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ample text widget

Etiam pulvinar consectetur dolor sed malesuada. Ut convallis euismod dolor nec pretium. Nunc ut tristique massa.

Nam sodales mi vitae dolor ullamcorper et vulputate enim accumsan. Morbi orci magna, tincidunt vitae molestie nec, molestie at mi. Nulla nulla lorem, suscipit in posuere in, interdum non magna.

旅途回放

在三联书店买书, 一个熟悉的名字跳进眼里, 封面上是一条硕大的汉子, 侉着个硕大的相机, 上面拧了个硕大的镜头, 很酷地傲视着读者。 从热爱他的文章和经历, 想方设法去拜访这个偶像,到终于连他的书碰都不碰,偶像成了呕像这中间经历了近好几个年头。 这中间认识了许多记者, 自己也成了媒体的一员, 慢慢明白了其中的一些道理。人和人, 还是有许多不同的。 不久前,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 认识了新快报的一个摄影记者。 很低调的一个大孩子, 很少说话, 更很少触及自己, 总是安静听别人海阔天空, 不时报以一点微笑。 他的名字很熟悉,肯定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我没问, 他也没说。 回来, GOOGLE了一下他的名字, 肃然起敬。 不是因为他的经历, 而是他对自己经历的那种态度。 他的名字是王小明。

请让我心里多些感激, 少些恶毒

2005-11-25 为圣诞老人立一株圣诞树

制造快乐的圣诞老人 如果真有个圣诞老人的话,他原本和芬兰该没什么关系的。 但无论如何,不管那红衣红帽白胡子的老爷爷走了多少地方, 他最后选定了芬兰为他的家, 在北极圈里的一个小镇上永久地住了下来。

圣诞老人村是一片用芬兰原木搭成的大大小小的房子,中间一栋有尖顶的比周围的都高些,自然是老人的家。圣诞老人的一个伟大的职责是接受来自全世界小孩子和尚未失去童心的大孩子们的心愿。这心愿也许是他们在一年的时光里慢慢积累了让圣诞老人通过第六感觉感应,或者是用或整齐或歪歪斜斜的比较写下在信纸上,折叠好了放进标记了“北极,圣诞老人”的信封里邮递而来。来信千千万万,回信万万千千,老人自然就有了自己的邮局,和戴了尖顶小帽子的精灵们帮拉老人在每封发自这里的信件上啪啪地盖上邮戳。来这里的人大概都不会忘记给自己心爱的人写上张明信片寄回家,圣诞老人邮局的精灵们忙得不亦乐乎。

我走出邮局,外面是一片空场。场地的中间有条粗粗的白线,线上标记着这里的纬度,北极圈在这里穿过。广场的一端有一根粗大的木柱,上面东南西北地钉了许多指示着世界各大城市的路标: 巴黎>>>公里,纽约>>>公里, 伦敦>>>公里, 莫斯科>>>>公里, 北京>>>>公里, 游客们纷纷在指向自己家乡的那标记下留影。也想给自己也在这值得纪念的地方拍张到此一游, 迈步走到木桩下, 看了那眼花缭乱的城市标记,忽然愣住了: 家, 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呢? 是生养我的地方, 是安家立业的地方, 还就是那永无止境的征途,心忽然裂成了几块儿。

圣诞老人的家, 该是给人带来欢乐的地方,强压下莫名潮涌而来的情绪, 走进老人“办公”的地方。 圣诞老人穿了他的大红袍子,戴着红帽子,端坐在一把木椅子里,聆听着一个个走过他身边的人悄悄的许愿。 年少的一脸天真无邪,满是期待的目光; 年纪大的多少有些拘谨,但不知道圣诞老人轻轻对他们说了些什么, 每个人都是喜笑颜开地和他拥抱告别。

心情依然沮丧的我走到他身边时,老人问,你有什么愿望。我说, 我,不知道家在什么地方了。老人看看我说, 嗯,那不怎么好。 你从什么地方来。 我说我总是在路上,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从什么地方来了。 老人说你在路上干嘛呢? 我说我是个摄影师啊。 老人看了我的名片,轻轻说, 我知道你从什么地方来的。 说着, 他探身到达木椅下拽出个藤条编的筐,里面是几本杂志。他抽出当中的一本,赫然是中文的时尚旅游。 你从北京来,请替我向你的读者们问好。

看时尚旅游的圣诞老人。 芬兰 2005年7月

我愣在当地,千里之外,不管因为什么原因这本杂志到了他的椅子下,此时此刻,我无法不相信圣诞老人的神奇。老人看出我的惊愕,透过他的白眉,对我挤挤眼,原本在我心里只是为了孩子的神话忽然变得无比真实。我告诉自己, 今年我会认真过一个圣诞节, 为那北极圈里的老人立一株圣诞树, 上面挂很多很多的灯。

和制造快乐的圣诞老人拥抱,拉拉手, 走出门, […]

