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日记 26-45

第四天
26) 京城的记者太多了,如推销员,以至于被采访对象张口的第一句话经常是你要收费么?我只记得媒体从业人员以买新闻为失去职业底线,竟然不知道风水轮转,到了卖新闻的地步。可悲。
27) 北京肿瘤医院的王老师在知道我们的来访目的后非常热情,帮了提成了建议。我喜欢踏实做事的人。
28) 走在国子监大道上,一点点的太阳,一点点的风。脑子里是空的,手在身体两侧随意摆动。这里不是我的家,这里不是我的城市,此刻的我在这里走着,没有任何地理和精神上的目的。这是这几天最为放松的一刻。
29) 北京也有许多沪帮的小吃,和朋友一起吃饭后,去秀水街,发现那小街竟然整个成了一座巨大的MALL,让我想起布达佩斯的大市场。
30) 孤独是什么,寂寞是什么。有时候,似乎不需要表达。
31) 北京今年允许放鞭炮了,还有两天,空气里已经有了过节的震动。
32) 楼下店里的小孟说,世界上好人多,大家都是好朋友。
33) 北京郊区的顺义路,路边一层层的防沙林。天灰蒙蒙的。
34) 霍大姐一家很热情,聊天也很自在,但相机似乎总是一个太侵入性的器具。很多时候不想在这样的时候端起相机。
35) 北京政府令,严厉打击毁坏涂改拆除车牌的行为。出租车司机说,这北京人,就是不能给他们民主,不知道怎么用。涂改车派儿,这多缺德啊。
36) 在叔叔家吃的年夜饭。叔叔拉了我听他收藏的各种音乐。几个叔叔伯伯在老去的时候,都和爷爷长得越来越像。
37) 婶的母亲,我们叫婆的,是梁启超的后人,今年98了,记忆惊人,一见面就叫出了我的名字,还记得20年前我在她们家做过的一次蟹黄蛋。
38) 北京今年允许城内放鞭炮。入夜后炮声此起彼伏,声势惊人。
39) 怕找不到出租车,晚饭后就早早回了旅馆。路上的司机很健谈,一声长叹,又是一年,这日子过得刮大风似的,呼呼的一下就没影儿了。
40) 一个人的大年夜,坐了发呆。
41) 明天晚上去西安,大概没办法上网了。北京的几天,总在奔波中,原来计划的找个地方安静看点书,到底一个字没看。洗洗,睡了。
42) 二十年,第一次在中国过年初一。早听说今天各种庙宇道馆都人满为患,想了去国子监和孔庙走走。在这个比较注重实际功力的年代,这两处地方一直因为不受人间烟火而半荒废着,想来今天会门可罗雀。走过北新桥口,已然人山人海,警察在路口就把机动车行封了,只许行人往里走。离开雍和宫还有数百米之遥,人潮都在警察的指挥下拥向路的一侧开始排队。我说我不去上香,走去路的另外一侧。心里暗自得意。看着路边排得水泄不通的香客,护路林树一样站立的警察,警灯闪闪的警车,我还没来得及笑出来,眼前又出现了一排威风凛凛的警察把国子监大街横向切断。解释,我是去国子监。不行,你退回去,绕那头去。警察铁面无情,为的是百姓的好。大年初一的谁也和谁都别脑别扭了。横竖国子监多了我不会多个状元,孔庙少了我不会让夫子地下难眠,我没去那里散步,北京街道那么多,再溜搭回旅社就是。走。。。。。。
43) 九头鸟和九头鹰,美味的洄鱼豆腐羹和珍珠丸子。桌上有张鹰报,上面是老总讲述的自己如何从200人民币的资本开始辛苦数年建立起亿万资产的一个湘菜帝国的故事。我说,我过去吃过九头鸟,朋友说,鸟原本是父女二人的地方,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闹别扭了,爹就拉人另外开了这家鹰。
44) 北京西站得正面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感觉如皇宫。气势比故宫还雄伟,可感觉却是一片轻浮。今天是春运的台风眼,出城热潮刚过,正是冷淡。用出租司机的话,今儿您这是坐专列去。等过几天返城热潮开始,这儿又该开始热闹。
45) 背了两个大包进站,顺利找到同行的朋友。月台,车厢,又一次感觉夜车出发。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