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让我心里多些感激, 少些恶毒

2005-11-25 为圣诞老人立一株圣诞树

制造快乐的圣诞老人 如果真有个圣诞老人的话,他原本和芬兰该没什么关系的。 但无论如何,不管那红衣红帽白胡子的老爷爷走了多少地方, 他最后选定了芬兰为他的家, 在北极圈里的一个小镇上永久地住了下来。


圣诞老人村是一片用芬兰原木搭成的大大小小的房子,中间一栋有尖顶的比周围的都高些,自然是老人的家。圣诞老人的一个伟大的职责是接受来自全世界小孩子和尚未失去童心的大孩子们的心愿。这心愿也许是他们在一年的时光里慢慢积累了让圣诞老人通过第六感觉感应,或者是用或整齐或歪歪斜斜的比较写下在信纸上,折叠好了放进标记了“北极,圣诞老人”的信封里邮递而来。来信千千万万,回信万万千千,老人自然就有了自己的邮局,和戴了尖顶小帽子的精灵们帮拉老人在每封发自这里的信件上啪啪地盖上邮戳。来这里的人大概都不会忘记给自己心爱的人写上张明信片寄回家,圣诞老人邮局的精灵们忙得不亦乐乎。


我走出邮局,外面是一片空场。场地的中间有条粗粗的白线,线上标记着这里的纬度,北极圈在这里穿过。广场的一端有一根粗大的木柱,上面东南西北地钉了许多指示着世界各大城市的路标: 巴黎>>>公里,纽约>>>公里, 伦敦>>>公里, 莫斯科>>>>公里, 北京>>>>公里, 游客们纷纷在指向自己家乡的那标记下留影。也想给自己也在这值得纪念的地方拍张到此一游, 迈步走到木桩下, 看了那眼花缭乱的城市标记,忽然愣住了: 家, 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呢? 是生养我的地方, 是安家立业的地方, 还就是那永无止境的征途,心忽然裂成了几块儿。


圣诞老人的家, 该是给人带来欢乐的地方,强压下莫名潮涌而来的情绪, 走进老人“办公”的地方。 圣诞老人穿了他的大红袍子,戴着红帽子,端坐在一把木椅子里,聆听着一个个走过他身边的人悄悄的许愿。 年少的一脸天真无邪,满是期待的目光; 年纪大的多少有些拘谨,但不知道圣诞老人轻轻对他们说了些什么, 每个人都是喜笑颜开地和他拥抱告别。


心情依然沮丧的我走到他身边时,老人问,你有什么愿望。我说, 我,不知道家在什么地方了。老人看看我说, 嗯,那不怎么好。 你从什么地方来。 我说我总是在路上,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从什么地方来了。 老人说你在路上干嘛呢? 我说我是个摄影师啊。 老人看了我的名片,轻轻说, 我知道你从什么地方来的。 说着, 他探身到达木椅下拽出个藤条编的筐,里面是几本杂志。他抽出当中的一本,赫然是中文的时尚旅游。 你从北京来,请替我向你的读者们问好。

看时尚旅游的圣诞老人。 芬兰 2005年7月

我愣在当地,千里之外,不管因为什么原因这本杂志到了他的椅子下,此时此刻,我无法不相信圣诞老人的神奇。老人看出我的惊愕,透过他的白眉,对我挤挤眼,原本在我心里只是为了孩子的神话忽然变得无比真实。我告诉自己, 今年我会认真过一个圣诞节, 为那北极圈里的老人立一株圣诞树, 上面挂很多很多的灯。


和制造快乐的圣诞老人拥抱,拉拉手, 走出门, 发现自己已经是满脸笑容。

Leave a Reply

You can use these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