回家路

妈妈差点儿出了大事 不在家的时候, 妈妈在院子里打太极拳, 一下眼睛就黑了, 坐在地上。 妈妈过去心脏出过几次问题, 她说这次的感觉最差, 好像就回不来了。 妈妈说她当时一身冷汗, 我听了一身冷汗。 差点儿就没有妈妈了。。。 — 记得回来的路上看书, 书上说, 少看点电视报纸新闻, 少关心点世界大事。 那些, 离开我们太远, 知道不知道都于事无补,无能为力。大家都把精力用来多关心些身边的人, 生活会美好许多。 11月25日 回家之路 发动机轰鸣着,准备起飞, 然后一下声音安静了下来。 扬声器里传来机长的声音, 我们必须返回机场终端, 需要处理些事情。 滑行回终端,接口, 开门, 上来两个便衣, 带走一个中年男人。 关门, 重新排队, 起飞。 — 自己带个枕头很好, 可以捆在安全带下面,一头顶在下巴上, 脑袋往前倾着睡觉。 醒来时候, 还剩下3小时就到CHICAGO了。 — 到DENVER的时候比预定时间还早了30分钟。 媳妇来机场接机。 从出门到进门, 12天14小时的日子,去了很多地方,也好像哪里都没去。 早晨起来揉揉眼, 阳光灿烂照在卧室里桔红的墙上, 又一次旅行结束了。

肿瘤

肿瘤细胞也是人体细胞的一部分,在绝大多数状态下和其源细胞没太大区别,同样需要养料, 有一定的生命周期。 区别在于, 肿瘤细胞或者离开了它应该正常生长的环境,以不正常的速度和行为成长。 感觉自己就是个肿瘤细胞。。。

感恩节晚餐 (11-24)

传统里, 是吃火鸡的, 庆祝印第安人和白人的初次见面时吃的东西。 后来他们翻脸了, 白人杀了很多印第安人, 抢走了他们的土地和尊严, 但保留了吃火鸡的习惯。 历史不说也就罢了, 至少还知道些感激, 因为毕竟印第安人曾经对白人友好过。 每年的感恩节都是在家吃火鸡的。 其实我并不很爱吃火鸡, 但活着, 仪式感也是件很重要的事情。 此时此刻, 在旅馆的房间里坐着, 意识到,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 因为无名的执着,我会错过今年的火鸡了。。。

彻底晕菜 (11-24)

本来想了在北京休息一下, 深呼吸一下, 然后完成最后这段路。 早晨起来, 发现喉咙严重充血炎症。双剂量,吞下三片药品, 然后躺下再睡了一个小时。 发短信让冬子帮我查一下飞旧金山的航班, 告诉我12点55起飞。 打电话去UA升舱, 告诉我旧金山航班是1点55分, 因为现在是冬令时。 ,,可以多休息一小时。 然后那头说, 陈先生, 计算机显示里没有你的名字!!! 晕, 难道把日子搞错得悲剧又一次发生? 折腾了半天, 发现俺原来是从芝加哥走。。。。 下午5点55分起飞。 多出来5个小时, 干吗呢。。。。

走着 (12天的地球)

走着 (1) 11月12日 出发, 再次开始环绕地球, 觉得自己神经病。 周一下午到广州。 11月13日 From Paris. with Love Dear Friends, I have arrived Paris this morning at 9. Flight from Denver to Chicago to Paris was quite easy. Did not get business on the last lag. Even worse, was sitting in the very back of the flight, very crampy area. The […]

中转站 (3)

此刻, 我只想安静呆着。不再看到机场, 不再听到发动机的轰鸣。

中转站 (2)

昨晚躺在床上看小石头们参加拳道比赛的录像, 小家伙们赢了一金一银两个奖牌。 半夜听了猫叫,迷糊里看见老虎在门口蹲着。 老虎喜欢看人活动, 每天晚上一个个房间转悠, 等大家都入睡了,才去小石头的床上睡觉。 估计我睡晚了, 他在卧室的沙发上趴了我没看见他。起来开门看他出去, 然后想了别是没猫粮了, 就跟了他下楼。 下楼还剩几格台阶, 一脚踩空了, 震天动地一摔到底。 命大, 没折什么。

中转站 (1)

8点20,送然然上学, 然后去大办公室, 继续帮FRED理东西, 顺便把昨天的停车罚单处理了。 9点30, 回家接妈妈。 工人来修窗框了, 讨论一下计划。 10点15,带妈妈开车回城里去看牙。 牙齿需要拔除, 11点30完毕。 送妈妈回家。 12点, 吃了点面条。 12点45, 开车去实验室处理些杂物。 1点30, 去车检处排队, 终于顺利通过了检查。 2点30, 买菜, 牛奶两加仑, 鸡蛋4打, 鸡汤罐头, 水, 花生米, 顺便把给爸爸买的光盘刻录退了。 3点20, 接然然放学 4点, 去五金店 (HOMEDEPOT), 买日光灯的镇流器。 4点45, 修日光灯。 。。。。。。