗忘在世界的某个角落。
收拾胶卷是最重要的一环。 跨越时空的分裂,似乎唯一能联系起两片毫不相关生活的,就只有这些凝结的图片,发愣的时候, 明白那里还有此刻有些陌生的一条道路。
再过2小时,这间小小的屋子又成了记忆。
———
昨晚朋友说, 摄影包对摄影师就是一切, 曾经看到醉到不能自己的摄影师, 东南西北不分,坐立不稳, 摄影包却紧紧抱在怀里。 非常明白那种感觉, 走在路上, 那黑色的摄影包, 也许就是我的家了。
———————————————–
2月15日
真实
西行的飞行高度总是在36000英尺, 大概是国际空间走廊的惯例。 第一次注视飞行数据表的时候觉得挺稀奇, 慢慢的也就成了习惯, 就和走过丹佛旧金山香港北京上海广州机场的时候不再需要看指示牌一样。 36000的高度, 睡一觉就从太平洋的一岸到了另外一岸, 曾经发生的时间统统忘记, 如深睡中的梦。
路上顺手翻看在机场买的书, 脑子里却总泛起小巷深处的轴酒吧。 此刻已经坐在旧金山机场的候机室等待飞往丹佛的航班, 大概不能再有机会回头去找一次又一次遗落在角落中的东西了。 但那和朋友们坐了, 小声说话, 看照片, 啃无锡排骨的感觉真的很好, 只是随了嗡嗡东行的发动机声,和在PHOTOSHOP中褪色功能键一点点增强效果一样,渐渐变成一个抽象。
降落丹佛的时候,接到电话, 母亲昨日摔伤了, 不能走路。飞车往家赶。 进门, 看见孩子; 上楼, 看见爸爸妈妈, 情况比我想得好些, 但依然严重; 下楼, 做晚饭。另外一堵生活一点点真实起来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